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36章
    賈赦擔憂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太子暴戾,殺死了近侍,埋在東宮的花園里,近侍的骨血將東宮的花園的花滋養得格外的鮮艷,就一個花園,埋了近五十具尸體,而且每具尸體身上,都有被虐殺的痕跡,此事一暴露,頓時朝野上下,掀起了軒然大波。

    賈赦也是震驚,當時果然不是他眼花,那白色的東西,一定是尸骨,賈赦想起當時他還和太子單獨吃了頓飯,而且還覺得他學識淵博,非常有見地,不由得大了一個寒顫,近五十具尸體,都埋在那個花園里,賈赦覺得不寒而栗。

    “林之孝,讓你打聽的消息怎么樣了?現在是什么情況?”賈赦努力讓自己恢復平靜。

    “大爺,圣上大怒,說張大人身為太子太傅,沒能好好教導太子,被抓了,還有何國舅也是一樣,說身為太子的舅父,也不知規勸太子,也被打入天牢,等候發作”林之孝心一顫,老張大人可是王爺的岳父,現在陛下盛怒,會不會牽連到王爺。

    賈赦揉了揉額頭,近五十具尸體,如若就四五具還好說,這個數字實在是太夸張了,他終于明白為什么第一世張家被抄家的原因了,太子到底是圣上親自培養出來的,這次犯了這么大的錯,圣上自然是想要保住太子的,想要保住太子,那么必定有人要推出來墊背,而自家岳父和太子舅父就是這個墊背之人。

    “王爺,王妃求見”月滿走進來,稟報。

    賈赦皺了皺眉頭,張氏還懷著身孕呢,道:“讓王妃進來”。

    “王爺”張氏一進來,看到賈赦,臉上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快坐,岳父的事情本王已經知曉,你現在懷著身孕,可不要傷神”賈赦示意張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張氏的月份有些大了,現在流產,是非常危險的。

    “可是父親,王爺,父親之事,還求王爺放在心上”張氏哭道。

    “你且放心,外面都有我呢,你現在最主要的就是養好身子,在說岳父到底是閣老重臣,這次父皇只是氣狠了”賈赦安慰道,但是他明白,實際并不樂觀。

    張氏聽賈赦這樣說,倒是稍稍安心,近些年她可看在眼中,圣上對自家夫君很是器重,相信有夫君求情,父親定能平安。

    “好了,你回去休息吧,我這里還要處理公事,還要打聽岳父的情況,會比較忙亂,一時會顧不上你,對了,我讓月滿去照顧你,接下來都顧不上你,月滿到底跟在本王身邊久了,你若真出了什么事,她也好及時通知我”賈赦柔聲安慰。

    “都聽夫君的”張氏擦了擦眼淚。

    “月滿”賈赦示意月滿扶著張氏。

    月滿自然是懂的,連忙過來,扶住張氏,不著痕跡的看了張氏的丫頭一眼。

    等張氏離去后,賈赦對候在一旁的林之孝道:“去查查,看是誰把岳父的事情告訴王妃了”賈赦微瞇雙眼。

    林之孝一肅,他明白王爺的意思,一早王爺就吩咐了,不許把張家發生的事情告訴王妃,但是王妃卻知曉了,而張太太也知道王妃的情況,只是派人來求了王爺,不曾驚動王妃,現在王妃卻知曉了,顯然是出了內鬼。“王爺放心,小人這就去查”。林之孝說罷,就要轉身離去。

    “等等,先去派人告訴岳母,就說,王妃已經知曉此事,她就會明白的”賈赦道。

    “是”林之孝等賈赦吩咐完,才轉身離去。

    賈赦嘆了口氣,現在陛下正在氣頭上,此刻招惹,并不是明智之舉,可是他卻毫無辦法,不過這次,太子的跟頭栽得也確實大,但是他的兩條臂膀全部被砍斷,不死也元氣大傷,明明處在風口浪尖,還不知收斂,賈赦很是懷疑,當初他看到的那位談笑風生,博學多才,見識廣博的太子殿下,就究竟是真是幻。

    “小一,備馬,本王要進宮”賈赦對內務府新分過來的小太監道。

    “是”小太監點了點頭,就出去了。

    賈赦有圣上賞的腰牌,自然是可以自由進宮,等賈赦到了養心殿外,就看到慶得公公站在外面,一臉焦急。

    “慶得公公,這是怎么了,怎么沒在里頭伺候父皇”賈赦走上前去,問道。

    慶得看到賈赦后,眼睛一亮,隨即想到什么,連忙把賈赦拉到一旁,道:“小祖宗,你怎么現在來了,現在可不是入宮的時候,快些回府”。

    “出了這么大的事,我怎可能不來,父皇在么?”賈赦搖了搖頭,先不說其他的,就說如若張大人入獄,他這個做女婿的完全不求情,別人也會一口唾液噴死他。

    慶得公公嘆了口氣,他也明白賈赦的處境,可是這事實在是牽扯太大了,道:“這事發生,陛下也很傷心,把我們都趕出來了,一個人待在養心殿”。

    “還勞煩慶得公公,幫我通報一下,在說,父皇一個人待在養心殿也不是一個事啊,萬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賈赦道。

