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40章
    就在賈赦躲在家當鵪鶉的時候,林如海和賈敏過來拜訪的帖子送了過來,周云起和黎昕都在賈赦的勸導下離京下放了,平日里和他玩得不錯的也只有史鼒和林如海,史老侯爺因為西北平定,已經回京榮養,守在西北的是史家兩位大哥,史鼒的夫人早先也生下嫡子,史鼒早夭的命運已然是不同了。

    等林如海和賈敏上門的時候,賈赦還打趣了一句,“如海還是這樣規矩,一家人,還送什么拜帖,直接過來就是了”。

    “禮不可廢,拜帖自然是要的”林如海嘴角帶笑的看著賈敏被丫頭迎去見張氏。

    等賈敏離開,賈赦則帶了林如海去書房,問道:“這次過來,可是有什么事么?”。

    林如海看了看書房里奉茶的丫頭,不肯多說。

    賈赦露出一個笑容,道:“你們都下去吧”。

    “是”書房伺候的丫頭便都離去了。

    等人走了之后,林如海才開口道:“大哥可知道,最近岳父和太子殿下走得很近”。林如海也不賣關子,直接開口說自己擔憂的事。

    “和太子走得近?”賈赦皺著眉頭,太子的兩條臂膀都被折斷,正急需有新的助力,而榮國公在軍中的影響力以及在錢財上的支持,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而榮國公的繼承人賈政,到現在還沒混出個名堂,支持太子,也可以讓賈政有不錯的前途,對于二人來說,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可是他們瘋了么?榮國公現在是禁軍副統領,也就是圣上的身家性命都是他來保衛的,他現在和太子勾結,把圣上置于何地。

    “大哥也覺得不妥對嗎?岳父是禁軍副統領,圣上的身家性命都是他保衛的,禁軍最忌諱和皇子互相勾結,我實在是有些擔憂,這才帶著敏兒上門打擾”林如海也是皺著眉頭,整個人都有些不安,早先太子犯錯,何國舅和張閣老都被擼下,他沒想到,到現在,自家岳父還想攪進奪嫡的旋渦中去,他實在是不知如何去說了。

    “確實糊涂,你且先不要著急,先看看情況再說,就這樣突然上門,他必定惱羞成怒,反而一條路走到黑,反而不美”賈赦揉了揉額頭,早先他和賈代善弄得很僵,對于這種私密之事,他也不適合出面阻止,說不得還得怨他,賈赦也是有些無奈。

    “岳父近些年不得志我也是看在眼中,但是現在京城的旋渦這樣的深,岳父不得志反而安全些,現在他淌入這趟渾水中,著實讓人不安”林如海嘆氣,他現在不過是翰林院的一個小小的編修,姑蘇主家靠不住,母親的娘家又倒了,在朝中,他也只能依靠岳父和大舅兄,如若是岳父倒下了,對他可不是件好事。

    “罷了,我來想想要怎樣處理,你且先不要著急”賈赦皺著眉頭,這事他不宜出面,得另外找人出面,最好的人選莫過于寧國府的賈敬了,雖然他是小輩,但是到底是賈家的族長,而且為人也不糊涂,不過就這樣明目張膽的去見他倒是不妥,此事還得另外想想辦法。

    林如海見賈赦這樣說,就知道他已經將此事放在心上,如此,林如海倒是安心了不少,兩人開始聊其他的,有些事情,賈赦不知道,林如海確知道,再朝堂上的一些動向,賈赦自然是比林如海知道得多,如此這般,林如海倒是能少走些彎路。

    “大嫂,瑚兒和璉兒模樣倒是都隨了大哥,大嫂可要加油,再生個隨你的閨女”賈敏看著襁褓里的賈璉,神色之中有些羨慕,她和林如海成親這么多年來,還沒懷上,婆婆都有些微詞了,如若不是她娘家勢大,怕是早給夫君填了姨娘。

    “你大哥的模樣好,孩子隨了他倒是好的”張氏笑瞇瞇的說道。

    賈敏忽然有些別扭,扭捏的說道:“大嫂……,此次過來,小妹還有另外的事相求”。

    張氏有些驚訝,道:“有什么事,你且說,能幫的自然幫你”。

    “就是你……你有沒有生……子的秘方,我和夫君成親這么久了,還沒一兒半女,著實有些著急”賈敏前面還有些扭捏,說道后面倒是自然起來。

    張氏搖了搖頭,道:“生子的秘方我這里可沒有,這些都是隨緣,你也知道,早先我生了瑚兒,也是好久沒有懷孕,再中間又流產一次,直到懷上璉兒,差不多都有十年時間,如若有生子的秘方,璉兒和瑚兒怎么會相差這么大的年紀”。

