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51章
    看了賈母和王氏,賈赦也遠遠的撇過賈政一眼, 見他一言不發, 呆愣愣的坐在牢房, 賈赦搖了搖頭,身為男子,連女人都不如, 賈赦也沒想過給賈政打招呼,直接就出了牢房。

    圣上回來,自然是要上朝的, 但圣上只字不提此次太子之事,眾位官員也不敢提, 當然也有因為這次奪嫡之爭中覆滅的小家族, 參巡城御史,此次京城出現這么多暴徒, 巡城御史卻毫無作為, 因為這些人的奏本,圣上自然把巡城御史的職位給撤了, 誰都知道,巡城御史并不是背后之人, 但是為了平息民憤,圣上自然是要有所表示的。

    巡城御史也沒辯解, 接到撤職的圣旨,巡城御史顯得很平靜,似乎早已料到自己的結局, 也是,這個結局已經算是最好的了,圣上沒在京城,太子的大半人馬都去了行宮,這里的勢力自然是仁親王和禮親王的勢力最強,再加上宮中掌管鳳印的是淑妃和德妃,因為仁親王和禮親王去世,即使圣上知道此事是淑妃和德妃派人干的,圣上也不會責罰淑妃和德妃,還會因為虧錢而對淑妃和德妃有所補償,但是也得對那些人有所交代,他不過是背了黑鍋罷了。

    太子的最后的判定沒有下來,反而榮國府的判定已經下來了,榮國公賜死,榮國府因為感念老榮國公,只是被賜白身。

    賈赦聽到這個結果也不意外,因為圣上對老榮國公夫婦以及他父親的感情,斷不會讓榮國府就這樣消沉下去,如若子孫上進,也是能通過科舉走上仕途的,到時候也能光復榮國公府。

    榮國公的人一出來,賈赦就派人把他們接到之前準備的院子里,好在榮國府不像第一世,主子并不是很多,而且寶貝蛋賈寶玉還沒生出來,自然也不要用那么多副小姐,一個三進的院子足夠他們居住。

    “你們且都住在這里吧,周圍都是富商,你們背后有寧國府和信郡王府,他們自然也不會為難你們”林之孝把他們帶來的時候,賈赦已經等在這里了。

    賈政聽到周圍都是富商,眉頭微微皺起,士農工商,商人雖然富有,但是社會地位到底是比較低下的,而賈政自詡讀書人,宅院在商人周圍,自然不喜。

    “大哥找房子未免也太不經心,周圍都是商人,簡直就是有辱斯文……”賈政皺著眉頭,說了許多和商人住在一起不好的話。

    賈母和王氏見賈政出頭,她們也沒說什么,她們自然是認同賈政的話的,一早在監獄中,兩婆媳就達成一致,那就是好好培養賈珠,這么多年來,她們也看得清楚,賈政就不是一個讀書的料,而且根本就擔負不起一個家族的重擔,即使賈政是賈母的親兒子,事到如今,賈母也不能昧著良心說看好賈政。

    賈赦看了這一家,見他們到了如今這個地步,還不停的算計,賈赦就有些膩歪。

    “政弟怕是忘了,你們已經成為了白身,不適合在東西兩邊立門戶,北邊住的都是些百姓,那里的環境可不太平,南邊住的基本上是富商,環境還是可以的”賈赦冷漠道。

    賈赦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賈政抿了抿嘴,倒是不再說什么了,東邊是貴勛,西邊是大臣,而他,現在既不是貴勛,也沒入仕,自然是沒資格住在這兩個方位的,但是如若賈赦把他們接去信郡王府,自然是有資格住在東邊的,而且還是皇宮邊上,比之前的榮國公府還要尊貴,可是賈赦說了自立門戶,那就是根本不考慮把人接到府上。

