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78章 番外

正文 第178章 番外

    賈赦醒來, 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賈赦有些懵,他這是回到了第二世?

    “賈教授,你醒了?”一個護士驚喜道。

    賈赦有些懵,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護士露出一個笑容, 道:“您在考古一個古墓的時候,不慎,被一塊石頭給砸傷了, 您已經躺了很久了?幸好現在您醒了,我叫醫生來給您再檢查一番”。

    過了一個月,賈赦出院, 看周圍的場景, 覺得有些不同,為什么許多金發碧眼的外國都穿著他們國家的長衫,為什么兩人見面不是行的握手禮,而是中國的古禮,

    賈赦無語, 只能在網上查了一下資料,發現他所在國家的歷史已經改變, 徒睿的兒子把皇位傳給了他們的女兒, 徒睿的孫女是一個有魄力的,直接把君主制國家改成君主立憲制,唯一一點比西方好的,就是軍權和政權分開, 軍權直接歸皇室所有,政權直接歸總統所有,但是最終決定必須由國王簽字,有無數總統想要打敗皇室,把軍權拿到手,最終結局都是失敗的,不過現在的皇室,在民眾心中,威信同樣挺高的。

    賈赦在出院之后,去了學校,聽了幾節歷史課,正好聽到教授說他的事。

    “據我所知,許多人的偶像是成祖戴純皇帝徒臻,接手圣祖皇帝的帝位后,大肆改革,從鹽政開始,再到海運民生,甚至在圣宗女帝才出現□□的女權,也是由成祖時期開始的,在成祖時期,不得不提到一個人,那就是忠信親王,民間對他的傳言很多,說他和成祖是結契的關系,不然最后,為什么成祖會和他選擇一起游玩天下,也有許多人反對,說,知己也是能一起游玩天下的,這些都不過是野史,具體的,估計只有成祖和忠信親王知曉,這節課我們主要說的是忠信親王”。

    “怎么說呢?忠信親王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人生贏家,含著金湯勺出生的,□□父跟著□□皇帝打天下,祖父跟著興祖平天下,被封為榮國公,據考察,榮國公有兩個兒子,長子也就是忠信親王的父親,次子,也就是后來接了榮國公位置的孩子,后來據說忠信親王的父親犯了事兒,忠信親王就成了榮國公次子的嫡子,一樣是長子嫡孫,當時皇家也認了,具體這事兒,怎么也說不清楚,估計也只有當時的人知曉”臺上的教授覺得有些遺憾,這個估計只有皇家有記載,但估計是秘史,不會放出來告訴他們。

    “雖然忠信親王的父親犯了事兒,但是他是和圣祖皇帝一起長大的,打小的情分在,等圣祖登上帝位,忠信親王也被恩許進入上書房讀書,要知道,上書房是給皇子皇孫讀書的地方,其他官員的子弟要想進去,必須成為皇子皇孫的伴讀才行,可是伴讀的名額也不多,一般都是被皇子皇孫的母家給瓜分了,但是忠信親王雖然掛著皇子伴讀的名頭,卻不是任何一個皇子皇孫的伴讀,再說一下,皇子伴讀,古時候的老師是可以直接用尺子打學生的,那皇子皇孫是龍子,老師自然是打不得,這時候挨打的就是皇子伴讀了,可是這位卻不是任何皇子的伴讀,只得了伴讀的名頭,可見圣祖皇帝愛重”教授感嘆。

    “忠信親王小時候也是一個調皮的,身為國公家的嫡孫,身份怎么說也比皇子皇孫要低一些吧,可是他偏偏就敢和皇子皇孫對上,和他們一起打架,甚至還欺負年紀小的皇子,可是他還一點事兒都沒有,甚至還在當伴讀時,和成祖皇帝交好,著實不得不讓人感嘆他的運氣”教授講著,都覺得自己有些嫉妒了。

    “后來老榮國公離世,忠信親王出宮守孝,才守完祖父的孝,沒兩年,祖母又離世,又給祖母守孝,忠信親王成功也是必然的,他在守孝期間,努力苦讀,結果考中的秀才,后來又結婚,結婚是當時張家的女兒,當時忠信親王的岳父是閣老之一,三個大舅兄都是進士,都還在翰林院任職,于是,成了秀才的忠信親王在三個大舅兄的教導下,科舉之路,一路通暢,直接考取了二甲第七,在全國那么多考生里面,忠信親王能考到了第十位,不要覺得他是因為身份,所以才考中的,網上有忠信親王考試試卷的內容,文章有理有據,極其精彩,在那一屆,甚至比他許多靠前的學子都要好,獲得一甲也是能的,不過畢竟那時候忠信親王年輕,圣祖估計也想壓一壓,別讓他太冒進了,也是有可能的”教師眼神里全是崇拜。

