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玄幻魔法 > 小妖千鈴與混蛋陰陽師 > 293—刃
    一個月前。

    “守護大人,京都來命,命我們速速整理軍隊前往北原!”

    “北原?是惡鬼軍團肆虐的地方?京都讓我們去干嘛?”

    “回稟守護大人,京都讓我們......”

    “怎么不說了?接著說啊。”

    “報大人,京都估計是讓我們去送死......”

    “哦,唉~”

    “大人,那我們還去么?”

    “京都之命,吾等不敢不從,此去,一為天下蒼生,二為伯耆之命,三為守護之名。只是,如果吾等回不來了,那么以后伯耆的父老鄉親,誰來保護啊?”她稍稍頓了一下,“去,備甲,備馬!吾等當速戰速歸!”

    “大人......”

    “還不快去?”

    “大人!”

    次日,曙光初亮。

    寒風肆虐,東部平原之上一整排的馬匹疾馳而過,這群人的胸甲全都是由革甲片和鐵甲片交錯編制,其上繪制著“鹿角盔”的家紋。

    一匹棗紅駿馬一馬當先,其上乘著一位身著藍黑色大鎧的女人,頭頂鹿角兜。

    此人便是伯耆守護鹿角刃。

    群馬正疾馳之時,前方跑來一個上野的使者。

    “是伯耆守護,刃大人么?前方便是上野戰場,上野守護大人正在奮戰,請火速前往支援!”

    上野,牧馬之國,平原廣布,盛產名馬,但是現在,已經淪為了對抗冥界惡鬼們的前哨戰。

    “大人,上野守護大人正在群馬郡奮戰,請您火速馳援。”

    “其他人呢?信濃的守護呢?”

    “信濃守護正在信濃前線整備兵馬,構建防線。”

    “什么?難道就我們最遠的伯耆趕來了?京都那些混蛋在想什么?”

    “大人?”

    “那些混蛋......”刃抬起頭來望著遠方的曙光,拔出自己的佩刀向前一指,“全速前往群馬郡!”

    “遵命!”

    此時,上野戰場最中央的國都群馬郡。

    還未趕入郡城內,便聽到里面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嘶吼聲。

    “怎么回事?”他們抬頭望去。

    轟!!

    城門碎裂了,一個龐大的怪物從內沖出。

    “什么東西?”刃愣住了。

    剎那,一支利箭從這怪物的腦袋中穿過,鮮血飄灑一地。

    “救命~!”

    “救命啊!”

    來不及驚訝,刃立刻下令兵分兩路,全速突入郡城內。

    當士兵們撞破了城門,門內的慘狀讓眾人全都瞠目結舌。

    死尸遍地,鮮血將所有的磚石都染成了血紅色。

    惡鬼們聚成了實體,站立的白骨、肉團一樣的怪物、披著鎧甲的白骨武士。

    它們沒有任何目的的襲擊人,將他們殺死,然后吞食人的身體。

    這里,放眼望去儼然就是地獄的景象。

    “惡鬼......”刃將刀指向前方,臉上早已滿是驚恐和憤怒,“殺!!!”

    守護令下,武士們橫刀立馬,猛沖而上!

    霎時,群馬郡內殺聲震天。

    武士一刀砍碎白骨的腦袋,但是下一秒卻被另一個白骨武士的刀捅穿胸膛。

    這些惡鬼數量眾多,而且殺意逼人。

    似乎它們來這,便是為了殺戮。

    刃握緊了刀子,騎著自己的棗紅駿馬左突右砍,在街道上沖出了一條血路。

    正廝殺著的時候,她聽到了小孩子的哭喊聲,便猛然回頭看去。

    卻發現,是一個被扔在木桶里,不到三歲大的小娃娃。

    木桶前靜靜地躺著一個已經死去多時的女人,她的雙手還在罩著木桶。她到死都在護著這個孩子。

    “可惡......”刃眉頭緊鎖,手中的刀在惡鬼身上來回穿梭,然后開始一點點地朝著小娃娃的方向移動。

    但是很快,更多的惡鬼便往此地趕來。

    光憑刃帶來的兵馬完全不夠這些惡鬼塞牙縫的,焦急之中她開始下令后撤。

    但是,惡鬼們在一點點地縮緊包圍圈。

    刃和周圍的士兵退到了那個木桶旁邊,她一刀砍碎了木桶,將里面的小娃娃抱到了懷里。

    “大人!我們的人死傷過半!撐不住了!”

    “大人,沒見到上野的守護,估計可能已經陣亡了。”

    “可惡,京都的混蛋沒有派別的援兵么?我就帶了不到一千人啊!”

    “大人......”那個之前的使者騎著馬兒垂著腦袋來到了她旁邊,“其他守護都不愿意幫忙,只有您和出云守護答應援助,但現在,出云的兵馬還在路上。”

    “什么?只有兩個國?開什么玩笑,對付這些家伙至少幾萬人吧?”刃手指著那些瘋狂肆虐的惡鬼,驚愕地大喊著。

    話音未落,又一批惡鬼朝他們襲來。

    棗紅駿馬前腿稍稍彎曲,她的鹿角盔抖了一下,身后的士兵們放出了箭,密密麻麻鋪天蓋地。

    很快,前方便清理出了一條短暫的小路。

    “大人,請趕快撤離!”她的部下提醒道。

    “好,快走,離開這里!”

    “不,請停下!”那個使者攔在了他們身前。

    “你干什么?”

    “守護大人還沒救出來,你們得先去救人!”

    “守護?他在哪里?”

    使者急忙調轉馬頭,指向了街道另一角的高塔,在那高塔頂端上還依稀有著一些人的影子。

    “上野守護就在那里么?”刃問道。

    使者急忙點頭。

    “大人,還不走么?”她的部下催促道。

    “混蛋,先去救人吧!”刃立刻調轉馬頭,準備往街道另一端沖殺過去。

    但是,剛剛打了一下便發現他們已經無法沖過去了。

    刃帶來了一千人,而此時剩下來的寥寥無幾,不到三百人,但是街道正中的惡鬼數量卻在五百以上,他們根本不可能沖得過去。

    “大人,敵人太多了,我們還是撤吧,再不走,恐怕就沒人走的掉了!”

    “可惡.......”

    “不行,你們不能走,你們走了的話......”那個使者慌了,急忙跳下馬來跪在地上,“求求你們救救上野吧!”

    刃心軟了,可是他們根本沒可能沖得過去。

    咔擦

    又一只白骨武士沖到了他們身前,那個一直在勸說刃的部下急忙拔刀擋住。

    “大人,求求您,為了伯耆著想!”

    “快起來!”刃怒喝道,“你再不起來就......”

    話音未落,一頭惡鬼便撲到了那使者的身上,一口咬穿了他的喉嚨。

    “不......”棗紅駿馬害怕地抖了抖,周圍的惡鬼越聚越多。

    “大人,怎么辦!?”

    刃抬頭望了眼高塔,那最頂端僅剩下的一個人,已經倒下了。

    “撤!”她毅然決然地吼道,“全軍,后撤!”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