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19章
    賈赦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還要做馬車,就是一陣哀嚎,經歷過第二世,小轎車,瀝青路的賈赦,回到這個時代,馬車的輪子上可沒橡膠,且路也不平整,在京城,即使他去京郊,坐馬車也不過一個時辰的事,且京郊的路都是特意修整過的,所以也不難熬,但是現在坐馬車,一坐就是一天,他不暈車的,都有些受不了了。

    “有這么難受么?”圣上見賈赦渾身不舒服的模樣,覺得有些好笑,這寶貝蛋還真是難養。

    “嗯”賈赦點了點頭,一臉苦逼,道:“總有一天,兒臣要弄出一輛舒服的馬車”。

    圣上笑了笑,道:“嗯,朕相信你,努力去坐吧”圣上笑了笑,他并不認為賈赦能弄出什么舒服的馬車,畢竟這種樣式的馬車已經流行了幾千年了,但是馬車的樣式依然還是這個樣子,孩子嘛,總是要多鼓勵一下。

    賈赦頓時開心了,現在對圣上打了一個腹稿,以后他搞出什么大事來了,圣上也會有心理準備,啊,人生真是寂寞如雪,看來他要加快腳步了,水泥已經出來了,玻璃、橡膠、槍支,你們還會遠么。

    馬車跑了兩天,基本上已經跑出了江南那些官員為了湊出花團錦簇給圣上看的太平盛世的地界了,賈赦打開車簾,向外面看去,秋收的季節,許多百姓都在外面秋收,但是就賈赦收成的模樣來看,收成并不是很好,現在可沒雜交水稻,如若有雜交水稻,可是他不是袁隆平,以前并不是學的生物系,而是最沒用的考古,就曬鹽的方子也是因為好奇,在網上搜索而來,雖然雜交在課本上說了一點,但是也只是說的很淺的一部分,更深入的,卻沒放上來,或許大學、研究生、博士里面有,但是他卻兩眼茫然。

    “看來今年的收成還算是不錯,早些日子有些干旱,朕還擔憂收成不好”圣上看著田地里的水稻,心下倒是挺滿意的。

    圣上滿意,那是因為他沒見過雜交水稻,就現在的這些田,最上好的田,收成也不過是四百斤,再次一點的,就更少了,而且這事水稻,一百斤的水稻滿打滿算也只有80斤左右,而且還是稻谷的飽滿度非常好的情況下才有的。

    看到現在的生產力,賈赦現在特別后悔,他當時怎么就腦抽,學了考古系,他學生物系多好,把雜交水稻弄出來,能養活多少人,可是他也沒想到自己還能再穿回來不是,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既然如此,那他就要快點把玉米紅薯這類高產的作物給弄出來了。

    圣上在江南逛了幾天,發現今年的收成確實還行,然后就回行宮了,當然,他們也遇到了一些不長眼的所謂土地主家的兒子,欺男霸女的事情也有發生上演,但是這在圣上眼中倒不是最嚴重的,規則的制定,本來就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

    逛了幾天后,圣上就打算回行宮了,在回行宮的路上,賈赦和圣上卻遇到了刺殺,而且來刺殺他們的人還都是死士,因為圣上到底是帶了大量的人手,但是那些人也干脆,見刺殺不成,便撤退了,來不及撤退被擒的死士,都自殺了,連拷問都不成。

    “走,怎么回去把”圣上自然也是惱火的,但是現在人都死了,也不能知道些什么的,但是橫豎他也差不多清楚是哪些人干的。

    賈赦有些懵逼,出來就遇刺客的這種事,應該是主角的待遇啊,他現在算是主角么。

    “對了,遇襲之事你不要和別人說,以免打草驚蛇”圣上叮囑道。

    “父皇放心,兒臣的嘴最是嚴密”賈赦點了點頭,他明白,這事怕不是沖著他來的,而是沖著父皇來的,但是他沒想打,即使是父皇微服私訪,也帶了那么多侍衛,賈赦想著,就第二世電視里,許多人都有什么暗衛死士,怕父皇也有。

    “嗯,那人知道朕帶著這么多人,怕也不敢再輕易出手,等回行宮后,你也要注意一些,去哪里都多帶些人,就以這人培養的死士來說,怕是能量不小”圣上心中隱隱浮現出兩張人臉來,圣上微微瞇上眼睛,最好不要是他想象的那樣。

    賈赦也想不通,究竟是誰要來殺害皇帝,就以父皇的安排,別人是不會知道他們的行蹤的,但就以這些人埋伏在這里的情況來看,確實已經掌握了父皇的行蹤,賈赦下了一條,不會是父皇身邊有別人買下的暗莊。

