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47章
    小廝的把太子逼宮不成的消息交給了賈敬,而且還把賈赦讓他快點斷尾的事告訴了賈敬,賈敬看著小廝傳來的信,整個人頹然的坐在椅子上。

    “老爺,怎么了?”伺候賈敬的丫頭,進書房伺候的時候,看到賈敬的模樣,連忙過來看賈敬的情況,“老爺,你怎么了,我去叫管家請太醫”丫頭見賈赦的模樣,以為他生病了,連忙要出去請太醫。

    “不,去,把太太、珍兒、還有珍兒媳婦,以及西府的太太叫到祠堂,快去”賈敬回過神來,強讓自己打起精神,呵呵,逼宮不成,如若這次斷尾不成,整個賈府都要給太子陪葬。

    丫頭得了賈敬的吩咐,連忙去按賈敬的吩咐去辦了。

    在祠堂,賈母皺著眉頭,想到賈政來傳消息的小廝,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也不知是什么事,她看了看已經到了的賈珍,賈珍媳婦以及賈敬夫人,老寧國府夫人在寧國公去世沒幾年也去世了,所以在場,也只有她的身份最高。

    “敬兒說不是有重要的消息嗎?他怎么還沒來”賈母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許是有什么更急的事情吧,西府太太還是先等等”賈敬夫人道。

    “這不是西府還一堆事等著老身拿主意么,政兒媳婦可還比不上你”賈母道。

    “那也得讓政兒媳婦多歷練一番,就比如我們家,我們珍兒媳婦現在已經能獨擋一面了,橫豎以后這府里還得她來管家,現在趁我能動,多幫她一些,以后就不會忙亂”賈敬媳婦有些看不上榮國公夫人年紀一大把了,還要抓著管家權不放,即使是賈政媳婦也只分了很小的管家之事,也不知她是如何想的。

    賈珍和她媳婦因為是小輩,并不插嘴。

    “那是你好福氣,如若政兒媳婦能和珍兒媳婦這般能干,老身也能偷偷清閑”賈母不緊不慢,對賈敬媳婦的話,并不是很在在意,她想的是,賈赦岳母一把年紀了,不也把管家權握在自己手上的,她卻沒想過賈赦岳母張氏的情況和她不一樣,老張大人可是生有庶子庶女,即使把管家權給媳婦,對于這些生有庶子的妾室,媳婦也拿捏不住,反而有可能這些妾室反而拿捏住媳婦,所以她自己管著妥當,賈代善可沒庶子,有的三個庶女也出嫁了,而且嫁的也不好,那些妾室為了以后,怎么敢拿喬。

    賈敬媳婦抿著嘴笑了笑,不再說話。

    幾人又再等了一會兒,賈敬終于出來了。

    “父親”賈珍看著賈敬似乎忽然老了好幾歲,有些吃驚,不由得叫了出來。

    賈敬媳婦和賈珍媳婦看到賈敬如此模樣,也是大吃一驚。

    “老爺究竟發生什么事了,你怎么會……?”賈敬媳婦擔憂道。

    賈敬苦笑,道:“太子逼宮不成,西府老爺已經被抓,好在寧國府雖然支持太子,但是此時并未牽扯進去,但是時至今日,須得壯士斷腕,方能保住家族,所以,珍兒,以后賈家族長的位置就是你來繼承了,我會辭官,然后搬到寺廟去住,以后府里就靠你了”。

    “什么”賈母有些不敢相信,聽到賈敬說賈代善被抓,她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西府的叔叔已經被抓,此事牽扯甚大,最后的結果如何,我們誰都不能預料,只能祈求老天,能保住我們賈家”賈敬眼睛里滿是頹然,成王敗寇,自古以來的道理。

    “老爺被抓了?”賈母是知道的,榮寧二府都是站在太子這一脈的,其實她也是贊同的,太子早先犯了那么大的錯,圣上都原諒了,還親自接他出東宮,她也以為太子繼位,是理所當然的,在榮國公支持太子時,她也覺得沒錯,誰成想,太子會逼宮,而且逼宮不成,把賈代善也抓了,賈母此刻一點也不敢相信。