    賈母見賈政不說話了,微微皺了皺眉頭,太不中用了,被這人隨意說兩句,就啞口無言了,為了賈珠,賈母也只能舍下自己的臉面,道:“早先和你鬧得有些不愉快,現在榮國府落難,你還肯幫襯一把,老身十分感激,即使是敏兒,他也沒來看我們”。

    “嬸嬸不用這么客氣,到底是同宗,能幫襯一把,本王自然是會幫襯的,至于敏兒沒來,是因為她病了,早先她不知道,為了上下打點,又傷心過度,一下就病了,本王就讓她先不要來,等你們安頓好了,明日,她就來看你們了”賈赦微皺眉頭,也不知這賈母心中想的是些什么,賈敏可是女兒家,這樣編排自己的女兒豈不是壞了她的名聲,而且榮國府已倒,賈敏在林府的位置自然是有所影響的,現在賈政靠不住,那三個出嫁的庶女這么多天都沒露面,賈敏拖著自己剛剛懷孕的身體上下打點,現在還說這種話,簡直就是不知所謂。因為此時還不宜傳出賈敏有孕,賈赦就把這事給隱去了。

    “敏兒病了?”賈母有些擔憂,雖然知道自己剛剛失言,她確實是疼愛賈敏的,而且榮國府剛剛出來,卻不見賈敏露面,以為自己的一份疼愛之情落了空,自然是有怨念的,現在聽賈赦一解釋,倒是一下有些擔心了。

    “嗯,她小時候身體就不太好,雖然后來將養好了,但是底子到底是虛的,恰逢變故,她自然是憂思過度”。

    “那就讓她先養好身體,我這里不急在這一時”賈母道。

    “嗯,到底您心疼她,她自然也是心疼你的,她托人給我給您帶了五萬兩銀票,讓您應應急,我這里也準備了五萬兩,您先用吧”榮國府被炒家,財產都充公了,再這些主母的嫁妝,也沒說還,即使是還,經過那么多手,還能有多少,都是未知數,賈赦把手中的銀票遞給賈母。

    “多謝王爺費心安排”賈母也沒推遲,接過了銀票。

    “今日你們也辛苦了,好好休息,本王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只管派人去王府”。

    “多謝王爺”賈母道謝。

    “你們休息吧”賈赦說完就出了院子,坐上馬車回去了。

    等離開那個院子,賈赦才舒了口氣,賈母一行人才從監獄出來,又還沒洗漱打扮,身上的味道自然是不好問的,因為他們自己聞習慣了,沒什么感覺,但是對別人來說,就是生化武器,幸好他有先見之明,讓賈敏明日再來見他們,否者,傷到賈敏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好。

    賈赦離開,林之孝也自然是離開的,“王爺,就是榮國公的尸骸要怎么辦?”。

    “自然是要運回金陵祖墳的,因為他是因為謀逆而死的,自然是不能辦葬禮,你去問問寧國府,他們怎么打算的,再,你提醒一下寧國府,從賈敬開始襲爵,寧國府就不再是寧國公府了”賈赦想起第一世,寧國府和榮國府一直都掛著這兩塊牌匾,最后,他們的罪名中,這個也算是其中一條。

    林之孝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了。

    賈赦見狀,就開始閉目養神。

    等賈赦回去后,寧國府的人才上門,賈敬已經搬到山上的寺廟中去居住了,來的自然只有賈珍和他媳婦。

    “老太太可還好,珍兒原本想去接你們回來的,但是想著還是由信郡王去接您比較好,所以就沒去”賈珍被賈敬臨危受命,他直到現在,心都是虛的。

    “我還好,你父親呢?”賈母看著賈珍到來,到底是有些不愉快的,但是賈赦之前的一番話打醒了她,榮國府現在已經是白身了,不能再任性了,即使是賈敬沒來,賈母一樣看不出有什么不愉。

    “父親把族長和爵位都傳給了我,自己搬到山上的寺廟中去了”賈珍提起賈敬,還是有些傷心,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父親博學多才,他非常崇拜自己的父親,即使父親常常打他,但是就是這樣博學多才的父親,想著卻不得不遠遁紅塵,著實讓人心酸。

