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55章
    甄妃娘娘看著謀士留給六皇子的信,眼睛里露出兇狠的光芒, 自從太子自盡, 圣上就不再踏入后宮一步, 只是在寢宮附近修建了小佛堂,現在傳出圣上沉迷煉丹,也是有根據的, 圣上不來后宮,后宮由她和淑妃、德妃管著,因為大皇子和三皇子都被太子給殺了, 淑妃和德妃也潑有些看破紅塵的意味,事事以她為尊, 即使她現在還在一個妃位上, 后宮有她看顧著,前朝他的兒子和四皇子分庭抗禮, 雖然賈赦投靠了四皇子, 雙方也只是打平,現在這個謀士居然敢說她的兒子已經沒機會了, 簡直找死。

    “母妃,現在怎么辦?”六皇子有些不安。

    “這個謀士現在人呢?”甄妃娘娘把信放到一邊, 問道。

    “已經不見蹤跡,現在這種時刻, 兒臣也不能調集太多人手去找人”六皇子皺著眉頭。

    甄妃也皺著眉頭,這些年過去了,她一直在宮中, 宮斗的能力或許日漸加深,但是對于前朝的一些見解,和六皇子也只不過半斤八兩。

    “紅珠,對此事你怎么看?”甄妃娘娘問道。

    “奴婢覺得這個謀士不能留,這位謀士可知道不少殿下的秘密,如若讓他投靠了兩位王爺,后果不堪設想,而且他已經不看好王爺,而他又是謀士,自然會選擇一個他更看好的人選,雖然智親王已經有了謀士,他去并不能很好的施展抱負,但因為他的投誠,智親王也會給他很好的安撫,至于其他的,謀士可以再找,但是這個人可留不得”紅珠心里也不看好六皇子,已她對圣上的了解,捧著六皇子,不讓四皇子把六皇子的風頭全部搶走,不過是想讓六皇子成為四皇子的磨刀石,就比如之前的大皇子、三皇子之于太子一般,只不過當初圣上的手段重了一些,而娘娘和六皇子還不自知,非覺得圣上這是看好六皇子,她也是時候謀劃出宮了,這么多年來,她對奉圣夫人從人販子中把她買了下來的恩情已經還得差不多了,現在她也要為自己打算一二。

    甄妃娘娘和六皇子在紅珠的提醒下,猛的回過神來,他們覺得紅珠說得不錯,如若這個謀士投靠了老四,那后果才真的不堪設想。

    六皇子剛想出宮去處理這件事,但是忽然想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去哪里尋找這位謀士,不由得有些尷尬,看向紅珠道:“紅珠,這個謀士會去哪里?”。

    “去哪里奴婢可不知道,奴婢以為,殿下只要加派人手,看住智親王府和信郡王府即可”。

    “這是為何?”甄妃有些不解。

    “如若他要投靠智親王,必定只能去這兩個府邸,智親王的外家已經敗落,而智親王妃的母家當時和智親王鬧得很不愉快,這位謀士是聰明人,自然不會選擇兩個人家,而信郡王這兩年的目標很明顯,謀士要去投靠,只能親自找上這兩人,如若他不找上這兩位,那么這個謀士離開,對殿下也沒太大的影響”。

    “老四手下有那么多人呢,那人隨便投靠一個不就可以了”六皇子不解。

    “那人不會的”紅珠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

    “原因呢?”甄妃娘娘問道。

    “首先他不敢保證這個人是不是您埋下的釘子,二,他不敢確定這人會不會把他的事告訴智親王,三,他更加不敢放出消息引智親王和信郡王上門,他敢留下這封信離開,就證明他已經考慮到最壞的結果,如若他還想好好活著,就必定會小心翼翼,不讓您發現”。

    “所以他只有親自見到老四和賈赦,才有可能在老四和賈赦的護佑下保護好自己的小命”六皇子冷笑。

    “既然如此,那事情可簡單得多,我兒也讓這個鼠目寸光的謀士瞧瞧,他眼瞎得有多么厲害”甄妃娘娘亦是冷笑。

    賈赦忽然覺得自己身邊六皇子的人馬多了一些,他倒是有些疑惑,難不成六皇子這么快就忍不住了,父皇還只是傳出沉迷煉丹呢,早先在養心殿,圣上和四皇子的談話,四皇子并未告訴賈赦,所以,賈赦還以為六皇子要對付他了,連忙跑到四皇子府。

    四皇子聽完賈赦的訴說,覺得有些好笑,道:“你沒在老六府上安插探子自然不知道,他最得用的一個謀士走丟了,現在正滿大街的找呢”。

    “走丟了?”賈赦覺得有些詫異。

    “自然不是真的走丟了,不過是看出老六不堪重用,離去了唄,但是因為是最得力的謀士,知道老六私密的事情太多,老六怕這人投靠我,所以在我們周圍布下了人手,只要這個謀士一露面,就立馬能夠把他抓住”四皇子心不在焉,其實有這個謀士和沒這個謀士對他來說都無所謂。

    “怪不得狗急跳墻,雖然主意不錯,但是也太明顯了”賈赦聳了聳肩,剛剛提起的緊張,現在徹底松懈了,松懈下來,才覺得自己口渴,端起戴權給他上的茶,一飲而盡。

    “老六也就那個本事,眼光不高,還心高氣傲,早先太子也沒把他放在眼中,只不過太子覺得他有些煩人罷了”,在太子眼中,他真正的對手只有大皇子,即使是后來跳出來的三皇子,太子也不是很在乎。