    “是的,被抓了”賈敬閉上眼睛,狠心道。

    “怎么會這樣?太子怎么會逼宮呢?他都已經是太子了,還有賈赦,對,賈赦,圣上不是最喜歡他的嗎?我這就去求他,讓他救救我們家老爺,當初太子被關,張大人也被抓,還不是他去求的圣上,張大人雖然丟了官,不一樣放了出來,我這就去求他”賈母整個人都有些茫然,她扶著賴大家的,想要起身。

    “嬸嬸,你醒醒吧,太子當時犯錯雖大,但是卻不是逼宮的大錯啊,這次可是太子逼宮,你讓恩侯如何去救啊,而且恩侯早已經提醒咱們,遠離奪嫡的旋渦中,他已經做得夠多的了,現在如何還有臉過去麻煩他”賈敬聽賈母要去找賈赦,連忙睜開眼睛,阻止道。

    “難道就讓老爺被關不成,而且我們家老爺年事已高,早先在沙場上,不知受了多少暗傷,如何能吃得了獄中的苦”賈母的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

    “現在我們可還有其他的辦法?我們尚不知叔叔在里面起了什么樣的角色,說不定叔叔這次犯錯,會牽連整個賈家,嬸嬸還是回去準備一下吧,如若賈家這次真的熬不過去,好歹也為后人考慮一二,珠兒還那么小,政兒媳婦肚子里還有一個”賈敬道。

    賈母沉默了,她承認賈敬說的不錯,如若這關整個賈家都沒熬過去,那什么都成空,她還是要先準備好,老爺沒了,還有珠兒,這孩子,老爺都夸了,讀書的天賦極高,榮國府還有機會,只要下一輩夠努力,他們還有機會,賈母想到這里,也就坐不住了,她要快點回去安排,若如逃不過,也得讓珠兒逃過去。

    賈敬看西府的嬸娘已經有了主意,她要離去,賈敬自然是許的,他現在還要安排寧國府的事情,他有些慶幸,自父親死后,寧國府早把手中的兵權交給了圣上,此次逼宮,和他們寧國府沒有關系,若是斷腕及時,說不定能保住爵位。

    “老爺”賈敬媳婦、賈珍以及賈珍媳婦都擔憂的看著他。

    “放心,爺沒事,父親死后,我們寧國府已經不碰兵權了,所以這次奪嫡,寧國府是沒有參與進去的,但是寧國府和榮國府出自一脈,而且也同樣是支持太子的,圣上若是追究下來,也討不了好,所以,必須做取舍,珍兒,以后這府里就靠你了,你也該長大了”賈敬道。

    “是,父親”賈敬一直信奉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忽然柔聲教導賈珍,賈珍一個沒忍住,眼淚刷的就流了下來。

    “好了,成王敗寇,我們這邊還不算慘,你以后就是一個男人了,得自己支撐門楣,還有珍兒媳婦,能娶了你是珍兒的福分,希望你以后能好好輔佐珍兒,之前我來的時候已經上書陛下,希望一切都來得及”賈敬道。

    “是,父親”賈珍哭道。

    “是,公公”賈珍媳婦也答應。

    賈家這邊什么動靜,賈赦不知道,賈赦也不想知道,太子逼宮后的損失是圣上自己清點的,賈赦現在比較多的是待在自己的房間里,悶了就去園子里走走,過得很是悠閑。

    就在不久之后,賈赦就被圣上請到御書房了。

    “父皇,你找我啊”賈赦行禮之后,就做到圣上對面,道。

    “你這個沒良心的,這么久了,也不見你來看朕,整日躲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像話”圣上白了賈赦一眼,道。

    “這不是有老六,拖著病體都要來照顧父皇,兒臣這不是看他如此孝順,就給他多制造一點機會,讓父皇也多感受感受他的孝心唄”賈赦撿了一塊桌子上的糕點放進嘴里,不愧是供給帝王的,真好吃,比第二世添加了各種添加劑的糕點都要好吃。

    “呵,你也知道了”圣上見賈赦吃得香,自己也拿了一塊吃。

    “整個行宮還有誰不知道的,都說老六孝順,是為子的典范,相比之下,四皇子就冷漠得多,六皇子生病趕過來伺候父皇,四皇子卻只每日過來請安,相比之下著實做得不夠多,那些官員都是這么說的,都說老四不夠孝順呢”賈赦吃了幾塊糕點,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解了下膩,然后又繼續開始吃。

