199中文 > 玄幻魔法 > 魔法世界的便利店 > 第二百零二章 抉擇

第二百零二章 抉擇

    蘇明在女神雕像的腳底下瘋狂呼吸,卻依舊無法緩解自己的痛苦。

    實在沒辦法,他只好取出兩片去痛片吞進肚子里。

    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真的有效果,蘇明覺得自己緩回來一些。

    他抓著雕像的小腿緩緩坐起來,然后將整個身體靠在冒是苔蘚的雕像上。

    “搭檔。”

    “怎么了?”

    “這件事情解決之后,我就回家種地,真的不想再玩了。”

    蘇明朝著神父的那一堆“破爛”望去。

    “這些都是什么東西啊。”

    在女神的腳下有一個臺子,上面有各式各樣形狀的窟窿。

    其中的大部分已經被填充上奇奇怪怪的魔法材料,蘇明也無法判斷哪些是神父的手筆。

    他嘗試著用手扣了扣,發現被裝填進去的東西已經與整塊石板融為一體。

    “看來這還是一個收集游戲?”蘇明抬起頭看著女神的雕像說道。

    現在就算是傻子都明白這個道理,只要把所有東西都收集好就可以將一些神秘的東西激活。

    所以蘇明將目光放在最后一個窟窿上面。

    “這東西是不是有點眼熟?”

    蘇明撫摸著這個四四方方的石槽,接著從儲物空間里取出那本黑色的魔法書。

    “搭檔,你看這東西是不是應該放在這里?”

    “我勸你還是不要這么做。”黑劍慎重的勸誡到。

    蘇明將黑書懸在孔洞上面比劃一下,感覺大小剛剛合適。

    “現在再想想,水神把這本書交給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蘇明翻動著手上一個字都沒有的書說道。

    “我們現在有兩條線索。第一,那個邪教的神父打算在這個地方啟動什么計劃;第二,水之女神選擇在這個時間點把這本書交給我,似乎也是想讓我啟動什么東西。”

    這兩者之間非常矛盾,完全將蘇明的那套理論推翻。

    如果敵人與隊友同時讓你去做一件相同的事情,你應當如何抉擇呢。

    蘇明拿著黑皮書陷入沉思。

    黑劍也不想替蘇明做決定,所以安安靜靜的待在那里。

    “搭檔,我覺得自己應該換一種思路來想問題。”

    “什么?”

    “我來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是想給薇拉的獲救增加一些籌碼嗎?”蘇明捏著下巴分析道,“既然是這樣,我們完全可以換一種思維方式啊。”

    “既然被大老板打上厭惡的標記,不如跳槽換一個老板,可能屬性不匹配但是至少可以活命。”

    蘇明覺得自己是在為薇拉的人生做決定,不由得更加慎重起來。

    他還是覺得在剛才的事情上面很失望,一個女神就這樣不在意自己的手下嗎?

    “如果她真是這個樣子,也沒什么太大意思了啊。”

    蘇明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風之神有些不靠譜,換句話來講就是得不到安全感。

    經過蘇明一系列的深思熟慮之后,他咬牙作出一個艱難的決定。

    聽從水神的指引,把這本書放在相應的位置上。

    他也考慮過這件事的最糟糕后果,并且做好承擔任何責任的準備。

    蘇明深吸一口氣之后,就毫不猶豫的將黑書放進石板中。

    整塊石板被填充成一個整體,給人一種天衣無縫的感覺。

    但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為什么是這個結果?”

    蘇明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

    他覺得可能是什么地方出現問題。

    從系統商城里取出一個小吸盤,小心翼翼的又將黑書吸出來。

    再之后他又拿著吸盤嘗試石板上面的其他道具,都沒有像它一樣被取出來。

    “我們是不是又搞錯了什么?”蘇明晃晃手上的黑皮書說道,“這東西似乎不是原廠配件啊。”

    其實他在心中也暗暗松了一口氣,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就是最好的結果。

    看來我還是沒有準備好啊。

    一旦冷靜下來,蘇明就再也沒有那股懟天懟地的思考模式,他現在只想離開這個地方。

    “反正我已經成功的將敵人的計劃破壞掉。”

    蘇明將黑皮書收回自己的儲物空間,再次觀察起周圍的情況。

    突然。

    他的后背一滑,整個人直接平躺在雕像下面。

    “嗷嗚。”蘇明疼出狼嚎。

    但這不是最致命的事情。

    咔嚓

    他的身體觸動了什么開關,周圍所有石頭材質的物體都發出耀眼的白光。

    一股巨大的光柱籠罩在蘇明的全身。

    緊接著,蘇明感覺腦門開始劇痛,似乎有什么東西在不斷拉扯自己,想要將什么東西抽離出來。

    他覺得就像是有一個馬桶搋子蓋在自己的腦門上,并且不斷的向外拔。

    “這又是什么鬼?”蘇明疼得直翻白眼。

    這種痛苦跟剛才透支身體還不一樣,是那種深入靈魂的感覺,就好像這道光柱正在將自己的**與靈魂剝離。

    卡拉卡拉

    女神雕像開始劇烈抖動,她身上的植物開始大塊大塊的脫落。

    但是蘇明已經快要失去意識。

    水神正在花園的小亭子里面喝茶,風神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皺著眉頭問:“你來我的花園干什么?”

    水神小手一揮,在她對面出現另一杯茶,“放輕松,放輕松,我就是來找你聊聊天的。”

    風神狐疑的坐在水神對面,警惕的盯著這個衣著粉色洋裝的神。

    水神將茶杯遞到嘴邊又輕輕放下,笑著問道:“又到那個日子吧?”

    風神抬起眼睛瞥她一下。

    “又不說話,看來你今年想玩一些新花樣?”水神調侃著問道。

    “我們的關系,似乎不算太好吧?”風神淡淡的問道。

    “噓”水神笑著將手指放在嘴唇上,“用心感受。”

    話音剛落,周圍似乎傳來一股奇怪的波動,熟悉而又陌生。

    風神緊皺眉頭,然后瞬間站起身來,“這種感覺,為什么儀式啟動了!我明明!”

    “明明什么啊?”水神笑著打開一包辣條,遞到她的好姐妹面前。

    “多吃點,萬一以后,吃不到了,怎么辦呢?”

    “哎,苦惱啊。”

    風神瞬間知道所有事情,她瞪著水神。

    “你給我等著!”

    說完她就消失在原地。

    “哈哈哈哈。”水神捧腹大笑,“好的,我等著你。”

    蘇明在迷迷糊糊中似乎看見許多東西,人生就像走馬燈一樣滾動。

    “怎么就,這樣結束了?”蘇明的喉嚨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他的靈魂真的在逐漸被抽離。

    正在被那個詭異的“墳包”抽離。

    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從天而降,氣呼呼的看著躺在地上的蘇明。

    “給我滾出去!”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