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24章
    “陛下,已經查問出來的,那個太監是麗嬪娘娘宮中的雜掃,說今日之事是麗嬪娘娘吩咐他的,說是麗嬪娘娘吩咐他等在那里,等信郡王過來了,就給信郡王引到那邊去,至于其他的,那人就不知道了”白惠將軍前來稟報道。

    “麗嬪”圣上把腦袋轉向麗嬪的方向,怒道。

    麗嬪連忙出來,道:“陛下,臣妾冤枉啊,臣妾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情,定是那太監隨意攀咬臣妾,臣妾冤枉啊”。

    “陛下,凈房伺候的太監已經死了,其他的線索都斷了”慶得公公走過來,小聲道。

    圣上皺著眉頭,他自然是明白麗嬪是冤枉的,麗嬪或許有參與,但是這事絕對不是她一個后宮婦人做的了的,但是現在這事線索都已經沒了,最后這事還是要一個人背著,圣上開口道:“既然事情已經查詢出來,麗嬪,心懷怨恨,老七毆打皇孫被朕責罰,你心有不甘,便來報復恩侯,念在你生有七皇子的份上,降為采女,非釗不能出宮,你就安心待在自己宮中,好好反省你自己的罪孽”。

    “陛下,臣妾冤枉,陛下,臣妾冤枉啊……”麗嬪腦袋一轉,看向甄妃,發現她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說話,麗嬪咬牙切齒,不再辯駁。

    “眾位,朕累了,都散了吧”圣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畢竟發生了這么大的事,鬧了一宿,他的年紀也不小了,身體自然是撐不住的。

    賈赦看了一眼麗嬪被拖走的方向,又看了看圣上,什么都沒說,便離開了,他明白,今日之事絕對不是麗嬪一個人能做的,但看圣上今日結案如此草率的模樣,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這事牽連甚廣,第二,怕是證據都沒了,但是這大的事,到底是要給所有人一個交待,而麗嬪就是這個替罪羔羊。

    第二日,賈赦又再被圣上召喚到祥坤殿。

    “坐吧”圣上揉著自己的額頭,道。

    “父皇神思倦怠,昨晚怕是沒休息好吧,要不您再休息休息,兒子就在這里”賈赦道。

    “睡也睡不著,昨晚之事,讓你受驚了,朕也沒想到,這些人有那么大的膽子,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也敢動手,如若你真的和那位花才人在一起被抓住了,你的名聲也就毀了,朕想保你都保不了”圣上看著賈赦,無奈道。

    “這只能說兒臣福大命大,兒臣給你揉揉吧”賈赦見圣上如此難受,走上前,給圣上揉著腦袋,果真,地位越高,責任就越大,像皇帝,每日要操心整個國家大大小小所有的事,還要穩定朝局,許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就說后宮的妃子,有幾個是皇帝自己喜歡的,但是皇帝還是要把這些妃子納入后宮,賈赦覺得,皇帝才是那個公共按、摩、棒。

    圣上舒了口氣,被賈赦這么揉著,腦袋到底是舒坦一些了,道:“朕那么多兒子卻沒一個有你這樣貼心,他們一個一個的都盯著朕屁股下面的這張龍椅,為了這張椅子,爭的是頭破血流,都是朕的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朕也心疼啊”。

    “您就是操心太多,管他們的,愛爭就讓他們爭去唄,和您有什么關系”賈赦道。

    “都不是你兒子,你自然是心疼,等你又再有了兒子,都盯著你的爵位,你就明白朕現在的心情了,你現在還小,不懂”圣上沒好氣道。

    “要兒臣說啊,就是要讓他們爭,最后做主的還不是您,您看著他們上蹦下跳的,多有趣啊,而且他們得到什么總要付出一些東西唄,您就是太較真了,什么事都往壞的方向想,要兒臣說啊,這些皇子爭來爭去的大戲可比戲臺子上唱的要精彩”賈赦揉了揉圣上的肩,真是硬,也是,每天就這么端著,不硬才怪。

    “越說越不像話了,他們都是皇子,怎么能和那些戲子比”圣上道。

    “兒臣覺得他們唱戲是比戲臺子上的戲子要好了,橫豎看熱鬧就是”。

    “你倒是熱鬧看了,那朕呢?整個天下呢?都被他們弄得烏煙瘴氣,百姓的日子還怎么過,真是不像話,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兒子的心小唄,不想您,君臨天下,腦子里想的都是天下蒼生,兒子只需要在您的護佑下,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再把瑚兒養大成人就夠了,別的,兒子也都不求”賈赦邊說,手邊用力,想起第二世電視劇中,那些后宮娘娘給圣上按摩,真是半點力氣都沒用,簡直除了*外,不會起另外的效果。