    賈母沉默了,半響,才開口道:“怎么就到了這個地步了呢?”。

    “誰說不是啊”賈珍眼眶一下就紅了。

    “老太太,夫君,此時還不是傷心的時候,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處理呢”賈珍媳婦見兩人這個模樣,自己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原先她嫁給賈珍,姐妹們雖然嘴里說著酸話,說是嫁了個貴勛,但是心里都是羨慕的,女人嘛,可不和那種讀書人一般,女人就想加個好人家,有錢有權的,只有父親才會覺得嫁給讀書人好,但是讀書人普遍都清貧,又怎能算得上是好人家,但是她嫁給賈珍后,卻出現了這么多變故,即使是這樣,她也覺得理所當然,她了解貴勛的升級之路,那就是功勞,榮國府和寧國府以及出現頹勢,榮國府賈政科舉不行,靠科舉根本就無法入仕,公公在仕途上不得志,為了挽回寧榮二府的頹勢,他們只能靠更大的功勞,從龍之功,可誰成想,會輸呢。

    “珍兒媳婦說的是,還不到傷心的時候呢”賈母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那么僵硬。

    “早先老太太在監牢,我們雖然打點了,卻被攔了回來,好在后來信郡王回來了,才能托他去打點一二,因為這事寧國府沒有參與進去,雖然斷尾了,斷尾付出的代價卻有點大,這里有三萬兩銀票,老太太先拿著用”賈珍媳婦也拿出一個盒子,里面裝著銀票,自然這些銀票都是給賈母的。

    賈母一樣也沒客氣,接過銀票,“多謝你們,現在,我們確實困難了些”。

    賈珍夫人見賈母收了,頓時舒了口氣,道:“這都是我們該做的,以后有問題,也派下人去寧國府找我們,雖然我們家也是族長,但是到底是小輩”。

    賈珍對這種事情不太了解,一般都是讓他夫人來做的,他只要在一旁,在必要的時候點點頭,表示自己贊同自己夫人就是了。

    “多謝你們”賈母目光撇著遠處的花瓶,賈珍夫人這么做的原因,她當了這多年的主母自然是明白,賈敬忽然把族長的位置傳給賈珍,但是賈珍卻還年輕,并不能服眾,族里的那些老人,哪一個不是人精子,賈珍和這些人斗,還有得磨,但如若她都承認了賈珍,給賈珍做臉,那些族里的族老,自然也會給賈珍臉面,她看了賈珍夫人一眼,頓時有些后悔,當時給賈政娶了這個賈珍媳婦該有多好。

    賈珍媳婦見賈母這樣說,心下十分滿意,都是聰明人,說話一點就透,此事一落,她這一趟也算是成功了,整個人更顯得真誠了些,道:“還有一件事,就是榮國公的尸骨,你們有什么打算沒有”。

    賈母沒有明說,只問道:“你們是怎么打算的”。

    “這個還沒確定好,而且有信郡王說要等你們先出來和你們商量一下,他說,因為是犯錯,所以是不能舉行葬禮的,但是我和我們爺商量了一下,雖然是犯錯,但是我們是親人,守孝到底是要守的”賈珍媳婦道。

    “這個自然,等信郡王傳來消息再看看吧”賈母在監獄就聽說了賈代善死了,她那會兒已經傷心過了,現在倒是看淡了許多。

    “好,那老太太就先休息,我們先告辭了”賈珍夫人道。

    “好”賈母送兩人出了房門。

    今日這一趟,賈珍和他媳婦最主要的目的算是達到了。

    第二日,林家、史家、王家都來看了賈母,也都留下了些銀錢,賈敏早先給了五萬兩,后來又給了三萬兩,再史家給了兩萬兩和王家給了兩萬兩,不過王家的兩萬兩給的是王氏,即使這樣,賈母也有了十八萬兩,若是置辦些產業,再好好經營,日子也算能過得不錯了。