    “哧,那些官員啊,對了,我問你一件事,你說朕的幾個兒子里面,誰當太子比較好”圣上也隨賈赦,端起一旁的茶喝了一口。

    賈赦吃糕點的動作一頓,隨即又開始繼續吃,道:“這我哪做得了主,父皇莫要開玩笑了”。

    “呵,朕就是問問你,誰說讓你做主了”圣上道。

    “既然如此,那兒臣選老四”賈赦吃著糕點,有些含糊不清。

    “為什么選老四?”圣上不再吃糕點,直接看著賈赦。

    “嗯,怎么說呢?老五自己沒什么想法,一心想當一個逍遙王,老七和老八,早先他打瑚兒的仇兒子還記著呢,剩下只有老四和老六了,老六兒子和他不對付,所以兒子私心,還是老四比較好,雖然他有些冷”賈赦一邊說,一邊吃糕點,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樣。

    圣上臉上露出一個笑容,道:“你慢點吃,每次來朕這里,就像餓死鬼投胎似的”。

    “這不是父皇這里的東西好吃么,兒子來了,自然要多吃一些”賈赦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才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解膩。

    “慶得,再給恩侯端一盤上來”圣上道。

    “是”慶得公公笑瞇瞇的把空盤子端走。

    “對了,這些日子,沒人來找你求情?”圣上問道。

    “怎么不找,這幾日不來,也有這方面的原因,當時的情形多么緊張,差一點兒子的命都沒了,但是到底是在一個朝堂上辦公,兒子開口拒絕又不忍心,只能不見了”賈赦道。

    “哦,你猜猜,出了這么大的事了之后,寧榮二府如何做的?”圣上道。

    “兒子這些天都在院子里,怎么知道”賈赦道。

    “榮國府倒是沒什么動作,似乎已經認命的模樣,而寧國府的賈敬上書,說自己身患重病,需要辭官靜養,想要把他身上的爵位傳給自己的兒子賈珍”圣上道。

    “敬大哥哥染病了?這事我怎么不知道”賈赦道。

    圣上笑了笑,道:“自然不是真的染病了,榮寧二府都是支持太子的,太子謀逆,自然牽連到他們,但寧國府雖然支持太子,太子逼宮這事與他們無關,賈敬現在辭官,不過是為了斷尾,保住寧國府,而榮國府毫無作為,是因為賈代善確實參與了這件事,太子的士兵為什么能進入行宮,還不是因為身為禁軍副統領的賈赦放進來的緣由,此事,與榮國府密切相關,所以,榮國府,必定是保不住的”。

    賈赦沉默的片刻,道:“父皇,兒子隱瞞了您一件事,太子逼宮后,榮國公身邊的小廝有來找過兒子,讓兒子救榮國公,但是兒子覺得此事牽扯太過巨大,就拒絕了,但是兒子心中覺得有愧,所以,不敢來見您”。

    圣上露出一個笑容,道:“你雖然不是賈代善的親生兒子,但是到底也是他的侄子,都是同出一門,他來找你,朕早已料到,怎么會怪你”。

    “多謝父皇,不過父皇說到這里了,兒子還有一個請求,畢竟老榮國公是兒子的祖父,他生下了父親,也生下了現在的榮國公,祖父、祖母的香火也是賈家在供奉,如若有可能,還請父皇能輕罰賈家”為賈家求情,是賈赦早考慮好的事情。

    圣上見賈赦吞吞吐吐的給賈家求情,還提到了老榮國公,這讓圣上想起了賈代承,那人也是這樣重情,確實,賈代善再不好,也是那人的弟弟,也是老榮國公的兒子。“罷了,朕有分寸的,發生這樣的事情,是所有人不愿意看到的”。

    “兒臣明白,讓父皇費心了”賈赦低著頭,道。

    “好了,你我父子一場,不需要這樣客套”圣上道。

    “多謝父皇”賈赦笑瞇瞇的。

    本書由,請記住我們網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