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37章
    “母親,你怎的來了,家里可還好”心情有些壓抑的張氏看到張母,眼淚繼續流落。

    “我的兒,你可懷著孩子,怎的哭了,家里一切都好,你父親那里有王爺跑著,你在這里干著急又有什么用呢?”張母快步走到張氏身邊,拿出手帕來給張氏擦拭淚水。

    “母親,孩兒只是擔憂”張氏道。

    張母嘆了口氣,她明白,懷孕之人多愁善感,可是現在的情況并不是她能多愁善感的時候,現在張大人被抓,她的王妃之位就已經不穩,府中的側妃家世也不錯,現在不抓住王爺的心,反而叫王爺厭棄,這才是最大的不妥。

    “王爺整日在外面忙碌,還要憂心你,是不是太勞累,你懷著身孕,無法替他分擔,好歹也不要讓他擔憂不是”張母提醒道。

    “母親且放心,我會請求王爺,讓他去救父親的”張氏一臉堅定。

    張母見張氏這個模樣,急得不行,但還是和顏悅色的對張氏身邊的下人道:“你們且都先出去,老身要和王妃說些體己話”。

    月滿見張母這么說,直接帶頭走了出去,而張氏原本身邊伺候的還有些猶豫,見張氏點頭,這才不樂意的離去。

    “母親,有什么話,還需要喝退她們?”張氏不解。

    “我看你這些年過得是太過舒心,導致腦子糊涂得緊,現在是什么情況,你父親入獄,你幾個哥哥的官職都不高,你此時不緊緊抓住王爺的心,反而一再麻煩王爺,如若他厭倦你了,你是不是覺得你這個王妃的位置穩若金湯了”張母壓低自己的聲音,即使聲音小,也能聽出她夾雜的怒火。

    “母親”被張母這么一說,張氏有些呆住。

    “這些年,任誰都說你的日子過得舒坦,夫君有本事,兒子上進,還已經請封世子,都說你的福氣好,別人都說你福氣好你的福氣就真的好了,如若不是你父親是閣老,太子太傅,你的幾個哥哥都是正經的進士出生,你真以為你的這個王妃的位置坐得穩?現在你的父親出事,王爺才是你的依靠,你一直在王爺耳邊提你父親,王爺自然是會厭倦,你可知道,到現在為止,圣上都不許任何人去天牢看你父親,圣上這次態度如此堅決,你可明白王爺夾在中間有多為難,都到這個地步了,你還不用你的腦子,真到了那個地步,有你的好果子吃”張母怒道。

    “母親,女兒不過是擔心父親,您也說了,如若父親不在了,女兒的位置……”這種情況,張氏自然自己也考慮過,所以才會想多懇求賈赦救自己的父親,想想府中其他的女子,哪一個是家世弱了的,如若父親倒了,她的王妃位置,可還穩當。

    張母見張氏這樣說,嘆了口氣,道:“王爺把你保護得太好,你不清楚外面的情況,此番太子犯錯實在是太大,你父親身為太子太傅,卻沒把太子教好,如若圣上要保太子,那你父親首當其沖的成為替罪之人,即使太子最后自己擔負了這個罪責,你父親依然是要問罪的,你父親已經無法全須全尾的保下來了,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抓緊赦兒,即使他無法救下你父親也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要讓他愧疚,一個男人覺得有愧與你,你的位置依舊是穩的,此刻,切莫做那種強迫王爺之事,否則,只會讓他愈加反感”。

    張氏呆呆的,怎么就走到這個地步了呢?

    “你安心吧,這些年,我也是看著王爺一步步走過來的,他重情,即使你父親倒了,有他看顧你,你也能安心,但是到底不能和以前一般,對待側妃侍妾,你就盡量大度一些吧”張母說這話,也有些不忍,但是今日如若不挑破,這個女兒反而借著肚子里的孩子要挾王爺,若真走到這一步了,那才是真正的不妥。

    和張母談了一場,張氏倒是安分下來了,平日也不太追問自己父親的情況,只是安心的養胎,整個人都非常的低調,這倒是讓賈赦送了口氣。

    張大人和何大人被白惠親自接管,平日是看不到的,不過到底之前和白惠的關系不錯,他也樂意透露些事情來,他告訴賈赦,張大人在獄中無事,更多的,也不說,不過白惠說這些已是冒著極大的風險,賈赦也不會苛求更多,現在太子被囚禁在東宮,圣上一日沒有發落太子,何大人和張大人就無法判定,因為圣上的行動,賈赦也不敢做些什么,如若圣上想要借這件事吊出更多的人來,他若出來了,那才糟糕。