    榮國府的事情處理好了之后,賈敏自然就安心養胎了,而寧國府聽了賈赦的提醒,把寧國府的牌匾摘了下來,換上了三等將軍府的牌匾,府里的規格,賈珍在自己媳婦的幫助下,請了自己的岳父來幫忙弄,至此,寧國府的地盤小了一大圈,其實這樣對寧國府也是好事,不需要那么多銀錢去維持寧國府這么大一棟宅院,而且還裁剪了一些下人,這樣寧國府的資金才剛剛夠用。

    其實不怪寧國府缺錢用,要知道,早先寧國府支持太子,第一,賈敬雖然有爵位在身,但他本人在朝廷中的官職并不算高,而且賈敬還因為是貴勛,雖然是通過科舉考中進士,但依然很受清流的排擠,所以他支持太子的時候,沒有其他的地方能夠幫助,就只能提供資金了,而且太子那時兩條臂膀同時被砍,江南那邊的錢袋子也被圣上給收了,寧國府的資金支持正是及時雨,所以,即使早先老寧國公一代積累了不少財富,但是此時也的確是缺錢。

    賈代善的遺體,賈珍和賈赦商量好了,自然是要送道金陵的,送的人選也定了,那就是賈政。

    賈母和王氏對于這個結果都不是很意外,確實,賈政是最合適的人選。

    其他的叛軍已經被圣上處理,而且因為奪嫡之事,所有的人都夾著尾巴做人,但是也因為奪嫡,朝廷的官員空缺了不少,林如海這一屆的考生倒是走了大運,這些考生中,優秀的都被加入了各個部門,鼎了實卻,而皇子所在的部門也開始變動。

    原本在戶部的四皇子徒臻去了刑部,原本在工部當差的六皇子去了兵部,同樣在工部的七皇子去了禮部,原本在兵部的八皇子同樣從兵部掉到了禮部,而一開始在禮部的五皇子依然在禮部,朝中所有人看到現在這種情況都明白了,禮部的皇子是沒有繼承權的,現在能坐上那個位置的只有從四皇子徒臻和六皇子徒逸之中出現。

    賈赦也注意到了朝中的形式,不過他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現在六皇子和七皇子從工部離去了,現在工部可沒有一個皇子在里面當攪屎棍,那么是不是意味著,他可以開始自己的強國大業,賈赦覺得這個機會挺不錯的,下朝后,就跑去養心殿,找圣上了。

    “你在戶部做得好好的,干嘛要跑去工部,六部之中,吏部是最好的,工部是最差的,你不明白么”圣上聽到賈赦主動要求去工部,就有些不樂意,圣上是真心為賈赦打算的,戶部比起吏部來,不容易被攪進奪嫡的旋渦中,刑部的話,容易判錯案子,特別是這里是京城,貴勛又多,有時候查案可不是一個好的活計,兵部倒是不錯,但是他想讓老六去了,賈赦一直和老六不對付,好好的一個兵部要翻天,而禮部,現在已經有三個皇子在了,也不合適,戶部雖然雜事多了些,但是都是賈赦做習慣了的。

    “父皇,你就依了兒臣把,兒臣又不耐煩卷進那些爭斗中去,戶部到底是掌管著天下的銀錢,拉攏兒臣的好處大著呢,兒臣去了工部,這些煩心事立馬就沒了”賈赦耍賴。

    圣上仔細思考了一下,他覺得賈赦說的倒是挺對的,戶部的水也挺深的,早先有老四坐鎮戶部,大頭老四在前面擋了,波及到賈赦的很小,現在老四去了刑部,那戶部的所有的壓力都落在賈赦頭上,如若去了工部,壓力倒是小了些。

