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66章
    賈赦把事情告訴徒臻后就沒再關注這件事了,他還是很相信徒臻的, 對徒睿, 徒臻絕對是報以最大的期待, 接下來就聽說呂家五姑娘居然跑到了圣上龍床上的事,這下整個京城嘩然,早前呂家三姑娘跑到了她姑父的床上, 沒想到呂家五姑娘和她姐姐一樣的德行,又跑到了姑父的床上,呂家現在即使是皇后的母家, 呂家姑娘也沒人肯娶了,即使已經嫁了出去的, 都寫了休書。

    賈赦長大嘴, 覺得皇上這一招用得還真是厲害,之前的那個三姑娘跑到了徒睿床上, 皇上為了徒睿的名聲, 就直接讓人說,三姑娘是跑到了他的床上, 現在又來這一招,呂家姑娘的名聲這下是徹底玩完了。

    “皇上”出了這么大的事, 皇后又如何能坐的住,連忙去了養心殿。

    “皇后來得還真是快啊, 你們呂家的女兒一個個的都是好教養”徒臻放下批閱的奏折,看向皇后,這個女人的秘密他已經知道了, 沒想到呂家的膽子還真大。

    “出了這么大的事,臣妾自然是要來的,都是臣妾管教無方,才出了這么大的紕漏,都是臣妾的錯”皇后惶恐,但是她怎么都覺得不可能,呂家姑娘才多大啊,她心心念念的都是睿兒,怎么會生出爬龍床這樣的心思。

    “你自然是有錯,可是皇后想過,你究竟錯在那里了嗎?”徒臻問道。

    “臣妾不應該接侄女進宮”皇后道。

    徒臻搖了搖頭,道:“你是皇后,接你的家人進宮也是理所當然”。

    皇后想了想,道:“臣妾惶恐,還望皇上明示”。

    “朕當初就說過,不要讓朕抓到把柄,皇后不是呂家的人吧,也是,義忠親王當時犯錯,自然是累計子女的,呂家倒是好心思,保住了義忠親王的一條血脈,你是義忠親王庶女的女兒吧,當初呂家就是站在義忠親王那邊的,后來又投靠了父皇,沒想到,呂家的膽子倒是大,還保了義忠親王血脈在,還把這條血脈當嫡女養著,也不怪,為什么從頭至尾,你都要保住呂家,完全不管睿兒的感受”徒臻想著暗衛查出來的消息,對這些家族,還真是不能小覷,誰知道內里藏著什么。

    皇后腿一軟,一下跪了下來。

    “呵,呂家的算盤也是不錯,有你這么一條大把柄在,難怪有恃無恐,你起來吧,這件事朕會替你擺平,畢竟你是睿兒的母親,身份上也可以說是朕的表妹,且你的手段也還不錯,后宮正好可以牽扯各方的利益,朕暫時不會動你,但是皇后,這是最后一次”徒臻警告。

    “多謝皇上”皇后舒了口氣,雖然以后這個把柄握在皇上手中,但是只要她的能力在那里,皇上也不會用這個借口來對付她,畢竟,這件事對皇室來說,也是不光彩的。

    “你下去吧,呂家的事你就不用再來求情了”徒臻拿起放在一旁的奏折開始批閱。

    “是”皇后見狀,很識趣的離去,不過她卻覺得異常輕松,呂家是徹底保不住了,雖然以后會被其他的妃嬪嘲笑,可是只要她還是皇后,這一切都不是什么事。

    “我要見皇后,我要見皇后……”呂家五姑娘對看押她的宮人叫囂道。

    “呵,都出了這樣的事了,居然還想見皇后,讓皇后來救你嗎?皇后也真是倒霉,居然又你這樣的侄女,攀高枝都攀到自己的姑父床上去了,現在居然還想著讓皇后來救你,皇后真是倒了血霉了,也不知道這次的事件會不會牽連到皇后,大皇子才因為得皇上看中,參與朝政,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就出現了這樣的事,哎,還真是可憐”看管她的宮人搖了搖頭,滿臉的惋惜。

    “可不是,一點羞恥心也沒有”另外一個宮人也開口。

    呂家姑娘有些受不了了 ,連忙反駁道:“我們有,我沒有做出這樣的事,是有人陷害我”。

    “且,真當別人是傻子啊,前段時間不是你嘗嘗跑去御花園晃悠,不就是企圖去遇見皇上么,也是你運氣好,遇到了兩次皇上,咱們皇上也才三十多歲,真是意氣風發的時候,你這樣的小姑娘不就是喜歡這樣的么,再加上咱們皇上可是天下之主,你自然是坐不住了,事情做都做了,居然還不肯承認”宮人鄙視。

    “我沒有”呂家姑娘大聲反駁。

    看管她的宮人也懶得理她,徑直坐在一旁,只當她說的是瘋話。

    呂家姑娘想著,她真的沒有,她不知道怎么一下在宮中迷路了,然后一個小太監給她指路,她就按太監指路的方向走去,走到了一個宮殿前,然后她被人打暈了,等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到了龍床上了,正當她要下床的時候,皇帝姑父就帶著內監來了,然后她就被抓了起來,關在這里。

