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46章
    一刻鐘的時間很快過去,太子再次開口,道:“父皇,你考慮好了沒有,如若還沒考慮好,還多的是時間,不過很可惜,您最寵愛的賈恩侯,怕是不能陪您了”太子拔出刀,大步流星的向賈赦走過來。

    “等等”圣上連忙叫讓他停下。

    太子也停下了,問道:“父皇現在愿意寫了?”。

    “好,朕如了你的意,朕寫”圣上微瞇眼睛,眼皮阻擋住了圣上的怒火,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圣上現在十分憤怒。

    “為什么父皇不早一些說寫呢?現在已經晚了,已經過了一刻鐘,賈恩侯必須得死”太子繼續提著刀向賈赦走過去。

    賈赦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太子的人手一早將御書房給圍住了,賈赦也挺想躲的,但是御書房也就這么點大,躲都沒地兒去躲,賈赦現在好想抽自己一頓,跑來救什么駕,自己要是隨便找一個地方躲起來,等此時平息再出去豈不是更好,雖然太子帶的人多,但是總有地方躲的,現在鬧成這個局面,賈赦有些心塞,此刻他倒是有些認命,橫豎這輩子是偷來的,說不定他還能穿回現代,不過現在就死了,到底是有些可惜的,自己的報復還沒實現呢。

    就在千鈞一刻之時,太子的刀被白惠將軍給擋開了,賈赦忽然覺得白惠將軍沒有哪一刻的身形有現在這般高大。

    白惠將軍帶著自己的侍衛,直接將太子和他的人馬給拿下了,然后跪在圣上面前,道:“屬下救駕來遲,還請陛下恕罪”。

    圣上冷漠著臉,看向太子,看著他一副不可相信的模樣,道:“機關算盡太聰明,帶下去”圣上的目光中閃過些許哀傷。

    白惠將軍把太子極其黨羽都給收押了,此次太子叛亂,造成的影響不小,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而且大皇子和三皇子,白惠嘆了口氣。

    “慶得,把煐兒和湜兒的尸首收斂好吧”圣上坐在龍座上,整個人看上去都不好。

    “是”慶得公公看向圣上的眼睛也帶著些許擔憂,不過還是去做圣上吩咐的事去了。

    賈赦摸了摸鼻梁,看著圣上這般模樣,道:“父皇,太子此番是咱們都未曾料想到的,但是畢竟事情已經發生,您還是莫要哀傷了”。

    圣上自嘲一笑,道:“太子又異心,想要有所行動是朕早就知道了的,所以才會安排這場秋獵,為的就是太子自投羅網,到底是朕太過自信,沒想到太子居然會如此瘋狂,直接要了煐兒和湜兒的性命,他們好歹是兄弟一場,小時候同在一個上書房念書,結果卻一條命也不給他兄弟留著,朕不該這樣自信的”。

    賈赦見圣上已經陷入自責當中,他不由得撓了撓腦袋,他并不怎么會安慰人,而且這也是皇家密事,他就這么參與似乎也有些不太妥當。

    “父皇慈心是太子不懂領會,而且老大和老三的事是太子一手造成的,但是他們未必也沒有錯,太子這些年的壓力,兒臣是看在眼中的,現在人死不能復生,見到父皇這樣傷感,老大和老三走的也不安心的”徒臻見賈赦撓腦袋,就知道他現在不知道要怎么做,而現在,正是父皇受傷的時候,最好親近。

    “罷了,你們都先下去吧,朕一個人待一會兒”圣上道。

    賈赦見此處就圣上一個人,剛想說什么,結果直接被四皇子打斷了,道:“那父皇現在好好休息,兒臣先回去了”。

    “嗯,去吧”圣上擺了擺手,示意兩人離開。

    等出了御書房,賈赦有些不高興,道:“慶得公公不在身邊,咱們就這么走了,是不是不太好,而且父皇本身年紀就大了,而且剛剛受到這么大的刺激,萬一有一個三長兩短,那可怎么辦?”。

    “安心吧,而且父皇現在最是不想看到咱們,畢竟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此事是太子弄出來的,太子為什么會弄出這么大的事情,不外乎是因為我們這些皇子逼得太緊,以及父皇的打壓,父皇對太子是有愧的,對我們這些皇子依然有愧,但是現在太子被抓,他對太子的愧疚就占據上風,我們此刻不在他眼前,他反而好過一些”四皇子面無表情的看著前面,此事一出,他離那個位置又更近了一步。

    賈赦想了想,也覺得是,便不再做糾結了,不過太子逼宮,大皇子三皇子被殺,七皇子和八皇子已經失去了競爭皇位的資格,五皇子沒有那個心,那么現在爭奪皇位的人也只有六皇子和四皇子,想到六皇子的那個性格,果然,四皇子成為皇帝也不是沒有理由。

