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34章
    賈敏結婚,賈赦自然是要去的,他和賈敏這個妹妹這輩子的關系極好,即使他和賈代善夫婦鬧得不愉快,賈母也沒阻止賈敏和賈赦的往來,賈敏結婚,賈赦帶著張氏一起來榮國府給賈敏添妝。

    “大哥”賈敏今年已經十七,出落得亭亭玉立,能當世外仙姝的娘,模樣自然是不會差的,再加上賈母這些年給她請的教養嬤嬤,一舉一動,都甚有章法。

    “一轉眼,你都要出嫁了,還記得你小時候我把你頂在頭上玩鬧,現在都要成為別人家的姑娘了,若是林如海對你不好,你就使人來王府告訴我,我替你出氣”賈赦看著賈敏含羞帶怯的看著自己,賈赦到底是不舍的。

    “哪里就會像大哥說的那樣”賈敏被賈赦這么說,眼眶都紅了。

    “自小你就冰雪聰明,知道大哥的意思,過日子雖然要互相體諒,但是也別體諒太過,凡事有大哥支持你呢?林如海不敢欺負你的,凡事不要一個人忍著,今科會試,你大哥還是主考官,還算得上是林如海的座師,不過也不要太欺負人家,日子過得美滿才是正理”賈赦道。

    “妹妹且別聽你大哥的,他啊,這是舍不得,怕你在別人家受委屈呢?過日子自然是相互包容,娘家再強大,一直在夫君耳邊提,夫君也會厭煩的”張氏和賈敏的關系也不錯,也教了一些她的想法,就現在來說,賈敏的背景到底是比林家要強,可是林家五代列侯,誰知道以后有什么造化,而且,就聽夫君說,賈代善請太醫的次數越來越多,想必身體也越來越不好,如若賈代善倒下,榮國府也不剩什么,到時候指不定還不如林家呢,至少林如海現在已經出仕,而賈政,呵呵,一點苗頭都沒有。

    “大哥,大嫂,我懂的”她又不笨,雖然母親說,在林家盡管挺直腰板,她這是嫁人,又不是去打仗,真聽母親的,她以后的日子究竟是過不過了。而且她也聽父親說了府中的情況,大哥現在已經是皇家的人,以后支撐門楣的是二哥,就二哥的德行,這么多年了,童生都沒有考中,大哥卻已經是會試的主考官了,其中的差別,即使她是女流,也明白,想到榮國府以后的境況,賈敏著實有些憂心。

    三人沒聊多久,賈母就帶著賈政和王氏進來了,因為賈赦的離府,且她又生了賈珠,看渾身的氣質,倒是豐腴許多。

    “今日府中有些忙亂,未好好招待王爺王妃,倒是老身的過錯”賈母進來,就給賈赦和張氏行禮,在這點上,賈母還是比較豁得出臉的。

    賈政和王氏見賈母行禮,他們心中再不愿,也只能隨著賈母一起行禮,平日不見面倒也罷了,每次見面他們都需要給賈赦行禮,也提醒了他們,他們和賈赦,終究身份不同了。

    “母親這是做什么,快快起來”賈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但是嘴上還是讓賈母起身。

    賈母也隨著賈赦的話站了起來,道:“不知王爺和小女都在聊些什么?”。

    “只是感嘆時間流逝太快,敏兒這就要出嫁了,還記得她小時候被我帶著到處玩,現在就要嫁為人婦了”賈赦道。

    “王爺和敏兒兄妹情深,老身也是欣喜的”賈母拿出手帕,抹了抹臉上的眼淚,賈敏是老來女,她怎么不疼,這些年她能舍得賈敏親近賈赦,不就是為了賈敏以后能借賈赦的勢,嫁個好婆家么。

    “對了,本王這次來是來添妝的,月圓、月滿,把爺給敏兒的東西拿進來”賈赦道。

    “是”月圓和月滿手中捧著兩個盒子,看她們兩個的模樣,盒子很重。

    賈赦把兩個盒子打開,其中一個裝了各色寶石原石,另外一個,一盒子的墨,再加一個硯臺,道:“你大哥是一個粗人,這些寶石原石,你就自己加工,到時候做成首飾也是不錯的,再這盒子的墨都是墨中的珍品,屬于御用墨錠,還有這個端硯也是極品,你和妹夫應該都會喜歡的,還有一株紅珊瑚,不大,但是品相極好,放在外面了,其他的都不是什么珍貴的東西,到時候你看禮單就是”。

    “多謝大哥,這是否太貴重了”賈敏有些驚訝,先不說那些寶石,雖然價值昂貴,但是去尋還是能尋到一兩塊的,只說這些御用的墨錠,品相質地都是極好的,以前賈赦給過她一塊,她用過一次,極其喜歡,因為太過喜愛,反而收藏了起來,沒再用了,但是后來用了許多墨錠,都不如大哥給的好,結果現在,大哥直接送給她一盒。