    “好了,不用再捏了,朕感覺好多了”圣上把賈赦的手拿了下來。

    “陛下,西北快報”慶得公公急忙走進來道。

    “快宣”圣上皺著眉頭,可不要發生不好的事才是。

    “報……,啟稟陛下,有一部分西北游牧民族,有一個部落沖破了邊防,南下一路燒殺搶掠,現在已經有十個村子被毀了”奏報的人氣喘吁吁的,顯然一路并沒有休息。

    “史侯是做什么吃的的,傳令下去,明日回京”圣上盛怒,直接把桌上的茶杯給砸了。

    賈赦愣了一下,這還沒到冬天呢,西北那邊的游牧民族就南下了?而且今年雖然有些干,但是收成其實應該也還算可以,與去年相比,雖然有所下降,但是應該還算過得下去吧,賈赦倒是覺得其中一定有什么變故,否則西北不會這么快發兵南下。

    賈赦能想到的,圣上自然也能想到,而且想的還比賈赦要深入。

    “父皇,既然明日回京,那兒子就去收拾東西了,您也消消氣”賈赦道。

    “行,你去吧”賈赦見圣上這么說,就轉身離去了,看來這次姑蘇是去不了了,他還想看看林如海呢,不對,現在他還叫林海,算了,橫豎兩年后,他必定會去京城參加會試,到時候再看看也不錯,上輩子他欠了林黛玉的,自然也欠了林如海的,林家五代封侯的財產就這樣被賈家拿來修園子了,而對林家唯一的閨女,也并不好,最后淚盡而亡。這輩子,該還的就還了把,林如海一直在江南這個旋渦中不得脫身,還不是因為京城沒有幫襯的人,這輩子有他護佑,他的官自然能做得平穩許多,再加上他自己的手段,這輩子定不會像第一世那樣,臨終連個摔盆子的人都沒有。

    賈赦離去后,圣上回京的消息就傳了出來,許多人聽到這事就直接懵逼了,姑蘇都還沒去,怎的就要回京了,難不成是因為信郡王遭人暗算,所以圣上覺得這里不安全的原因。

    就在所有人都滿是疑問的時候,幾個皇子都跑到賈赦的院子里來了。

    “恩侯,你剛從父皇的祥坤殿出來,父皇要回京的消息就傳了出來,究竟是怎么回事”大皇子年紀最大,他開口問道。

    “西北那邊不太平,有部落的一支騎兵南下燒殺搶掠,已經禍害了十個村莊,父皇震怒,才說明日回京的”這個問題并不需要保密,想必父皇下午就會召集信任的大臣開會,這個問題一定會提出來,所以早講晚講都沒什么問題。

    大皇子皺著眉頭,他是有去西北殺過敵的,知道西北的游牧民族有多難纏,他們幾乎全民皆兵,即使是女人,也能上馬殺敵,而且他們馬匹也十分充足,十分難產。

    “父皇未免也太大驚小怪了,不過是一支騎兵,這也要回京”三皇子覺得有些難理解,他在江南的事情還沒弄完,江南總督的位置還不知道花落誰家,而且父皇說了,在江南新設一個官位,這也沒有下落,現在就回京,倒是把他的計劃都打亂了。

    “老三不知道就不要亂說,西北的游牧民族的騎兵非常兇悍,什么事都干得出來,你遠在江南,重病把手自然是不懼的,那些百姓手無寸鐵之力,如何躲得過”老大反駁道。

    賈赦有些詫異,雖然這位大皇子莽漢一個,沒想到還是挺心系天下的,可惜,有心系天下的雄心,卻沒治理天下的能力,倒是有些可惜了。

    “老大是否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咱們國家,兵力強橫,難道還怕一支騎兵不是,想必史侯不出兩天時間,就把這只騎兵給處理了,要得了你在這里操心,是否管得太多了”三皇子也意思到自己說的話有些不妥,連忙想要把話給圓回來。

    “你……”大皇子的口才自然是不如三皇子的,直接被三皇子給噎住了。

    “我說你們,這時候還不好好準備著,倒是在這里吵起來了,這事自然有父皇的定論,和咱們有什么關系,語氣在這里吵,還不如去父皇那里說說,有什么辦法可以驅除這只騎兵,這樣,說不定,父皇會另眼相待喲”賈赦笑瞇瞇的給大皇子解圍,其實,幾個奪嫡的皇子里面,如若四皇子不能坐上那個位置,他還是蠻看好大皇子的,在軍中歷練,知道邊境百姓的不容易,至于治理天下,不是有其他的臣子一同分擔么,手段不足、眼光比較狹隘,這就是硬傷,不過比起三皇子來,還是強了許多。

    三皇子嘛,身上一股酸氣,而且格局不大,氣量小,看不到百姓的艱苦,六皇子更別說,小聰明是有的,就是太過心狠手辣,讓人心寒。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