    坐在教室里聽的賈赦,覺得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畢竟是別人講自己的故事,他自己沒覺得,但是別人眼中的自己卻是這么的優秀。

    “圣祖雖然壓著他,但是圣祖得用人啊,當時幾個皇子奪嫡之爭已經愈加明顯,這時候忠信親王橫空出世,直接蓋過了幾個皇子的風頭,即使是當時最受寵的太子殿下,后來忠信親王和他叔叔鬧翻,圣祖直接認了他做義子,成了皇室中的一員再年紀輕輕就成了科舉的主考官,再到奪嫡之爭中,站位明確,一路從國公世子變成了親王,你們說說,算不算人生贏家”教授感嘆,即使他小讀一下史書,也知道當時的亂局兇險,“順便提一下,忠信親王的妻族,也是在奪嫡之爭中沖滅的”。

    “等成祖繼位,幾項影響后世的仁政中,都有忠信親王的影子,比如:曬鹽、海藩院、水泥路、□□之類的,都有他的影子在”。

    “那教授,火車、郵政這些,不是忠信親王弄出來的嗎?”有學生問道。

    “不是,火車是周云起后來的工部尚書弄出來的,郵政是黎昕大人弄出來的,銀行是后來行船去往西方,戶部尚書林大人根據西方的銀行以及青朝的錢莊給弄出來的,雖然他們是忠信親王的好友,也許有收到忠信親王的啟發,但是史書上記載,不是的,所以,野史有時候是不可相信的”教授回答。

    賈赦想了想,其實這些都是他和徒臻攤牌后說的,徒臻覺得不能讓別人發現賈赦不對勁,而且這么多功勞都按在他一個人身上,這是把他架在火上烤,所以,就把這些東西放在了其他人身上。

    “那對于成祖和忠信親王是結契的關系,教授怎么看?”有學生繼續問。

    教授笑了笑,道:“野史終歸只是野史”。

    …………

    兩個小時的大課,教授整個在講忠信親王,最后都還有些意猶未盡,賈赦跟著下課的學生一起離開教室,路上有聽她們在討論。

    “你覺得成祖和忠信親王是那種關系嗎?”。

    “我覺得是,你看看,忠信親王做了那么多事,在百姓心中的聲望也高,可是成祖卻從來沒忌憚過他,甚至連海藩院還繼續讓他管著,不是真愛是什么?”。

    “可是知己也可以啊”有同學不服。

    “最后和知己共游天下,連自己的老婆兒子都不管不顧了?有這樣的知己么?我覺得他們兩個一定是真愛”說話的女生一臉的夢幻。

    “怎么會,古代人不都這樣么?”。

    “誰說的……”。

    賈赦看著周圍活潑的學生,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久違了。

    賈赦走著,一時不查,撞到前面一個男人的背了,連忙道對不起。

    男人轉過身來,看向賈赦,道:“好久不見”。

    賈赦看著男人的臉,眼睛瞪得老大,“皇、皇上”。

    “嗯,你隨我來”徒臻直接牽著賈赦的手,向校外走去。

    四周的學生也注意到他們兩個了,結果直接看到徒臻拉起賈赦的手,向學校外走去,學生還哇了一下,要知道,成祖開始,兩個男人就能結婚了,也是醉醉的。

    “我以前問你的話,你考慮了這么久,考慮得怎么樣了?”徒臻拉著賈赦坐上他的車,道。

    賈赦的臉一下紅了,道:“你、你、你有妻子了嗎?”。

    “這一世還沒有”徒臻道。

    “那好吧”賈赦點了點頭,在死前,徒臻問他,如若還有來生,他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賈赦說要考慮考慮,結果到死,賈赦都沒考慮出一個結果。

    最后,賈赦發現他又被騙了,原來徒臻一切都是設計好的,之前抓了警幻,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東西,讓他和徒臻全部都穿了過來,甚至連這一世,如若他沒有妻子,一定會答應都猜到了,讓賈赦氣得牙癢癢。

    最后,為了讓愛人消火,徒臻也只能用身體滅火,日子嘛,還挺長的。

    作者有話要說:  終于全部完結了,撒花~~~,最后再感謝一路走來小妖精們的支持,看我真誠的大眼⊙.⊙,謝謝寶貝們\(^o^)/

    零殤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7-04-19 12:21:45

    布里塔尼亞扔了1個手榴彈投擲時間:2017-04-19 12:55:58

    布里塔尼亞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04-20 14:07:53

    小琪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04-20 18:32:09

    最后謝謝小妖精們投擲的手榴彈地雷,最后,小妖精們再疼愛蠢作者一次唄

    xet/onebook.php?novelid=3165660,新坑,求包養,求收藏,愛你們喲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