    賈赦深以為然,太子心中,真正認可的對手只有大皇子,即使是獲得清流支持的三皇子,在太子眼中,也不過是小螞蚱罷了,只有大皇子,帶兵打仗,絕對是一頂一的,雖然不太會治理朝政,不是還有大臣幫忙么,再加上大皇子也是有一顆憂國憂民的心的,對于太子來說,他的頭號敵人只是大皇子,后來再加上一個從西北歸來的四皇子,至于三皇子和六皇子,不過是添油加醋的一些東西,雖然勢力不錯,但是對太子來說也是不夠看的。

    最后太子能做出那樣的事情,歸根結底,也是因為圣上的原因,太子從小就備受圣上的寵愛,漸漸這份寵愛再不屬于他,甚至他一直以為是自己的帝位,圣上也有了諸多選擇,最后才走上了不歸路。

    “那我們想在怎么辦?就讓他這樣肆無忌憚的監視我們么”賈赦不太高興。

    “暫時先這樣吧,恩侯且還先忍受一下”四皇子嘴角帶著笑,心里卻想著,父皇才和他透露了想把皇位傳給他的信息,而且他也答應,若非原則性的錯誤,他不會動自己幾個兄弟,但就因為此事,就迫不及待的去動老六,這才是大大的不妥,畢竟,他還不是太子,這事,父皇也不過是口頭上說說罷了。

    “嗯”賈赦點了點頭。

    “啟稟王爺,王妃送甜湯來了”戴權進來稟報。

    賈赦把玩著茶杯,默不作聲,早先就說過,不再管四皇子和四皇子妃的事情了,他也懶得插手,而且他也知道,四皇子妃每次送甜湯都是他來王府的時候,一次兩次拿自己當擋箭牌還管用,次數多了,他也會不喜的好么。

    四皇子見賈赦默不作聲,馬上明白,賈赦怕是厭煩了,也是,這個女人每次選在恩侯在時送甜湯,次數多了,恩侯自己是煩悶的。

    “去回了王妃,馬上要用午飯了,這甜湯就不用了,到時候午飯怕是用得不香了”四皇子道。

    “是”戴權瞧瞧抬頭看了一眼賈赦,發現賈赦并未出聲,連忙出去回復。

    等人走了,賈赦也覺得有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尷尬,便出聲,道:“睿兒呢?”。

    “你忘了,前些天,他和瑚兒以及其他幾個小伙伴去莊子上玩的”四皇子見賈赦生硬的轉移話題,也是覺得好笑。

    “這段時間公務有些忙,這不是忘了嗎?”賈赦繼續尷尬。

    四皇子嘴角扯出一抹笑意,道:“確實挺忙的”賈赦現在依舊在工部任職,現在,朝廷一無災禍,二無大的工程,確實挺忙的。

    “哎,算了,四哥,我還是忍不住好奇,你真的就這樣打算和王妃相親如賓?”賈赦問道。

    “之前的情況你也了解”四皇子喝了口茶。

    “嗯”賈赦點了點頭,四皇子妃的母家呂家,也是一流的家族,之前支持太子,一直以為四皇子妃能夠嫁給太子當側妃,太子妃的母家因為一狀貪匿案,被查了,太子妃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有多少家族盯著太子的側妃,以期能夠干掉太子妃,呂家也一樣,四皇子妃按照皇子妃的標準養的,卻沒想到,呂家的想法落空,呂家姑娘成了四皇子的王妃。

    呂家自然是不甘心的,那時候四皇子還必須依附太子,呂家并不把四皇子當一回事,皇家的人大多小心眼,四皇子自然也是,后來四皇子也基本不上呂家的門。

    后來,太子花園藏尸案,呂家并未有太大的損害,而后來的太子逼宮,呂家直接就那樣倒了,因為呂家到底有一個女兒是皇子妃,圣上也考慮到四皇子的臉面,呂家的結局也不過是和榮國府一樣,官位最高的老太爺被賜自盡,其他人,恢復白身。

    這時候呂家的人又坐不住了,太子已經倒了,六皇子和四皇子之間,他們又把目光投向四皇子,本來也算是理所當然,問題是呂家人把注意打到了徒睿身上,徒睿才十歲,被呂家人設計,讓呂家的一個姑娘睡在了徒睿的床上,如若這件事是在呂家發生的,四皇子也只會怪罪呂家,結果卻是在智親王府發生的,加上管理后宅的又是王妃,四皇子很有理由覺得,是四皇子妃為了呂家故意這么做,所以,兩人梁子就結下了。

    其實賈赦覺得,如若四皇子妃肯放下身段,好好的和四皇子解釋,四皇子未必不會體諒,但是卻一直只是讓人送甜湯這樣的小手段來討好,四皇子是誰,即使早先在不受圣上的重視也是皇子,心中的傲氣豈是一個大家族出來的小姐能比擬的,即使是只想做逍遙王的五皇子,傲氣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且先看看吧,如若她和呂家還認不清形式,我也不介意和她一直這么相敬如賓下去”四皇子的目光閃爍著。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