    “行行行,依你就是,你可不要把朕的工部弄得烏煙瘴氣”圣上這把說通了,事情就好辦了,賈赦很快就成了戶部侍郎。

    對于賈赦的離開,戶部尚書孫大人覺得很可惜,有賈赦在戶部,找戶部借銀子的貴勛少了好多,但是賈赦這一走,那些人怕有要轉土重來,想到這里,孫大人的頭發都急白了幾根,他手上可沒有想賈赦這樣的人在,對付那些貴勛,一般人還真不好使。

    賈赦成了工部侍郎后,六皇子和七皇子冷笑,他們在工部經營了這么久,即使他們掉到了別的部門,賈赦居然來到了他們的大本營,要對付他,簡直太容易了。

    不過六皇子和七皇子的打算顯然是要落空了,賈赦雖然想要調到工部,他也只是想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來完成自己的研究,現在正是奪嫡之爭最緊要的時候,他這時候弄出什么動作都不合適,而且他在工部,頂多就是和賈敬一般,把他孤立,至于其他的事情,比如修建河堤啊,這類危險的事情,且不說工部尚書敢不敢讓他去做,就說圣上,也不會準許。

    圣上下了調動的命令,賈赦就開始在工部扎營了,其實六皇子的手段還是挺弱的,不過就是不給賈赦實權,讓他真正去負責一個東西,也就是說不讓賈赦施展他的抱負,但是這事對賈敬來說挺管用,但是對賈赦來說并不是事兒啊,不給他事兒干,他就自己弄自己的,正好早些日子,賈赦這邊的工匠終于把玻璃給弄出來了,雖然還不能像第二世那樣完美,但是也能生產出比較大塊的玻璃了,賈赦馬上就讓人把窗戶給換上玻璃窗戶了,玻璃弄出來了,賈赦又給自己莊子上的宮人們下達了把發動機弄出來的命令,水泥有了,那馬車也要換上一換,換成車還是很不錯的選擇。

    賈赦的位置調動了,林如海的位置也調動了,他現在去了戶部,在孫大人手下做事,因為林如海掉到了戶部,賈赦立馬讓賈敏爆出了懷孕的消息,給林家來了個雙喜臨門,林母聽聞賈敏懷孕再加上林如海轉到戶部任職,自然是高興的,連忙說要大辦,結果被林如海給攔住了。

    “母親糊涂了,現在太子最終的處罰還沒下來,即使是信郡王都沉寂了下來,我們這時候大辦,可不是打了陛下的眼了么,再加上岳父雖然是犯罪賜死,我和敏兒也是要守孝的,現在大辦,怕是圣上案板上參兒子的奏折就要堆成山了”林如海連忙打消林母的想法。

    “對對對,娘光顧著高興了,忘了現在的情況”林母馬上從興奮中醒來,在林家近幾代,賈敏懷孕是懷的最早的了,“既然不能大辦,也不能委屈了娘的孫子,娘這里還有幾個上好的老山參,讓下人給你媳婦燉的吃了,還有我這里有一對上好的汝窯凈瓶,你給你媳婦帶過去,前段時間,她也受驚了,還有,我讓你給信郡王備的禮,你準備好了嗎?”林母問道。

    林如海見林母這個模樣,倒是有些安慰,媳婦懷孕,母親也就不會催著了,以后媳婦和母親的關系會越來越好的,“兒子這里的已經備好了,不過兒子還是打算讓敏兒先看看,畢竟大哥喜歡的東西,敏兒最清楚了,如若送了大哥不好的東西,這倒是不美了”林如海道。

    林母點了點頭,道:“確實,給信郡王的東西還是要準備精細一些,你去忙吧,我去給你父親上柱香,咱們林家有后了”。

    “兒子陪您一起去,說不準父親一早就知道了,一直在保佑子孫,否者前段時間發生那么大的事情,孩子好好的,沒有出事”林如海扶著林母,一同向祠堂走去。

    “誰說不是呢”林母笑瞇瞇的。

    “夫君回來了?母親可還高興?”賈敏紅著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還是大哥有主意,當時讓自己隱瞞了懷孕這件事,現在爆出來,對這個孩子才是最好的,看到剛剛林母的開心的模樣,而且還主動把管家的對牌交了出來,賈敏就非常的開心。

