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33章
    說實話,人的潛力都是無限的,被賈赦這樣壓迫,眾位大人,也在要將試題呈給圣上時,把三份試題給弄出來了,最后會試用哪一套,還是得陛下決定。

    賈赦仔細看了看試卷,雖然時間緊,這些官員在試題上也沒半點馬虎,在賈赦看來,出得都挺精妙的,最后賈赦和圣上商量,把三份試卷的考題中,抽兩個出來,重新拼湊成一份試卷,最后,再加上他自己出的試題,合成一份新的,他和賈赦可不相信,都已經這么做了,還能有試題泄露,至于考卷對暗號的事,這個暫時還沒最好的處理辦法。

    圣上選出了試題,然后就是考試了,京城在北方,二月份還是很冷的,而且會試,只許穿單衣,雖然可以多帶幾件單衣,但是也不能超過五件,賈赦想起三年前自己苦逼的模樣,再輪到這群考生,賈赦深表同情,但是卻不打算改,第一,畢竟這個規矩也用了這么多年了,第二,即使他大發善心,有的人就是不知好歹,非要作弊,把他的心意當初驢肝肺,畢竟考中了,就真是鯉魚躍龍門,即使風險再大,也是有人想要試試的。

    這些搜查考生的都是些禁軍,這事他們都干過很多次了,他們都是有經驗的,搜查分外門和內門,也就是外門查一次了,還要在內門查一次,如若有考生,外門沒查出來,反而內門查出來了,外門可是要受罰的,基本上,在外門搜查的禁軍,都是很嚴厲的。

    參加會試的考生,吃喝拉撒都在一個考號里,考試時間是二月份唯一的好處就是,天氣冷,考號里不會很臭,說實話,賈赦還是比較有心的,派了幾個人,熬了姜茶,給考生送了去,這天氣考試,真是作孽,如若再下場晚雪,說不得還真能凍死幾個。

    一些買了考題的考生,看到試卷后,哀嚎,果真上當了,有一些更是痛哭流涕,他們花費了整個家底,還找別人借了錢,買的考題,居然是一份假的,對于這樣的人,賈赦從來就不同情的,自己想要投機取巧,哪那么容易。

    會試的試卷都是撰抄過了的,就是請專門的人,把這些考生的試卷抄寫一份,再交給考官看,等給文章評分后,才能看到考生自己寫的試卷,這時候才能給文章的字打分,等都完了之后,才能拆試卷,看到考生的信息,在前面幾份里面,賈赦一下就看到林如海的名字。

    會試順利完成后,賈赦又被圣上拉著,準備殿試,賈赦一臉的生無可戀。

    林如海雖然沒有成為會元,但是他的資料已經擺在了賈代善的書桌上了,林家五代列侯,雖然現在沒了爵位,但是林如海自己爭氣,是會試的前幾名,相信在殿試上,只要發揮正常,無法得到一甲,但怎么也不會掉到三甲去,而且家風極正,現在都沒通房,雖然林家因為老林侯爺死了,和姑蘇本家鬧得并不是很愉快,但是正因為這樣,才會更樂意親近賈府,想到這里,賈代善覺得林如海是最合適不過的人選。

    不過最后,賈代善還是跑去和賈母商量了一下。

    賈母皺著眉頭,看著林如海的資料,如若林老侯爺還在的話,林府確實是一個不錯的聯姻對象,但是現在林侯已經不在了,林如海雖然考中了進士,但是在官場還有得熬呢,再看看自己的女兒,國公的嫡女,哥哥還是王爺,就是做王妃也是使得的,想到這里,賈母就有些不樂意,道:“老爺,林府的條件是不是太差了些,林侯可是已經不在了”。

    “林侯雖然不在了,但是人脈還在,而且當初林侯簡在帝心,本來爵位到林侯就已經沒了的,但是偏偏圣上準許他多襲一代爵,林家的榮寵可不比咱們家少,想想賈赦,正是因為圣心優渥,這才成為第五位異姓王,現在都已經是科舉的主考官了,想想林家,有圣上的圣心在,林家小哥,仕途上,怎么爬得不快”賈代善道。

    “可是爬得再快也是需要時間的,咱們姑娘做王妃也是使得的……”

    “住嘴”賈代善瞪了賈母一眼,道:“這話以后不許再提”。

    “老爺,這是為何?”賈母嚇了一跳,有些不解。

    “前兩年選秀,七皇子和八皇子都選了文臣家的姑娘,再加上幾個皇子的皇子妃,都是出自文臣家族,就應該明白,圣上根本不想皇子和咱們這些貴勛聯姻,幾個皇子都有了皇子妃,再這么說,就是敗壞敏兒的名聲,最后弄巧成拙,成了最多成這些皇子的側妃,如若名聲沒了,說不得就一個侍妾了事”對于賈敏這個老來女,賈代善到底是疼愛的。