    或許是賈赦臉上的表情實在是太明顯了,圣上道:“朕身邊肯定沒有別人的暗樁,其實他們能猜出朕的去向也不是什么難事,畢竟替身只能滿的了一時,瞞不了一世,這些人有所察覺也是理所當然的,等這些人知道朕離開了,他們再埋伏在回行宮唯一的路上,所以,這個計謀并不算高明”。

    “哦”賈赦點了點頭,他還以為是被人出賣了呢。

    “好了,等下就到行宮了,你回去后先休息,睡一覺,朕還需要處理一些事情”。

    “嗯,不過父皇,瑚哥兒是不是可以接回來了”賈赦問道。

    圣上點了點頭,道:“朕回去后就下令,放心,少不了他半根頭發的”。

    “嘿嘿,兒臣這不是關心則亂嗎”,再加上剛剛居然有人刺殺,受了這么大的驚嚇,他當然要確定自家寶貝兒子平安無事了。

    賈赦回行宮后,就按圣上的吩咐,會自己的院子睡覺休息去了,而圣上則是去處理今日遇襲之事,他剛剛沒和賈赦說,他覺得這次遇襲怕是和江南總督脫不了關系,畢竟江南是他的地盤,他想養幾個死士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究竟太子有沒有牽扯到里面,他可是查清楚了,這個江南總督已經投靠了太子。

    “慶得,讓暗衛查清楚,這些天,這位丁平之丁大人最近和誰來往的比較多,還有,他最近去過哪里,一一給朕查清楚”圣上道。

    “是”慶得公公也是有些后怕,圣上的年紀大了,早不比當年,萬一龍體有損,他有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吩咐完這件事,圣上也有些累了,在慶得公公的服侍下,便休息了。

    第二日,圣上回來了,自然就是開朝會了,這幾天的公務都壓著呢,也該處理了。

    一些比較急的事,圣上在離開之前,早已經解決了,剩下的都不是什么大事,很快也就完了,朝會開完之后,圣上就去了祥坤殿處理奏折,一般的奏折都可以分成三類,就是請安折子,一般這種折子就是廢話連篇,歌頌功績的,第二種就是一般性的折子,里面可能又彈劾某人,或者又說明什么事,最后一種就是比較急的,軍事奏報也在這類折子里面。

    圣上漫不經心的看著折子,看過了江南地區的百姓,他心里還是放心的,江南地到底比其他地方富饒一些,如若江南都生靈涂炭,那才是不堪設想。

    賈赦下了朝會,就去接自家的寶貝兒子了,賈瑚現在已經很獨立了,特別是去了上書房后,賈赦每次見到賈瑚,都會覺得驕傲。

    “爹爹”賈瑚一見到賈赦,牽著徒睿快步走來,嘴里還大聲叫道。

    賈赦點了點頭,見賈瑚沖過來,他一把將賈瑚和徒睿抱在懷中。

    “信王叔”徒睿現在的身體好一些,膽子也大一些,說話聲音也大了,開始有了男孩子的特征,不再像第一次見面時,那個受驚的小兔子了。

    “有沒有想爹爹啊”賈赦到底一下抱兩個半大的孩子抱不得很久,抱了一會兒就把兩人放下來了,一邊手牽著一個小孩,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和兩個小孩子說著分別的幾天,都做了些什么,有什么好玩的。

    花想容再次見到賈赦的時候,賈赦正陪著兩個孩子在花園下跳棋。賈赦嘴角掛著溫柔的笑容,看著兩個孩子的目光極其溫暖,四周的菊花開得正艷,吸引著些許蝴蝶,一副畫卷直接就展現在花想容眼睛里,花想容覺得自己醉了。

    還是賈赦覺得有動靜,隨即他把目光轉向了花想容站立的方向,就直接看到了花想容。

    賈赦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又舒展開來,道:“花才人,你來逛花園啊”。

    “信郡王”花想容回過神來,臉上露出一抹嬌羞的笑容,上前兩步,來到幾人身邊,道:“今日天氣舒爽,所以來花園逛逛,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信郡王,沒打擾到您吧”。

    “這園子又不是本王的,自然是想來就來,不過花才人出門到底是多帶幾個奴才會比較好”賈赦看了看花才人,居然就帶了一個奴婢就出門了,這可是在行宮,幾個皇子都是住在行宮里面的,花才人到底是女子,隨隨便便見外男可不像話。

    花才人聽了賈赦的話,頓時有種想落淚的沖動,她如何不想多帶幾個人,伺候她的宮人被甄妃娘娘給借走了,她又能如何。“多謝郡王提醒,只是妾身那宮人……,郡王安心,妾身以后自然是會多帶些宮人的”。

    “那就好,既然花才人是來逛園子的,那本王就不打擾了”賈赦沖花才人禮節性的笑了一下,就告退了,他把目光轉向兩個小的,“咱們走吧,院子后再繼續”。

    兩個小孩很乖,聽賈赦這么說,也不反對,乖乖的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