    慶得公公嘆了口氣,想了想,也是,圣上身邊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這個不行,只能走上前去,通報。

    圣上聽聞賈赦來了,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恢復表情,道:“讓恩侯進來”。

    慶得公公舒了口氣,見人就好。

    賈赦推開養心殿的門,走了進去,看到圣上一個人坐在龍座上,神色難以捉摸。

    “兒臣參加父皇”賈赦乖乖給圣上行禮。

    “你來了,坐吧”圣上道。

    “聽高公公說,您把伺候的人都趕了出去,這可不成,萬一有個什么事,這可怎么辦?”。

    “你今日進宮可有什么事?”圣上嘴角微微一扯,倒是露出了一個笑容。

    賈赦眼睛一轉,道:“本來有事,但是現在沒事了”。

    “哦,這是什么意思”聽賈赦這么說,圣上倒是來興趣了。

    “本來的來意父皇也知道了,本來是想給岳父求情的,但是看到父皇這個模樣,忽然不想求情了,雖然太子做錯了,父皇還是要保重龍體,太子是太子,您是您,萬莫因為太子的過錯,而懲罰己身”賈赦柔聲道。

    “呵”圣上苦笑一聲,道:“現在也只有你才肯跟朕說句實話,太子啊太子,到底是朕一手培養長大,朕親自給他啟蒙,對他寄予了極大的厚望,可是卻是這樣匯報朕的期望”。

    “太子殿下也只是壓力有些重,上次兒臣和他談心,太子風度翩翩,滿腹經綸,出口成章,這都是兒臣看在眼中的,只是,其他的皇子都已經成年,即使最小的皇子,都已經進入朝堂參政,他著實有些急了,所以才會有此昏招,聽聞父皇已經把太子殿下關在東宮,想必他也是滿腹委屈,您不若親自去看看,想必他現在也過得不好”賈赦勸道。

    “他都犯了這么大的事,還有臉讓朕去看他”圣上怒道。

    “父子哪有隔夜仇,即使是犯錯,也有犯錯的原因,您不若去看看”賈赦道。

    圣上思慮了片刻,道:“不,想在朕不適合見他,過段時日在說”。

    賈赦聽圣上這樣說,頓時了然,他忽然覺得圣上在對待太子時有些像第二世他看到的清朝,康熙皇帝對待他的太子一般,這些皇子想要扳倒太子,一次性一桿打到底是甭想了,這些年太子勢大,圣上也是忌憚的,一邊打壓太子,一邊對太子又心存愧疚,現在太子出事,圣上或許還可以松口氣,他不用被太子逼得這樣緊迫,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又著實愧疚,有這份愧疚在,太子早晚可以起復,但是他的岳父,怕是要在這場戰斗中,折損了。

    “既然這樣,父皇就高興些,慶得公公在外頭,都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賈赦道。

    “那個老東西,讓他進來吧”圣上自己想通,倒是不再郁結。

    賈赦和圣上再聊了一會兒,卻只字不提老張大人,倒是讓圣上的表情越來越柔和。

    回到自己的府中,賈赦才覺得心累,果真,他就不適合這種勾心斗角,賈赦苦笑,早讓岳父退下來,偏偏不聽,還選擇激流勇進,現在陰溝里翻船,直接被太子連累,即使太子真有一天登基,也沒岳父什么事,因為年紀大,而這些年的養尊處優,岳父死在了流放的路上。

    聽聞賈赦從宮中回來,沒多久,張母就上門了,也沒說其他的客套話,直接道:“圣上怎么說,要怎樣處置他”。

    賈赦搖了搖頭,道:“父皇正在氣頭上,完全就不讓本王提岳父,太子此番過錯太大,如若要保下太子,這些罪過,只能有替罪之人來背負”。

    張母整個人都耷拉了下來,她早有預感,這次,怕是沒那么好過,但是卻沒想到這么難,想到女婿早先的提醒,心中的煩悶,卻不知如何訴說。張母苦笑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他都已經是閣老重臣,還放不下手中的權利,還想著更進一步,卻不知這一步的路上,布滿了艱難險阻”。

    “岳母也不用擔心,等過兩日,圣上的心情好些了,本王再去探探口風”賈赦安慰道。

    “多謝王爺”事已至此,也只能全靠這個女婿了。

    “對了,岳父的事,您和我說就行了,若嵐懷孕,還是不要讓她知曉此事,白白擔心”賈赦叮囑道。

    “王爺且安心,老身會管好府邸的”張母自然接到林之孝傳來的消息,此事還沒一個定論,女婿已經在到處跑了,王妃知道了又能如何,定是府里那些作死的小蹄子,如若若嵐出了什么事,她們能得什么好,即使若嵐就這么去了,王爺娶繼妻,也輪不到她們的女兒。

    “那就好,岳母去瞧瞧若嵐吧,她現在不□□好”賈赦道。

    “是”張母便離開賈赦的書房,去了后院。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