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16章
    原本圣上還饒有興趣的在一旁看戲,賈赦去找江南總督麻煩是他默許的,賈赦回來帶的東西也給他分了一半,所以,見有人彈劾賈赦,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寶貝蛋要怎么反駁,結果沒想到直接在自己這里告狀。

    圣上瞪了賈赦一眼,道:“不許胡鬧”,隨即又把目光轉向其他大臣,道:“眾位大臣還有沒有其他的事奏報”。

    那位狀告賈赦的官員聽圣上這么說,覺得不可思議,圣上的意思是要保住賈赦了,不再追究的意思,什么時候圣上這么好說話,這可是收受賄賂啊。

    聽圣上轉移話題,賈赦又開心了,對噠,收受賄賂不要緊,前提是你得讓圣上知道是不,再說了,你收了那么多賄賂,好歹也給圣上分一些唄,把圣上拉下水,比怎樣都管用reads;。

    瞧著賈赦得意洋洋的模樣,其他幾個皇子恨不得咬下他一塊肉來,但是他們打心底里還有些佩服賈赦,出了這種事后,還能讓圣上護著,甚至連表面上的罵都沒罵一聲,他們現在真的懷疑,賈赦是不是才是自己父皇的親兒子,他們都是撿來的。

    那位告賈赦的大人心里還是很不服氣,準備再繼續上奏,結果他身前的一位大人小聲的咳了一聲,那位大人也只能不甘心放下,自己退回了官員的隊列中。

    接下來,見那位官員狀告賈赦后的結果,也沒人再來找不自在,所以再沒人提起賈赦收受賄賂的事,所以大家都開始商量其他的公務,賈赦則又無聊了。

    等下朝之后,賈赦以及幾個皇子,再加上京城來搬家的幾個大臣以及江南的幾個官員,一起隨著圣上去了祥坤殿,這個是江南行宮中,圣上辦公的宮殿,仿照紫禁城的養心殿修的,里面的布置只與養心殿有細微差別,但是南北兩個地方流行的東西不一樣,北方的大氣,南方的景致,即使是祥坤殿是仿照的養心殿,但是和紫禁城的養心殿比起來,多了幾分精致,少了幾分威嚴。

    “據西北傳來消息,今年天氣比較干旱,北方的牧草不濟,北方的游牧民族現在已經蠢蠢欲動,朕倒是怕他們最終會造成西北的不安寧”圣上皺著眉頭,隨即看向京城伴駕的幾位大臣,問道:“眾位愛卿,你們有什么看法”。

    “啟稟陛下,西北游牧民族,民風彪悍,每個人都善戰,且極其難纏,如若他們突破西北的防線,那么邊境的百姓,日子將會是災難,而且他們搶了就跑,加上他們的馬匹豐富,即使我們士兵人多,但是最后也只會疲于奔命”戶部的孫大人見圣上問,便第一個開口了,隨即他繼續補充道:“而且這些年對西北邊境的治理,是最難的,像十三年和二十一年的時候,大旱,那些牧民南下,多少村落的百姓被他們殺光了”孫大人想起,就覺得有些傷感。

    圣上顯然也想起了那兩年,如若那些游牧民族只搶東西便也罷了,最多是損失一些財物,最后說不定還能活下去,但是那些人連人也殺了,那兩年朝局最是動蕩。

    聽到這里,賈赦也沉默了,西北那邊最是不好治理,而是即使設置了通商口,也只有一少部分游牧民族來通商□□換貨物,他們民風彪悍,更喜歡的是直接搶,搶又不花費自己的辛辛苦苦牧羊得來的東西,而且邊境那么大,即使有重兵把守,他們也總能找到突破口,所以孫大人說的疲于奔命是真正的疲于奔命。

    “眾位愛卿,你們有什么好的意見”圣上眉頭緊鎖,西北的情況不容樂觀。

    在場的大人面面相覷,他們都是朝中重臣,都基本上了解西北的情況,西北的游牧民族分成了許多部落,他們拉攏了一個部落,還有其他的部落依舊桀驁不馴,這也是他們最頭痛的。

    圣上見眾位大人這樣,心里也有些著急,隨即又看向自家的皇子,問道:“那你們呢?有沒有什么想法”。

    幾個皇子也是面面相覷,對于大皇子來說,你讓他去打仗,他很快就能想出方案,但是你讓他說治理國家,他并不擅長,三皇子,對待詩書倒是有同樣的見解,治理國家也能說出一二點來,但是對于這個連眾位大臣都覺得棘手,沒有好的解決方案的問題,他自然也是答不上來,至于六皇子,屬于有幾分小聰明,但是卻用不上正道上的那種,這個問題自然是可以略過,至于四皇子,他心中倒是有個大膽的想法,只不過太大逆不道,他也不敢隨意提出來。