    賈赦心急,但是又沒更好的辦法,就不想面對張氏,只能向清泉寺上跑,佛門禁地,他才能歇息片刻,真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想當初,第一世的時候,因為他一直躲在府中,張家知道求他無用,反而沒有麻煩他,這一世,他是郡王,他們自然找上門來。

    “這茶是咱們寺院的沙彌養的,水是山上的清泉,是早上的時候挑回來的,王爺且嘗嘗這茶,看看是否合你的胃口”主持烹好一杯茶,遞給賈赦。

    “主持知道,再好的茶,在我嘴里,都是一個味道,給我一杯白水足以”賈赦把聞了聞茶香,確實有一股清香,可是讓他分個好壞,嗯,他分不出來,既然分不出來,賈赦自然一飲而盡,剛入口時有些澀,之后又有些甜,還不錯。

    “王爺這是真性情,倒是比那些故意做作之人好得多”了塵笑瞇瞇的。

    “本王就是一個俗人,主持可不要再夸了,否則我的尾巴都要冒出來了”。

    “王爺最近眉頭緊鎖,而且來老衲這兒次數可越來越多,可是遇到什么煩心事?”主持問道。

    “什么都瞞不過主持,太子出事,本王的岳父被抓,到現在,岳父都被圣上給關了起來,誰都不給見,而就圣上的模樣,這次誰求情都不好使,本王不想回府,看到王妃擔憂的神情,也不想聽別的同僚落井下石之語,只能來您這兒,躲躲清閑”賈赦看了看四周的花草樹木,躲在山上倒是清凈,讓他能歇息會兒。

    主持聽著賈赦的話,嘴角一直保持著笑容,他知曉,賈赦現在只需要一個傾聽者。

    賈赦一直和主持絮絮叨叨,主持也非常有耐心的傾聽。

    關了太子一個多月后,圣上終于去東宮見太子了,兩人說了什么,無從考究,但是第二天,太子就被放了出來,但是老張大人沒有教好太子,還有何大人引誘太子犯錯,兩人被革職,還有大皇子和三皇子也被圣上訓斥,說沒有兄弟情,因為太子花園藏尸之事,就是他們兩個暴露出來的。

    賈赦聽到對岳父的宣判,舒了口氣,到底比第一世強得多,第一世可是張家的成年男丁都被流放,到底他這些日子做的工作還是有用的,至少三位大舅兄的官職沒被擼下來。

    關注此事的張家人,也舒了口氣,正如賈赦所說,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出了那樣的事,張大人還想保住官位已然是不可能的,但因為張大人的官職不再,張氏在王府到底是有些尷尬,現在側妃母家的家世可比她的要高,而那些侍妾也轉了風向,親近側妃去了。

    “多謝王爺費心,父親才能平安歸來”張氏大著肚子,來向賈赦請安。

    “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這段時間太過忙碌,倒是沒顧得上你肚子里的這個,他近來可還好?”賈赦問道。

    “嗯,整日在妾身肚子里鬧,相比以后又是一個調皮的”張氏摸了摸肚子,笑瞇瞇的。

    賈赦見狀,也走上前去,想想第一世的璉兒,在璉兒小時候由賈母撫養,他那時候沉浸失去張氏的哀傷中,倒是沒怎么管,后來又迷上在女色上,對璉兒更沒有管,后來賈府遭遇變故,璉兒也變得成熟,他倒真不記得璉兒小時候是不是調皮了。

    “調皮好,調皮的孩子健康,看看咱們瑚兒,除了掉落水里那件事外,可曾生過什么病”賈赦還是很期待賈璉的,畢竟第一世陪了他那么久。

    “嗯”張氏靠在賈赦懷中,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任秋意院的那位側妃再怎么蹦跶,夫君的心也不會全部落在那人身上,就憑借瑚兒和肚子里的這個,她跟了夫君這么久,非常明白,王爺于女色上并不上心,但是對孩子卻是非常上心的,至少在秋意院的那位沒懷上之前,她都是不用憂心的,而且距上次大選,已經過去幾年了,指不定明年又要大選,說不得到時候府中又要進來人,王爺是郡王,能夠有兩位側妃的。

    “今年是多事之秋,岳父現在已是白身,而三位大舅兄遠在外地,不用波及到京城的旋渦中來,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你且安心養胎,萬事有爺在呢”賈赦嘆了口氣,奪嫡已經進入白熱化的階段,也不知有多少人家,葬送在這里頭。

    太子殿下被放出來后,著實老實了不少,現在,何大人和張大人都已經被革職,他在朝廷中的支撐已然倒下,如若再想和大皇子三皇子他們抗衡,必須有另外的支持,但是,在他沒有找到之時,倒是沉寂了下來,反而大皇子和三皇子開始斗得如火如荼,六皇子再加上因為西北之事異軍突起的四皇子,反正朝堂絕對不會冷清便是。

    本書由,請記住我們網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