    整個行宮因為太子逼宮而亂亂的,賈赦沒和四皇子同路多久,就分開了,雖然他剛剛在御書房表現的臨危不懼,實際也是怕的,回自己的行宮后,就睡了,等睡醒后,就聽見說,賈代善身邊的下人求見。

    賈赦整個人都是懵的,他和賈代善基本上沒什么交集了,一般都是過年過節時,他會上榮國府的門,或者是信郡王府辦個什么喜事,會請榮國府的人,但是都是禮節性的,平日私底下基本上是不見面的,而現在才剛出太子逼宮謀反之事,又想到榮寧二府早投靠了太子,想到這里,賈赦的眉頭皺得緊緊的。

    “扶本王起來”賈赦吩咐道。

    “是”小一連忙將賈赦扶起來。

    等賈赦到偏廳的時候,就看到賈代善身邊的小廝等在這里,而且還一臉著急的模樣。

    “你來找本王可有什么事?”賈赦坐在主座上,道。

    小廝一下跪在賈赦面前,眼睛里眼淚直流,道:“求求王爺救救我們家國公,國公已經被圣上抓了起來”。

    賈赦皺著眉頭,道:“你先別急,先說說是怎么回事”。

    小廝的目光有些閃爍,他垂下腦袋,目光不直接對視賈赦,道:“小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人今日隨爺在巡邏,白惠統領就直接帶著侍衛上門,把爺抓走了,我們家爺,對圣上忠心耿耿,今日也不知道為什么被抓,求王爺救救我們家爺”。

    賈赦聽小廝如此說,臉頓時就冷了下來,道:“本王是不是很蠢?在你們榮國府,本王是不是很蠢?”。

    小廝大了一個激靈,連聲道:“王爺如何這樣說?小人以及榮國府,萬沒有輕視王爺的心思”。

    “是么?本王看在你們眼中,本王就是一個傻子呢,今日太子逼宮,你們爺早已經投靠太子,你們家爺身為禁軍副統領,如若是放太子的人進來,不驚動他人,應該不是難事,太子都逼宮了,還能有心事巡邏,你一直跟在你們爺身邊,若是說你什么都不知道,這是騙誰呢?本王再問問,你們爺究竟有沒有參與進這件事來”賈赦怒道。

    “小人……小人……”小廝小人的半天,也沒說出一個所以然來,賈赦瞬間就明白了情況,榮國府這是作死呢,也不知寧國府有沒有參與進來,賈赦揉了揉額頭。

    “你且回去吧,這事不是本王能管的了的,你們榮國府倒是好本事,直接參與奪嫡,現在太子逼宮不成,牽連自然廣,如若能救,本王自然會施以援手,如若救不成,也不要怪本王,本王不能把信郡王府搭進去,你現在有空在這里求本王,還不如早些回去,讓寧國府快點斷尾,這樣說不定還能保住寧國府”賈赦看著小廝,目光有些哀傷。

    小廝瞧瞧抬頭看了賈赦一眼,看到他哀傷的模樣,一頓,隨即又把腦袋低下了,道:“多謝信郡王指導,小人這就去通知寧國府”。

    “去吧”賈赦的目光不在小廝身上。

    小廝離去之前再看了看賈赦,發現他并沒有其他的交代,也只能快步離去。

    “王爺”等人走了,小一見賈赦還坐在主座上,有些擔憂,他是圣上特意安排來照顧王爺的,王爺這個模樣,可不要出什么事才是。

    “本王沒事,就想在這里坐一會兒,你在一旁候著吧”賈赦直勾勾的看著門外,說這話的時候也沒把目光分給小一。

    小一得了吩咐,給賈赦倒了杯熱茶,然后候在一旁。

    事情鬧到現在這個模樣,賈赦終于明白,為什么第一世,賈代善會忽然死亡,而他的爵位,也拖了許久才下來,為什么寧國府的賈敬會忽然出家,把爵位讓給賈珍,為什么寧榮二府會忽然從京城頂級家族淪落道二三流的家族,原來原因都在這里,奪嫡失敗,自然要有所懲罰,第一世因為自己還在榮國府,榮國府也只是死了賈代善,而這一世,自己已經是郡王,那榮國府最終的結果呢?賈赦忽然有些不敢想。

    賈赦這么一坐,就坐到天黑,他一直想著第一世,從年少得意,到青年失意,再到中年頹廢,結果卻是他這個名聲敗壞,德行不檢的人支撐著榮國府還是一個貴勛家族,而賈母卻還想把他的爵位讓給賈寶玉,想到這里,賈赦就好像笑,好想大聲笑。

    “王爺,時辰已經不早了,是否要擺飯?”小一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王爺已經坐在這里很久了,茶杯里的茶冷了,他又換上熱的,來來回回已經很多次了。

    “成,擺飯吧”賈赦道。

    本書由,請記住我們網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