    “自然是高興的,剛剛還陪母親去祠堂給父親上了一炷香,敏兒,謝謝你,早先讓你受委屈了”林如海把賈敏攬入懷中。

    “怎么會,為夫君生兒育女是敏兒的本分,現在有了這個孩子,我才是最幸福的”賈敏靠在林如海的懷中,嘴角帶著笑意。

    “對了,給大哥的謝禮,你看過了嗎?可有不妥的地方?”林如海問道。

    “夫君準備的東西極好,想必大哥都會喜歡的,不過棋盤就不要準備了,大哥對下棋很反感”賈敏想著以前在王府中,大哥一直說圣上最喜歡拉著他這個臭棋簍子下棋的事。

    “怎么會,以前我去王府找大哥下棋,大哥的棋藝很好”林如海有些不敢相信。

    “大哥確實不太喜歡下棋,以前大哥的棋藝也確實不好,自從大哥考中進士,成了郡王后,圣上最喜歡的就是拉著大哥下棋,即使是大哥討厭下棋,但是拉著大哥下棋的人是圣上,大哥也只能陪著,因為大哥常常陪圣上下棋,他的棋藝就是這樣訓練出來的”賈敏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看來以前都是大哥遷就我,著實有些過意不去,不知大哥喜歡什么,下次去見大哥好歹也做些大哥喜歡的事”林如海道。

    “大哥最喜歡扇子,大哥給我和大嫂看過他自己的收藏,紅寶石扇子,翡翠扇子,翠竹扇子……,你可以在大哥的書房找齊各種各樣的扇子,而且每一把做工都很精致,如若夫君想要送禮給大哥,以后這些東西都不用了,只需送兩把扇子,比送任何禮都來得讓大哥喜歡”賈敏有些無奈,自家這位大哥什么都好,就是這個愛扇成癡的毛病,有些讓人不知怎么說好。

    “原來這樣,正好府庫里還收藏得有幾把扇子,那就把棋盤換了,改成扇子好了”林如海對賈赦喜歡扇子的傳聞也有所耳聞,但是卻不知道這么狂熱。

    “那可好,大哥必定歡喜”。

    第二日,林如海就帶著謝禮去了信郡王府,賈赦看了看禮單,都不是很感興趣,不過看到禮單上的扇子,倒是來了些興趣,直接把裝扇子的盒子打開,賈赦一下就被驚艷到了。

    “如海,這扇子你是從何而來”賈赦小心翼翼的把扇子捧了出來,仔細打量著。

    林如海抿嘴一下,心道,自家媳婦果然沒說錯,這么多禮物中,偏偏只選擇了扇子。“這是如海祖上傳下來的,聽敏兒說大哥最喜歡扇子,所以找出來送給大哥,多謝大哥前段時間對敏兒的照顧”。

    “敏兒是我的妹妹,照顧她是應該的。這扇子是你祖上留下來的,你送給我,是不是有些不合適”賈赦有些糾結,他剛剛看了一下這把扇子,這把扇子至少歷經了三個朝代,而且做工精致,用料講究,上面的花紋也格外與眾不同,是通過扇骨本身的紋路繪制而成的花紋,所以,這樣的扇子,少了些雕琢,多了些自然賦予的美麗,賈赦覺得自己百寶閣中,正好缺這樣一把扇子,但是這扇子又是別人祖上傳下來的,真是讓人糾結。

    “呵呵,這裝扇子的盒子都已經許久沒打開過了,入海覺得,這扇子遇到大哥才算是遇到伯樂,大哥才是懂扇子的人,而且祖上留下來其他的東西還很多”潛意識就是,我家里還有其他許多東西,并不缺這把扇子,您老盡管留下。

