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言情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九章 Assassin的工作

第九章 Assassin的工作

    末了,克勞恩皮絲也放棄追究綺禮生氣的理由了,把腦袋往沙發軟軟靠墊上一靠:“算了,拜托你幫個忙。”



    “Servant居然拜托Master的,我?”綺禮有些意外。



    “不,說是拜托也不正確。既然有對小孩子感興趣的可能性,那么,你的老師只有凜一個孩子嗎?若沒有,親戚或朋友的孩子也好?”



    “……不,凜有個妹妹。”



    “那,以老師的學生去問候或探望一下妹妹,確認一下自己的感情,怎么樣?趁現在圣杯戰爭還沒正式開始趁早哦。”克勞恩皮絲說這話時,嘴角上揚起來。



    “Assassin,那你該開始你的工作了吧?”



    “嗯,是呢,首先我就完成我的第一個工作好了——”克勞恩皮絲把腿收到沙發中盤起來,手撐在下巴上,換上了認真的語氣,“剛才,你和時臣在地下室談到過,有兩組參戰者還未確認,這個結論并不算完全正確。”



    “什么?”



    克勞恩皮絲:“君主·埃爾梅羅獲得了新的圣遺物,難道不能認定為他的舊圣遺物被其他人接管了嗎?就算是我,也不覺得圣遺物是能輕易替換的東西呢。”



    說著,喚出藤蔓,卷起君主·埃爾梅羅的資料丟給綺禮。



    綺禮重新掃視了一遍,說:“Assassin是說,無故盜竊圣遺物的學生有參加圣杯戰爭可能性?”



    “時機過于巧合了不是嗎?”



    “確認這點就是Assassin你的工作了。”



    “了解了。”克勞恩皮絲說完,便消失在了原地。



    啊,果然比起當個領導,還是傍上善解人意的老板輕松啊。盡管克勞恩皮絲不得不為如何取得戰爭勝利而操心,卻真心感覺比不得不各種應付同胞和部下期待的生活更舒服。



    “是因為英靈會召喚為全盛狀態嗎,我曾經失去的技能和魔法回來了……雖然對這副身體和戰爭沒啥用?”



    ……………………………………………………



    “我,到底在干什么?”



    綺禮自己都有些不大清楚,為什么自己會因為區區一個本該由人類魔術師支配使喚的使魔的話語而屢屢動搖,還聽從那個Assassin的話語,稀里糊涂地走到了間桐宅前。



    冬木市的遠坂家和間桐家是盟友。



    一段時間以前,遠坂時臣把自己的二女兒,也就是遠坂凜的妹妹遠坂櫻過繼到了間桐家。



    這對兩家來說都是瞌睡送枕頭的事情,遠坂家有兩個女兒,皆魔術天賦凜異,要是把魔術回路的繼承分給兩人,毫無疑問會削弱,但要是只給一人繼承,就可惜了另一人的天賦,不僅如此——



    沒有成為繼承者的另一人會因為自身過于優異的魔術潛質而陷入各種各樣的怪異事件中,引火上身,運氣不好說不定還會以研究為名被抓去泡在某種液體中。時臣不可能保護櫻一輩子。



    正好間桐沒有繼承人,那讓遠坂其中一人繼承間桐的魔術不是正好嗎?



    這只是遠坂和間桐之間的事情,綺禮到底有何資格過問呢?



    “但是……或許正如Assassin所說,有一看的價值。”



    綺禮是遠坂時臣的弟子,也是幫手,考慮到間桐家也是圣杯戰爭參加者,那事前偵查就是有必要的,他知道間桐家的Master間桐雁夜主動要求家主進行了某種身體改造,以達到御主資質,卻變得不死不活的樣子,真不明白那個間桐雁夜到底為何做到這種地步,考慮到間桐雁夜和老師妻子關系不錯,該不會是…………



    綺禮叩響了大門。



    但無人應答。



    ……………………………………………………



    冬木市市區——



    克勞恩皮絲按照綺禮的命令,在即將作為圣杯戰爭戰場市區中偵查。



    “說是這么說,可談何容易啊?”克勞恩皮絲散布了一定數量的妖精在市內偷偷到處飛,捕捉有可疑魔力的地方。



    自己則用視覺系幻術變成人類模樣,找了可以連接網線的會所,稍微對那里的人用了下精神系魔法,讓他們以為自己付過錢的,然后在私人間蹭起了網。其實很想在據點蹭網的,然而現在無論是綺禮可以使用的教堂房間還是遠坂宅都和那東西無緣。



    “嘖,可惡……進度條有夠慢啊。”



    計算機旁邊連接了一個攝像頭,準確來說,是可以錄像的超小型CCD相機。



    那是在遠坂宅附近街道發現的,有監控探頭可以理解,但超小型的CCD相機也太過了,那里又是剛好能遠遠拍到遠坂宅的地方,若是不在意圖像清晰度而放大,就算看到院子中甚至窗內也做得到,但也就這樣而已。



    由于和當初跟著綺禮到達遠坂宅的方向不同,所以這才發現了那個攝像頭。



    總之調查一下這個CCD相機對面連接到哪里比較好。至于如何調查,克勞恩皮絲上網花了兩個小時學了,這個時代的通信安全程度還不高,不是做不到。



    為了不讓對方覺察到異樣,克勞恩皮絲還用幻術對著CCD相機的鏡頭展開了和原本監視范圍類似的虛假圖像。



    “終于出來了……這個坐標,這里是?”



    克勞恩皮絲把坐標地圖窗口切換到冬木市旅游地圖窗口,開始和坐標比對。非常麻煩,兩張圖對的比例和準確性都不盡相同。然而這個時代可沒有方便的導航地圖軟件,只能如此。



    “這里是……誒?”克勞恩皮絲頓時囧了,那里是私人開的小旅社啊,好像還是適合搞一夜情的男女那種…………



    不過反過來想確實很適合藏身。



    既然不是正經的公用監控,而且源頭可疑,那就沒有不一探究竟的道理。



    “先去那邊看看,其他已確認Master的魔術工房或據點,在本來沒有本市魔術師居住辦公的其他私人場所發現魔力波動再說……稍后再說。”



    不得不說,攀上圣堂教會和冬木管理者的遠坂家,就是方便,本市所有魔術師都需要申報,把無關地部分都排除掉,剩下的地方要么是非法人士,要么就是本次圣杯戰爭的據點,打擊掉都沒壞處。



    但還是先把第一個目標解決吧。



    克勞恩皮絲合上筆記本電腦翻蓋,離開了會所。



    “嘻嘻嘻,真有趣,就像是偵探游戲一樣。真有趣呢。”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