    圣上見自己的兒子這樣,也不是很介意,畢竟這個問題確實太難了,幾乎歷來所有的君王在這個問題上,都想不出好的解決方案。隨即他把目光落在賈赦身上,道:“恩侯,平日里你的腦袋里有許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對于這件事,你怎么看?”。

    賈赦眼睛一轉想到了什么,但是這個方法說出來,怕是朝中一半以上的人都得彈劾他,賈赦的目光閃了閃,欲言又止reads;。

    圣上見他這個模樣,倒是來了興趣,怕這孩子心中有了主意。

    “有什么就說什么,朕恕你無罪”。

    賈赦想了想,道:“兒臣這個想法著實有些瘋狂,如若說了,怕朝中的人都會彈劾兒臣呢?”。

    “如若你想說滅了整個游牧民族的話,這事朕也想過,但是有些不現實,畢竟西北的戰馬是出了名的,如若滅了整個游牧民族,朝廷的戰力也會隨之減弱,咱們國家,周邊還有許多的國家注意著,而且我們滅了整個西北,那么其他的那些依附咱們的小國家,怕也會產生危機感,一個小國家不足為慮,若如他們聯合起來了,那后果也是不堪設想”圣上道。

    賈赦咋舌,不愧是帝王,賈赦繼續道:“兒臣的想法倒不是這種,兒臣是想要他們自己毀滅,不過花費的時間可能稍微有點長,但是效果應該是不錯的,賈赦想起第二世,他看到的清朝對付蒙古的政策以及俄羅斯占領西伯利亞后對待游牧民族的行為”。

    “哦,說來聽聽”圣上倒是來興趣了。

    “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對待那種比較強大的部落,就強行貿易,對于那些比較弱小的部落就直接吞并,而且就現在而言,咱們的武力是比西北游牧民族要強的”賈赦道。

    圣上搖了搖頭,道:“打仗是需要花費軍需的,而且這么做了之后,周邊的國家會產生危機感,不利于統治,第二種方法是什么?”,其實軍需什么的,按賈赦的這種說法,其實是可以以戰養戰,但是周邊的小國家會產生危機感,在加上整個國家讀書人偏多,這樣的人最是好臉面,所以這種方法并不是很好。

    “第二種就是先圈定幾個部落,朝廷封賞,給他們利益,和他們貿易,但是只許他們圈養,不許游牧,其他的游牧民族就讓這些部落去治理,以夷制夷,如若還有游牧民族南下,咱們就懲罰這些部落的王,再去他那邊發展宗教,隨意編一個教的名字,成為這個教的教眾,有豐富的物質,但是只有一條,這個教不許成親,不許和女子發生關系,不許生孩子”賈赦目光一閃,現在俄羅斯那邊就用的是第一種方法。

    圣上思慮著,第二種辦法倒是不錯,但是圈定幾個部落,那就要時時給幾個部落安撫,最好的安撫就是聯姻,而且聯姻的人選地位還不能太低。就比如第二世的清朝,他們是送皇帝的女兒去聯姻的。至于宗教,圣上倒是不懷疑宗教的力量,就歷史而言,許多皇帝也信宗教,皇帝都如此,更別提那些百姓了。

    圣上還未說什么,就有官員提出異議,有人站出來道:“郡王的想法是否太過惡毒了,生兒育女乃是天地循環,如若他們都去信教,而不能生兒育女,那這個種族怕都是要滅亡了”。

    賈赦一臉無辜,道:“那這位大人的意思是,他們有那么多人南下,搶我們國家的百姓財物,殺我們國家的百姓,我們國家的百姓就不無辜,難道還要支持不是,如若是這樣,本王倒是要懷疑這位大人的居心”。

    “信郡王,您不要偷換概念,我們完全可以用一種溫和的方式,咱們國家,自古以來都以禮治國,而不是這樣直接要別人不能繼續生育,我們應該以德服人”這位大人聽了賈赦的話,直接臉都白了,一是氣的,二是嚇的。

    “可是古人也說,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您是否曲解了圣人的意思”賈赦繼續無辜,他最是討厭這種衛道士的,你妹喲,不是你上戰場殺敵,站著說話不腰疼是不,真該把他丟到戰場上,見識一下什么叫戰火連天,看他還敢不敢這樣說。

    “黃口小兒,怎明白圣人的意思”大人道。

    “好了,恩侯說的不錯,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解決西北游牧民族的問題,恩侯這個主意提的不錯,回去后,仔細思索了,寫個折子上來,等回京后,咱們再仔細商議一番”圣上想了想,如若要實行,今年是不錯的,他們國家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