    皇后到底來看呂家姑娘,這么多年套在脖子上的繩子一朝被解開,總想發泄一下,可是其他人都不適合,只有呂家人最是適合。

    當皇后出現的時候,呂家姑娘大喜過望,覺得自己終于有救了。

    “姑母”呂家姑娘連忙來到皇后身邊。

    “兩位嬤嬤可否先出去,本宮要和呂家五姑娘說說話”皇后給了紅袖一個眼神,紅袖頓時會意,直接從袖子里掏出兩個荷包,里面裝著金瓜子。

    “多謝娘娘,老奴就在門外,有什么需要,您盡管吩咐”兩個老嬤嬤非常的高興,拿著荷包就出去了,離去之前,還貼心的給關上宮殿的大門。

    “紅袖,你也出去,本宮單獨和五姑娘待一會兒”皇后道。

    “可是……”紅袖有些擔心,萬一這五姑娘傷到娘娘可怎么辦。

    “你放心吧”皇后堅持。

    紅袖也有些無奈,只能退下了。

    “姑母”呂家姑娘看向皇后,眼睛里帶著些許希冀。

    “你出不去了,皇上盛怒,呂家的人已經被收押天牢,很快你就要和他們一起去天牢了”皇后面無表情。

    “不可能”呂家姑娘眼神慢慢變得猙獰。

    “這是事實,或許早先三姑娘不過是爬親王的床,這次你卻是沖撞帝王,皇上已經是皇帝,不再是那個你們呂家瞧不起的智親王,所以,把呂家收押,前朝無一人反對”皇后道。

    “不可能,我們呂家衷心耿耿,我也并未沖撞帝王”呂家姑娘怒道。

    “那你解釋你如何爬上的龍床,你們呂家也倒是好本事,皇上的寢宮有宮人看守,這樣也被你們得手了,如若不是皇上這幾日公務繁忙,去寢宮的時間比較晚,說不定還真被你得逞了,到時候你我姑侄二人,共侍一夫,足以讓天下人恥笑”皇后道。

    “我說了,我沒有沖撞皇上,我是被人打暈了,放到床上的,皇上的寢宮我都不知道在哪兒,我是冤枉的”呂家姑娘怒道。

    “這是本宮也想相信,你說你冤枉的,可是證據呢?你可是被那么多人抓得一個現場”。

    呂家姑娘仔細想了想,卻并沒有辦法證明自己是無辜的,看著幸災樂禍的皇后,氣不打一處來,道:“呵,姑母可別忘了,我們呂家握著你什么把柄,只要我們呂家隨意一個人向皇上那里告一狀,姑母這個皇后的位置可還做得穩,還有大皇子,他可還有機會坐上那個位置,所以姑母最好盡點心,否則侄女也不知道會說出什么樣的話來”。

    “呵,你還是太年輕,本宮能夠好好的站在這里,自然是有了完全之策,否者我怎么敢出現這里惹怒你,平日在本宮面前耍的威風可還好,本宮是每一件事都記得呢,放心,你到底也叫過本宮這么多年的姑母,等你死了,本宮一定會給你打一具漂亮的棺材,以表達本宮究竟是多么重情重義”皇家的人都小心眼,皇后雖然表面上賢惠,但是小心眼,那不是一般的小,很顯然,她平時掩飾得不錯。

    呂家姑娘這次真的慌神了,說出來的話,有些色厲內荏:“當初義忠親王謀反,被太上皇處置了,雖然你是義忠親王的后人對皇上沒什么影響,可是如若太上皇知道了,定會生氣,皇上是最孝順的,到時候有你好果子吃”。

    “你又錯了哦,本宮這事就是皇上給本宮抹平的,畢竟本宮是皇后,是睿兒的生母,本宮掌管鳳印,處理后宮中事,圣上可是非常看中本宮呢,如何會讓本宮出事,而且說起來,本宮還算是皇上的表妹”皇后想起這些年不得不在呂家人面前做低伏小,今時今日,總算是解脫了。

    呂家姑娘怒瞪皇后,大聲道:“你忘恩負義”。

    “呵,本宮忘恩負義,是你們呂家想要的太多了,真以為本宮是泥做的,一點火氣都沒有”皇后眼中帶著不屑。

    “我會把這件事宣告出去,等這件事傳出去了,看你還能這樣威風”。

    “你盡管去做,皇上已經知道本宮的身份了,自然,看守你的人也是他的,且看你的傳言能不能傳出去罷”皇后是真的不擔心,她嫁給皇上這么多年了,都沒看清那個男人,既然他把這件事攬了過去,她也就不用擔心了,畢竟他們之間是有共同的利益的,后宮的太后以及各宮嬪妃還需要她來制衡,而她的身份也是皇家的私密,如若傳了出去,那皇家的臉面才算是丟盡了。

    皇后出了一口這些年的怨氣,也就罷了,她可是后宮賢惠的皇后,自然不會做出落人把柄的事來。

    作者有話要說:  皇后的身份奉上,蠢作者覺得皇后挺聰明的,只不過受制于人,有些事不得不做罷了,現在皇上把事情攬了過去,皇后就不會再替呂家出頭,不過之前造成的傷害也已經存在了,想要再修復,依舊會留疤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