    賈敏點了點頭,她也是知道的,大哥的年紀這么大了才得了瑚兒和璉兒兩個孩子,大嫂這里確實沒有那種秘方。

    “咱們女人不能生孩子確實是讓人詬病,但是你成親也才一兩年,最好還是不要吃這種秘方比較好,畢竟是藥三分毒,本來壞得上的,反而被這些藥破壞了機理倒是不美,何不再多等等,說不得孩子已經在路上了”想到原先她一直沒生第二個,也想找人去尋生子的秘方,還是王爺打消了他的念頭。

    “可是,我的福氣到底不比大嫂,大嫂當時半年就懷上了,還一舉得男,而我,到現在都還沒一個動靜,著實有些心急,而且林家代代單傳,如若在我這里不能生育,那我豈不是林家的罪人”賈敏低聲道。

    “妹妹如何這樣說,且不說你才成親一兩年,就比如說史家的世子夫人,不也成親多年才懷上的,她的年紀可比你大,你現在就心急,是不是太早了些,還是說,林家對你不好,常常用生子要挾,如若這樣,讓你大哥給你出頭”張氏皺著眉頭,這個樣子的賈敏實在是讓她有些疑慮,當初賈敏那樣活潑自信,怎的才兩年沒生下孩子,就變成這樣了呢?還處處尋求生子的秘方,這著實讓張氏有些心驚。

    賈敏回過神來,道:“沒事兒,大嫂,我就是隨便問問”。

    “妹妹,你是咱們王爺唯一的嫡親妹子,如若真有什么事,不用瞞著,有咱們王爺給你撐腰呢”賈敏雖然不肯說,但是張氏有預感,林家怕真發生了什么。

    賈敏見張氏一臉關切,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道:“林家代代單傳,我剛嫁入林家,婆母就提早些生孩子,早前也提,但是也沒這么急,但是最近,逼迫的更緊了些,我這里完全沒有動靜,著實有些著急,而且有一日,我給婆母請安的時候,還聽到她說要把她的一個遠方侄女接到府中來,怕是想著給夫君做姨娘的打算,但是婆母還沒接人過來,我現在和夫君提,夫君也只是當我不懂事,而婆婆催我生子,夫君也只是說婆婆年紀大了,急著抱孫子,讓我讓著些她”。

    張氏見賈敏這樣,連忙把手帕遞給她,心下微微有些感嘆,如若當時她不是半年就懷上了,還一舉得男,日子指不定過成什么樣,男人們日日在外頭,怎明白內院的這些彎彎繞繞,軟刀子磨人是最厲害的。

    “妹妹擦擦臉吧,這事我會告訴王爺的,他定會給你出頭”張氏道。

    “這話我也不敢和母親說,如若告訴母親,母親和婆婆對上,中間為難的還是我,父親糊涂,二哥迂腐,我實在是……”賈敏用手帕捂著自己的眼睛,眼淚不停的掉落。

    張氏表示理解,她到底在榮國府生活了那么長的時間,自然明白賈代善和賈政的性情,和賈赦相比,她即使是和賈母和王氏不對付,也不免同情她們。

    “你今日就宿在這里把,你的院子還給你留著”張氏道。

    “這怕是不妥”賈敏道。

    “沒什么不妥的,就說王爺想妹子了,你婆婆難道還有話說,林家可不是當初林侯還在的時候的林家,到底林家還要依靠咱們呢?妹妹盡管硬氣一些”張氏道。

    賈敏搖了搖頭,道:“到底她是夫君的母親”。

    張氏聽賈敏這話就明白,賈敏一顆芳心早已經落在林如海身上,否則怎肯受這樣的委屈,她待字閨中的時候可不是任由別人欺負的角色,人有了軟肋,性格自然也變得軟弱。“那讓你大哥和妹夫說好了,你大哥開口,那還有沒話”。說罷,張氏就起身出去吩咐直接的丫頭了。

    “月桂,你去和王爺說,今日留姑奶奶在府里住宿,讓他和姑爺說”張氏道。

    “是”月桂得了信,就去了前院。

    “大嫂”賈敏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兒,你大哥也常常回憶你還未出嫁時的日子,常常得了個什么東西,還想著,這東西敏妹妹定然喜歡,今日不過是在王府留宿,怕個什么”張氏道。

    賈敏見張氏這樣,也不反對了,確實,她在婆婆面前,也太過軟和了。

    賈赦聽到下人來報,有些詫異,但是也沒說什么,只對林如海道:“既是如此,如海不如也一同住在這里?”。

    林如海也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大哥留妹子住一晚,也無可厚非,道:“我住在王府有些不方便,既然大嫂想念敏兒,那我明日再來接敏兒回去”。

    賈赦點了點頭,本就是客氣話,張氏傳來這個消息,讓他有些疑惑,他近些年都很忙,也沒功夫問賈敏的婚后生活,莫要受什么委屈才是。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