    賈赦聽林如海這么說,頓就高興了,道:“如海,本王帶你看看本王這些年收藏的扇子”賈赦手里拿著林如海送給他的扇子,把林如海帶到書房的多寶閣前,開始把自己這輩子收藏的扇子展示給林如海看。

    林如海看著賈赦展示出來的扇子,心底里暗暗咋舌,自家的這位大舅兄家底還真是豐厚啊,這些扇子都是上好的扇子,每一把呈現出來的美麗都不同。

    林如海看著賈赦展示給他的扇子,不管是數量還是質量,都真的很不錯,如若林如海在現代生活,怕就能知道,賈赦收藏的這些扇子絕對可以開一個大型的扇子博物館了,林如海心不在焉的看著扇子,忽然看到扇子上的一個印章,覺得有些驚悚,這上面的這個印章分明是玉璽蓋出來的印章啊。

    不要懷疑為什么林如海認識玉璽蓋出來的印章,首先林家五代列侯,所接的圣旨絕對不在少數,林如海絕對看過,其二,林如海是探花,早先在翰林院工作,翰林院的工作是什么,其中一項就是給圣上起草圣旨,所以林如海認識,根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你喜歡這把扇子?可惜,這個是陛下用過了的,上門的還有龍印,而且這把扇子上的扇面是陛下親自畫的,所以不能送給你”賈赦帶林如海看自己的扇子時就想好了,如若林如海看中哪個扇子,就送給他,算是和他之前送給自己的扇子換的,結果他居然看中了有圣上龍印的扇子,這個他就不能隨便用來交換了。

    林如海沉默,他一直都知道圣上寵愛賈赦這位大舅兄,但是,也不是這么沖動把,這是玉璽,龍印耶,就這么蓋在了大舅兄收藏的扇子上。林如海小心的放好扇子,道:“這個圣上送給大哥你的?”林如海努力找回自己是聲音。

    “自然是,其實也不算啦,這個是陛下用過了的扇子,見我喜歡就送給我了”賈赦努力組織詞語,他會告訴林如海其實這個是陛下正在用的扇子,因為我很喜歡,所以就把這把扇子借過來,一直沒還給圣上,反正他也沒要不是。

    林如海參觀了賈赦的扇子后,整個人都暈乎乎的,在王府用了頓午飯,才回林府,

    但是下午,賈母就知道了,林如海給賈赦送謝禮這件事,告密的人,自然是思姨娘,林如海上門可沒瞞著府中其他的人,思姨娘自然是知道的。

    “太太,這林家還真是過分,我們落難,給我們用的銀錢也不過是三萬兩,現在給信郡王府送的禮,價值就遠遠不值三萬兩,而且姑奶奶現在懷孕,這林家也著實可惡”早先賈敏來看賈母,只字不提早先拖賈赦帶過來的五萬兩銀子的事,賈府的人就知道,那五萬兩怕是用的賈敏自己的嫁妝,后來的三萬兩才是林家的支持。

    賈母瞇著眼睛,逗著賈珠,不肯搭理王氏。

    “太太……”王氏見賈母不搭理她,就覺得有些尷尬,叫了聲母親,也不肯說話了。

    等王氏安靜下來,賈母才開口,“落難的鳳凰不如雞,這個道理你應該明白,敏兒已經嫁給林家,你在這里說林家不好,只會讓敏兒難做,再,榮國府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我們都是白身,以后要仰仗林家的時候多的是,林家對我們人以援手,已經是看在敏兒的份上了,我們能帶給林家什么呢?賈赦再不是,也是郡王,林如海剛剛調入戶部,正缺人提拔,賈赦可是在戶部經營了這么多年,有賈赦的提拔,林如海才能在戶部做的安穩,這時候林家送再多的東西,也是應當的,你眼紅些什么”。

