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言情 >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922章 演戲給落落看(2/2)

第922章 演戲給落落看(2/2)

    別人家新婚之夜都是想著怎么樣跟媳婦共度**的,楊言的新婚之夜,卻是跟夏瑜盤算著,怎么在落落面前上演一出“大戲”!

    ……

    給落落交學費的時間是下周一,也就是六月三日,但在這周六,也就是兒童節,落落即將要迎來她人生中第一場表演!

    夏瑜已經跟霍嫣然去商場給小姑娘挑了一件很漂亮的拉丁舞裙,但“裝備”只是表演之中給觀眾增加視覺感染效果的一個普通的元素,更重要的還是要看落落跳得怎么樣!

    為了幫助落落準備好這場表演,楊言不只是周末帶落落去參加兩次舞蹈課的練習,他平時晚上,還是會引導落落跳上幾次排演的舞,讓她對這段舞蹈能夠更有把握!

    可是,楊言知道,他也不能給女兒太多的壓力,表演是其次,讓落落開心地享受跳舞的過程才是主要目的。

    所以,楊言只能絞盡腦汁,想要拐著彎子,在歡快輕松的氛圍里帶落落練舞!

    ……

    從飯店回來之后,楊言沖夏瑜使了個眼色,早就商量好的夏瑜就心領神會地走到客廳里,打開了電視。

    “麻麻探,探電視!”落落被電視打開的聲音吸引了,她連忙撐著小八公站起來,然后帶著小八公這個小尾巴,歡快地叫嚷著,蹦蹦跳跳地跑到媽媽的身邊。

    還沒到洗澡睡覺的時間,這個時候的落落精力旺盛著呢!

    “嘻嘻!”落落抬起小腦袋來,跟媽媽眉開眼笑著,試圖通過笑聲來獲取媽媽的關注,從而讓媽媽能夠換到她喜歡看的動畫頻道。

    “看點什么呢?”夏瑜故意拖長了聲音。

    “探,探吶個,時衫,十三tei……”小姑娘殷切地望著媽媽,聲音軟軟糯糯地跟媽媽說道。

    “十三臺啊?那好吧……”夏瑜假裝猶豫了一下,還是按起了遙控器。

    “嘻嘻!”可以看自己喜歡看的動畫頻道了,落落欣喜地拍起了小手,在原地蹦了蹦。

    不過,電視的控制,并不完全在夏瑜的手上,夏瑜按過了十二臺之后,畫面一閃,直接呈現出了一個音樂播放器的界面。

    妖嬈婉轉的長笛聲撕破了一成不變的夜空,帶著輕快的節奏,忽然向落落襲來。

    落落有些猝不及防,面對著她熟悉的音樂,愣在了原地。

    不對呀,不是動畫片嗎?

    這時候,楊言從剛才他做了小動作的書房上快步走出來,來到落落身邊的時候,他才放慢腳步,假裝很激動地叫道:“哇,這不是落落你學的那個舞嗎?爸爸也會跳!”

    楊言是不會跳舞的,但他看過落落怎么跳舞,而且看了很多很多遍,有些動作他都能夠很笨拙地模仿出來:

    只見他踢掉了鞋子,一個滑步就繞到了女兒面前,然后,他兩只大粗腿分開,先是踮起左腳,腳尖點地,膝蓋半曲,與此同時,他的兩只手扭到身后,好像抱著屁股一樣,接著換右腳踮起,雙手帶動胯部,非常辣眼睛地扭了起來……

    “是不是這樣?”楊言知道自己模仿得不對,所以他看著落落那驚呆了的大眼睛,笑著問道,“落落,你看爸爸跳得對不對?”

    落落終于回過了神來,看到爸爸居然也在跳舞,她就感覺找到了可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樣,開心地壓著小肩膀,兩只小手按在膝蓋上,然后揚著小腦袋,跟爸爸呲著小牙齒笑了起來:“嘻嘻,嘻嘻!”

    但有一說一,落落可是有一雙聰慧的大眼睛的,她接著就沒有一點委婉,直截了當地指出爸爸的錯誤:“粑粑,粑粑不對呢!嘻,不系介樣!”

    “那應該怎么跳?落落你教一下爸爸,好不好?”楊言笑著問道。

    落落眨了眨大眼睛,欣欣然地踮了踮腳,清脆地回了一聲:“好!”

    瞧這小姑娘躍躍欲試的表情,楊言就知道,魚兒上鉤了!

    他就是要讓落落不知道自己是在訓練,要讓她能夠在一種輕松愉快的心情下跳舞,所以,他才不顧形象地扭了起來。

    沒看到夏瑜在一邊配合他,忍著笑,還忍不住捂了捂額頭,沒眼看楊言那扭動的大屁股嗎?

    俯首甘為孺子牛,扭臀敢當女兒奴……楊言為了女兒的成長,也是付出了一些“代價”呢!

    “太好了,落落,你站在前面跳給爸爸看。爸爸可以看你怎么跳,然后跟著一起學!”楊言安排了一下,讓落落站到了自己前面,然后才按了一下遙控器,重播這首舞曲。

    “就系,就系……”落落的節奏感很好,盡管她一直在努力地想著合適的語言,用來告訴爸爸應該怎么跳舞,但音樂響起,而且到特定的節拍時候,她還是能迅速反應過來,兩只小手揚起來,再翻著腕花扭下來,變成雙手叉腰的姿勢。

    于此同時,落落的胯部動作也沒有落下,就跟爸爸那樣,輪流踮起一邊腳尖,小屁股很有勁兒地扭了起來……

    同樣是扭屁股,落落扭得就好看多了!

    這可不是生物層面的好看,畢竟這小家伙還小,沒幾兩肉,平平的。

    但還是很好看,因為每一扭都仿佛踩在了節奏點上,配合著拉丁舞曲,扭出了很動感的韻律!

    “唔,要,要介樣,粑粑沒有呢!”落落還沒忘記自己教爸爸的基本任務,她回過頭來,亮晶晶的大眼睛看著爸爸眨了眨,好像在問爸爸有沒有學會。

    “落落繼續跳,不用跟爸爸解釋該怎么跳的。”楊言連忙上前一步,將落落的小腦袋“掰”回去,笑道,“爸爸跟在你后面跳,看著你的動作就可以學會啦!”

    “唔……粑粑,粑粑要學會……”落落嘟著小嘴巴,聲音糯糯地嘟囔了一句,但她還是繼續跳了下去。

    沒辦法,誰叫她太喜歡音樂了呢?聽著這歡快的節奏,落落渾身的細胞都在顫抖,不跳起來,都感到不自在!

    不過,落落還是會惦記著爸爸的學習進度,她跳了一會兒,又忍不住轉過頭來,看一眼爸爸,看到爸爸也在跳舞,她那雙大眼睛滿是歡喜和滿足!

    其實,楊言還想等落落跳起舞后可以偷懶一下,但現在看到女兒都頻頻回頭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瞎比劃。

    要被老婆笑死了!

    楊言忍不住轉頭看一下夏瑜,再次看到她掩嘴偷笑的樣子。

    “你,明天!”楊言皺了皺鼻子,跟夏瑜哼了一聲,張牙舞爪地表示明天要換夏瑜來做“主演”。

    “不要,還是你來!”夏瑜跟楊言用眼神和口型交流著,她嘴巴最后抿起來,翹起來的嘴角很明顯地表示了她的笑意。

    劇本可是你寫的!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