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武俠修真 > 白蛇再起 > 第二百六十五章:山河圖(求訂閱)

第二百六十五章:山河圖(求訂閱)

    金山凈土,今日染血。



    一道道魔影飛縱于青冥之間,卷起陰風陣陣,慘霧切切,福壽塔在此屹立千百年,漫長歲月以來,不知鎮殺了多少兇惡魔頭,但殘存的妖魔仍是一個極為恐怖的數量。



    金山寺中除了法海身懷莫**力以外,其他的僧眾佛徒大多只是凡人,今日諸魔齊出,頓時遭了大殃。寶殿染血,佛祖蒙塵,不知有多少人被吞吃,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魔云遮天蔽日,陰氣席卷四野。



    一名身穿袈裟的老僧面帶恐懼之色,踉踉蹌蹌的沖向大雄寶殿,拜倒在佛祖金像前,顫聲道:“佛祖庇佑……”話還未完,一道黑光掠過,老僧頭顱骨碌碌滾落地面,身子倒在血泊當中。



    一只狼妖出現在大殿當中,舔了舔帶血的利爪,發出一陣獰笑,抓住老僧身體大口吞吃起來,肚腸腑臟流了一地。



    “阿彌陀佛!”



    忽然有一道稚嫩的聲音從側面傳來,小和尚十一雙手合十,眉間露出不忍之色,道:“這位妖施主,殺人是不好的。”



    狼妖聞到十一身上鮮活的血肉氣息,眼中露出嗜血之色,丟下手中殘肢,卷起一陣陰風向其撲去。



    十一面帶慈悲之色,口中誦念佛經,舌綻蓮花,一圈金光佛氣自其口中擴散而出,那狼妖與之一觸,頓時發出慘叫,妖氣被迅速凈化,整個身體被佛火點燃,化為灰燼。



    這佛氣在一眾妖魔氣息當中格外顯眼,猶如海上的明燈,很快就引起眾多妖魔的注意,不一會兒大雄寶殿周圍就匯聚了大片魔云。



    十一盤膝坐在大殿當中,閉目誦經,寶相莊嚴,渾身有琉璃金光溢出,整個人仿佛化成了一尊古佛,神圣而不可侵犯。佛光如暖陽,將所有的魔氣盡皆凈化,難以靠近周圍三丈之地。



    這時,妖氣翻涌,一頭法力深厚的兇惡老妖出現,雙目赤紅,一掌打出,卷起無數煞云毒氣,狠狠向殿中的十一打去。



    嗡!



    整座寶殿的佛光一陣劇烈的搖晃,十一身體顫動不止,七竅中溢出絲絲小蛇般的血跡,顯然受創不輕。



    老妖再一掌拍下,十一張口噴出一抔鮮血。



    法海見到寺內情景,頓時目眥欲裂,將手中金缽祭出,灑落一道道寶光,一瞬間,不只有多少妖魔被打散。佛光所照之處,魔氣如同融雪般消融,寶缽高懸于空,大如明月,垂落下金色光束,將整個金山寺都籠罩在佛光當中。



    無數邪魔慘嘯著奔逃,法海身形一閃,落入大雄寶殿當中,視線落到十一身上,關切道:“十一,沒事吧?”眼中露出幾分安慰之色,沒想到十一在關鍵時候有所頓悟,悟出佛法妙諦,成就金剛法身。



    雖然本身的道行法力并未增長,但金剛法身乃是佛門經義道果的一種體現,金剛琉璃,外魔難侵,從此之后,可稱之為佛門護法金剛。



    十一聞言睜開雙眼,收起法身,遙遙頭,來到法海身側,眼中流露出悲痛之色,道:“師父,我沒事。”



    法海望著寺中慘象,觸目驚心,仿佛人間煉獄,立下大誓道:“若不能蕩盡魔氛,法海此生絕不成佛!”



    十一沉默。



    不遠處的一座峰頭上,朱童笑道:“雖然過程中有些波折,不過大事已成。”將手一揮,三面峰頭上各有一股清氣逸出,剎那間融入他手中的九霄元陽青玉爐中,寶爐光華一閃,便自收去布下的先天界域大陣。



    這座隔絕虛空界域的大陣被撤去,諸多妖魔頓時化作一道道流光,遁向四面八方,宛如龍歸大海,徹底失去蹤跡。



    朱童將寶爐收起,這時候,抖手自虛空當中一招,一縷先天神光閃過,化作一張圖卷,上面原本拓印著金山寺塌,鎮魔塔倒的破敗景象。



    畫卷之上寶光閃爍,秘力漸漸退去,重新又化為空白。



    青華道人面色略有蒼白,望了一眼遠處的金山寺,心有余悸道:“若不是有師兄你這件異寶在,小弟只怕要真的丟了性命。”



    朱童呵呵一笑,道:“青華師弟且放寬心,師兄我既然敢動手,自然準備完全。”將手中寶圖納入袖中。



    這寶圖名喚‘萬里山河圖’,乃是他提前借來的一件強**寶,圖中含有一縷先天神光,演化天地無極之妙。一旦祭出,能夠映照虛空萬象,營造出一方神秘洞天。但凡被此圖映照過的事物,都會不知不覺進入圖中世界,并且回饋影響到現實世界當中。



    朱童一開始就以此圖將金山附近所有的事物映入其中,祭入虛空,先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在這張寶圖之內發生,只不過全都反應到了現實世界里。



    青華道人雖然看似身死,實際上三人只是各自打入圖中一道自身元靈,結合先天神光之力,化出一具一模一樣的分身來,代替自己去戰斗。



    簡而言之,青華道人被滅的只是一縷元神,輕傷難免,卻并不會危及性命。



    當然,法海等人被映入圖內,一旦身死,那便是真的墮入六道輪回,再無復活可能。



    萬里山河圖效用逆天,即便放眼南詔國,也是最為頂尖的寶物,近乎純陽級數。不過這張寶圖使用起來也并不是毫無限制,每用上一次,內中的一縷先天神光就要損耗些許,必須花費**力蘊養,否則的話,這件法寶就有毀去的可能。



    除此之外,被攝入圖中的人如果能發出超出寶圖承受極限的攻勢,自然也能順利破圖而出。



    萬里山河圖雖然有困敵攝敵之妙,但維持的時間越長,對于先天神光的損耗也就越嚴重,這也是這件法寶的缺陷所在。



    朱童畢竟只是人仙境的修為,又是借來的法寶,并不能完全發揮這件寶物的威力,但即便如此,也有無盡妙用。



    那推倒鎮魔塔的中年道人撫須笑道:“不管如何,至少事情辦成了,可喜可賀。”



    其余人聞言點頭,這一次為了推翻鎮魔塔,他們足足出動了四名相當于人仙境的修士,四五件法寶級數的寶物,甚至背后還有幾位天仙高人幫忙照拂,又提前謀劃了許久,總算成功了。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