    “怎么會?賈赦還是敏兒的哥哥呢?怎么的會成為侍妾”賈母不以為意。

    “你簡直就是婦人之見,目光短淺,敬兒和我說了,榮國府和寧國府的恩寵已經到頭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轉型,從武轉文,才是家族最后的出路,但是政兒,考了這么多次,連秀才也沒考中,等我死了,能襲什么爵,還是未知的,即使是敬兒,現在不也才一個一等將軍的爵位嗎?再說前面咱們和賈赦的關系那么僵,政兒真的不好說,所以才選了林家,林家和姑蘇本家鬧得很不愉快,最后,林如海也只能親近咱們賈家,最后也是咱們賈家的助力”賈代善搖了搖頭,如若他死了,榮國府有誰還能支撐,即使他再偏心政兒,他也明白,政兒太過迂腐,根本不適合官場,老妻雖然有些見識,但到底是女流,賈代善非常清楚自己的身體早已經不成了,想到這里,他就有些著急。

    原本把賈赦趕走了,還有些得意的賈母,在賈代善的提醒下,忽然驚醒了,這幾年,她也感覺到了,賈代善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如若自己的丈夫死了,以后政兒襲爵,也不會有很高的爵位,政兒到現在還沒建樹,科舉不成,就只有蔭封求官,但是這個求官最開始也不會很高,就整個的脾氣,走仕途,能不能順利還是一個未知數,比如東府的敬兒,正經的科舉出生,現在也不過在工部做一個五品的郎中。

    “對了,咱們不是還有老親嗎?四王八公和咱們家都還是很親近的,敏兒嫁過去,到底是不會受委屈的”賈母眼睛一亮,道。

    “你忘了早先和你說的,以后都是文臣的天下,四王八公都是武將,就八公里面,咱們榮國府和寧國府比其他六家還是強許多,就看他們的下一輩,哪一個是有出息的,全是一些紈绔子弟,你舍得把敏兒嫁給他們?在說說四王,北靜王早已經娶了王妃,現在嫡子已經出生,而且,北靜王性格,你也聽到過風言風語,剩下的三個異姓王,圣上對他們早有芥蒂,總有一天,是要處理了他們的”早先他也有這個打算,可是賈代化臨終前的一番話,到底讓他打消了想法,看著子孫不濟,賈代善怎么不著急。

    賈母也沉默了,確實,就四王八公的子孫,有幾個是有本事的,自己的女兒嫁過去,到底是委屈了,“那就再看看,如若這個林如海真考中了進士,咱們就透個信”。

    “嗯”賈代善嘆了口氣。

    “太太,老爺,珠哥兒來了”賴嬤嬤笑瞇瞇的,進來稟報。

    “快讓他進來”賈代善和賈母一掃之前的愁云,對于賈珠,賈代善倒是老懷安慰,才兩歲,就已經表現出讀書的天賦,可惜就是孩子太小,不然他都打算親自去給尋先生來啟蒙。

    “祖父、祖母”賈珠給賈代善和賈母行禮。

    兩人的臉上都露出滿意的笑容,對于賈珠,他們比對賈政還要看重。

    林如海倒是沒讓賈代善失望,如第一世,這一世他又考中了探花。

    “恭喜你,如海”林如海的友人連忙過來道喜。

    “也恭喜你啊,探之”林如海也挺為自己的友人開心的,雖然連考了三次,這一次終于是考中了,而且名次也不是很靠后,二甲第四十七名。

    “嗯,還得多謝如海當時的提醒”那份考題他看過一兩個,雖然精妙,但是和這次考試的考題完全不一樣,還好當時沒有期待,否則還能不能發揮好,還是未知數。

    林如海考中會試后,林母就一掃林侯走了之后的悲愁,特別是因為林如海還未成親,林母倒是有些炙手可熱了,等林如海考中探花后,林府的門檻都快被媒婆踏破了,但是那些媒婆帶來的女孩資料,林母都不是很滿意,因為林侯的死,他們和姑蘇祖宅鬧得不是很愉快,林母自己的母家早已經敗落,林母就希望找一個家世強橫一些的,在仕途上,能多幫襯一下林如海,讓他不至于孤木難支。

    林母一直沒挑到合適的,倒是有些煩悶,后宅的女人一覺得煩悶,自然就想去寺廟上香,賈母哪天也是‘心(有)血(意)來(為)潮(之)’,特意帶著賈敏去了寺廟,然后林母和賈母碰到,聊了起來了,兩人同時為自己子女的婚事憂心,最后不謀而合。

    本書由,請記住我們網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