    “沒事兒,頂多你大哥我再去向圣上討要”賈赦道。

    賈母和王氏都不是讀書的,對那盒子墨錠沒有很清晰的了解,反倒是那盒寶石,倒是真是讓他們有些詫異,這樣一盒子,不知道可以打多少套首飾了,現在說送人就送人,半點猶豫都沒有,倒是讓她們很是意外,這位王爺看來身價不菲,

    王氏和賈母不了解,但是賈政明白啊,即使不明白,就沖著御用這兩個字,也知道這盒子墨絕對是極品,想到這里,賈政倒是有些眼熱,心下覺得有些不公平,父親和母親雖然不是大哥的親生父母,但是也是堂叔堂嬸,他對賈敏這個堂妹這么好,但是對他這個堂弟卻不管不顧,是不是有些太過偏心眼了。

    賈赦可不明白賈政心里想了些什么,明白也只會嗤之以鼻,雖然這一世過得好,但是他還沒忘記第一世呢?明明他才是襲爵之人,偏偏他只是榮國府的大老爺,老爺才是賈政,平日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憑什么要對他好。

    “這些是你大哥的添妝,你大嫂我的添妝可沒那么豐厚了,不過是蜀錦五匹,蘇緞五匹,還有首飾五套,胭脂水粉五套,還有跳棋一副,玉笛一只,希望你以后平安喜順,福澤綿長”張氏的手筆也不算小,蜀錦和蘇緞屬于一般人買不到的珍品,一般直接供給皇室,還是因為賈赦的身份,她才得到幾匹,基本上都給賈敏了,原先她還想攢給自己的女兒的,結果賈赦說到時候花樣不流行了,還是浪費,這不,就直接給賈敏了。

    至于首飾,也是很貴的,一出手就是五套,也是有心了,跳棋是自然是那種各色翡翠做的棋子,再一整塊大翡翠做的棋盤,自然也是造價不菲,然后是玉笛,也是上號的玉,這里最不值錢的就是胭脂了,雖然也是極好的,不過是張氏為了湊數,拿來的。

    王氏聽到賈赦和張氏給賈敏添妝的話后,整個人的臉都變了,就賈赦和張氏這種添妝的方式,她之前準備的東西就太寒酸了,如若沒張氏和賈赦的對比,她拿出來的添妝也是很有看頭的,還好她先把添妝給了賈敏,當時婆婆也是很滿意的,王氏舒了口氣,如若讓她拿出和賈赦張氏這般價值的添妝,她自己的整個嫁妝說不得都得填進去。

    “大哥大嫂,都太貴重了,你們莫不是把給未來侄女的嫁妝都給我了”賈敏道。

    “沒有,大哥家底還行,你侄女的東西,都會準備”賈赦說的可是實話,就這些年,圣上的獎賞,以及手底下官員的孝敬,再加上自己的鋪子,以及和圣上合伙出海,他現在的身價,蹭蹭蹭的向上漲,自然,他平日賺的這些也會分一部分給四皇子,這廝在西北,府中鋪子經營根本就不夠,自然需要賈赦支援。

    聽到賈赦這么說,賈敏倒是放下心來,自家大哥不是打腫臉充胖子,那就沒事了,隨即,幾個人因為顧忌賈敏的好日子,聊的還算是和諧。

    到底賈敏結婚的正日子到了,她還是嫁進了林府,和第一世不同的是,背賈敏出去的是賈政,而這一世,背著她出去的是賈赦,按理說賈赦已經是皇家的人了,而背賈敏出門的自然需要賈政來,但是這是賈敏自己要求的,說,小時候大哥就背我,這次也是最后一次大哥背我了,所以,這次,還希望大哥背我。

    賈赦被賈敏說的心一軟,自然是允諾,賈敏在賈赦背上哭的稀里嘩啦,賈赦的眼睛也紅了。

    等參加完賈敏的親事,賈赦回到自己府中,覺得有些惆悵。

    “王爺現在嫁妹妹就這般,以后有了女兒,可怎么是好”張氏打趣道。

    “說道女兒,你什么時候給本王生一個女兒,太醫說,你的身子可調理得差不多了”賈赦恢復了一貫的吊兒郎當,道。

    “王爺”張氏紅著臉,白了賈赦一眼。

    三日,賈敏回門,她和林如海先回了榮國府,待了一天,第二天就和林如海來到了王府,來見賈赦,賈赦一早就收到了林如海和賈敏的拜帖,早朝之后就向戶部請假,等在了府中。

    賈赦看著林如海和賈敏一同前來,神色有些恍惚,能生出林妹妹那樣的女孩,林如海的容貌自然是沒得挑,林如海和賈敏走在一起,很是般配,讓賈赦惆悵的是,他想起了第一世,在榮禧堂,兩人也是這樣,相伴踏進了榮禧堂,賈赦已經很久沒有回想起第一世了。

    “大哥”賈敏笑瞇瞇的看著賈赦,林如海也隨賈敏叫了聲大哥。

    “敏兒,你且去找你嫂子,如海就留在這里”賈赦笑瞇瞇的。

    賈敏抿嘴一笑,對林如海丟了一個眼神,便向后院走去,留林如海一個人面的賈赦。

    本書由,請記住我們網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