    “太太教訓得是,是媳婦眼皮子淺了”王氏回到。

    “罷了,你也是可憐人,嫁進賈家卻招收了這樣的事情,只是以后,事情要看得長遠一些才是,林如海可是探花出生,珠兒過兩年也該啟蒙了,到時候你是依靠你娘家兄弟還是依靠林家,你自己分辨”賈母給賈珠塞了一塊點心,她自然是知道王氏眼紅了,早先信郡王府、史家、榮國府、林家送來的銀子都在她這里,王氏現在手上可只有王家送過來的兩萬兩,這個落差,王氏自然是不快的,所以平日里都在想怎么挑這幾個家族的刺。

    “太太的意思是,讓林如海給珠兒啟蒙,那倒是不錯”王氏想了想,林如海自己就是探花,可比賈赦科舉的名次還要高,她的珠兒是一個會讀書的,有林如海這個探花郎在一旁教導,珠兒指不定能夠考中狀元。

    賈母都恨不得破開王氏的腦子,看看里面究竟是裝的什么,她嫁給賈政也這么多年了,她雖然沒有讀過書,但是政兒還是有去考試,怎么的,也得了解一下讀書人的規矩吧。

    “林如海給珠兒啟蒙,你的心還真大,林如海現在是朝廷命官,每日都得去戶部報道,有幾個時間能給珠兒啟蒙”再,以文人的清高,即使是官員自己的子女,這個官員也不會親自給啟蒙,而是找專門的啟蒙老師來教。

    王氏不說話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想了想,確實是她想得太多。

    賈母白了王氏一眼,道:“我的意思是讓林如海給珠兒請一個啟蒙老師,林如海正經的科舉出生,認識文人可比我們多得多,讓他費心,珠兒以后也能遇到一個好老師”賈母摸了摸賈珠的腦袋,滿是憐愛,以后榮國府的重擔,就要落到這樣一個稚兒身上了。

    王氏抿了抿嘴,半響之后才開口,道:“也不知道夫君到了何處了,榮國府到了,也不知道金陵的那些族老,會不會為難夫君”。

    賈母也是嘆了口氣,賈政送賈代善的尸骸去金陵是理所當然的,她自然是擔憂賈政回金陵后的處境,而且賈政到底是賈代善的親生兒子,是需要給賈代善受三年孝的,即使賈代善是因為謀反而死的,賈政身為兒子,必須得守孝。

    “父親”賈珠忽然蹦出父親兩個字,大大嘿嘿的眼睛看向賈母。

    “父親去遠處了,我們珠兒想父親了是嗎?”賈母嘆了口氣,小聲安慰賈珠。

    “賈珠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繼續啃著糕點。

    賈母和王氏兩婆媳再圍繞賈珠聊了一會兒,賈珠現在是賈母帶著,因為王氏肚子里還懷了一個,平日留在王氏身邊照顧不太方便,所以王氏只能來賈母的院子里看賈珠,對此,王氏倒是有些不滿,她怕最后賈珠和賈母親,而不和她這個母親親,所以,她已經找了好幾次借口,想要把賈珠抱回自己的那間院子,結果都被賈母決絕,理由還非常的理所當然,自然就是為了王氏能多休息,小孩子頑皮,沖撞了她可不好。

    在賈珠這個問題上,兩婆媳沒少爭論,但王氏每次都被賈母給壓下去了。

    這邊的賈政,船開了這么久,還在水上,榮國府這次變故,賈政在船上用功讀書,想要考中秀才,開始走仕途,可早先賈赦搬離榮國府,而他又久考不中,自覺得自己已經有了爵位,再不用考試,所以,他雖然每年參見科舉,卻每次都不認真,所以一直沒能考中秀才。

    關于賈政用功,賈赦如若知道,恐怕會嗤之以鼻,就賈政這點水平,再加上沒吃過苦,從來沒有了解百姓的生活,覺得有辱斯文,最后怎么可能考得中。

    作者有話要說:  承諾寶寶們的萬字,媽呀,蠢作者昨天一天都坐在電腦前,白天卡文,晚上才稍稍寫得順了,一碼就到了凌晨一點,蠢作者真的已經被掏空,(⊙﹏⊙)b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