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12章
    麗嬪和良嬪的拒絕,讓甄妃娘娘生了好大一場氣,可是除了生氣,她現在什么都做不了,她現在只在甄家的別院,而她是后妃,圣上特別開恩,讓她繼續住在這里,全了她的思鄉之情,她輕易也不能去皇家行宮見陛下,這讓她很是著急。

    “母妃,父皇很喜歡那個女人,這可怎么辦”六皇子擔憂道。

    “且讓她再得意一段時間,陛下在金陵待不了多長時間,等去江南,咱們就好辦了”到時候她也是要跟隨圣上一同去江南的,到時候她就能親自面圣,到時候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像被卡住脖子似的,讓人難受。

    甄妃娘娘說的也沒錯,金陵到底不比江南,江南那里才是大頭,圣上在金陵呆了十多天,就去了江南。

    在金陵,每個皇子的收獲都不錯,即使是五皇子,下面的官員都多有供奉。

    “父皇,您再多下幾次江南唄,收獲還真豐富”賈赦喜笑顏開。

    “你啊”圣上白了賈赦一眼,圣上輕易如何能出宮,雖然他也想看看這大好的河山,但是到底這個想法太過任性了,再說,就算是他能年年下江南,但是陪在自己身邊看著大好河山的人中,卻沒有他,那也是了無趣味的reads;。

    “你在金陵有什么收獲,說來聽聽”坐在馬車上,圣上也有些無聊了。

    “收獲多了去了,且不說兒臣收到的禮吧,就說著金陵城的紛爭,也是精彩不斷,賈史王薛再加上甄家,瓜分了整個金陵城,不過咱們賈家大本營雖然是在金陵,但是主要的家族,都去了京城,這里的都是歪瓜裂棗,但有族老管著,倒是還成,王家的話,怎么說,近些年敗落了,京城倒是不怎么顯頭,但是在金陵城發展得倒也還不錯,史家基本上就只祖宅在了,而薛家和甄家倒是這金陵城中的兩大霸王,總督都要避其鋒芒”賈赦就跟說書一樣,說的是那叫一個神情激昂。

    “這些你怎么知道的”圣上有些驚奇。

    “當然是給兒臣送禮的那些官員告訴兒臣的,在兒臣耳邊哭訴他們有多么多么的不容易,想走兒臣這條路,看能不能調回京城之類的”賈赦坦率的說道。

    圣上冷笑一聲,道:“這些人倒還真是不知死活,賈王史薛再加上甄家確實是金陵中的土地主,但是這些人,可是朝廷任命的官員,賈王史三家,主力都在京城,而薛家不過是皇商,甄家跟是奴仆出生,即使有朕的抬舉,那甄應嘉的官位也不高,真說這幾個家族能壓得過他們去,真是笑話,他們還不知道從這些家族里面淘了多少好東西去”。

    “嘿嘿,父皇英明”賈赦嘿嘿一笑。

    “你這小東西,套朕的話呢”圣上搶過賈赦手中的扇子,輕輕敲了敲他幾下。

    “怎么會,只是兒臣收了他們的禮物,怎么的也要問一下對吧,好證明兒臣盡了心,其實兒臣覺得他們不應該找兒臣,兒臣不過是在戶部打雜,與吏部官員的升遷完全沒有任何的關系,走兒臣這條路,他們是怎么想出來的”賈赦攤了攤手,表示不太理解這件事。

    “這有什么難理解的,你的圣心優渥,即使你不管吏部,但是給他們說句好話還是成的吧,那些吏部的人見是你說的,以后他們的升遷之路,便容易得多了,這叫拿人手短”圣上喝了口茶,這馬車坐的確實是不舒服,他見賈赦歪七扭八的坐姿,他也不再端著,直接換了一個舒服的坐姿,果然舒服多了。

    賈赦見圣上也不端著了,心里偷偷的笑了笑,但是他還是很厚道的,沒有笑出來,否則某個小心眼的報復他怎么破。“父皇,想要兒臣說好話,那這禮可是太輕了,兒臣一般都不說好話,是只說不好的話的”。

    “那些人也只不過是廣撒網,想必朕其他的兒子那里也收到了他們的孝敬”圣上道。

    “好吧,兒臣這些真的是傷心了”賈赦道。

    “說道了賈王史薛,他們的消息的你打聽過嗎?”圣上問道。

    “甄家倒是有通過甄應亨聯系兒臣,但是有天徒逸得罪了兒臣,兒臣一生氣,就沒理會他們家,他們家給兒臣送的禮,兒臣也退了回去,至于薛家,薛家現在有八房,嫡子倒是一個有能的,其他幾房,看不出什么好歹來,其他三家,您知道的,他們的當家人都在京城,他們自然是不找這個麻煩的”賈赦道。

    圣上點了點頭,表示他也理解,畢竟留在金陵的,基本上要不是來金陵養老的,就是能力并不出眾的,既然在京城,有主家的人打點了,他們就沒必要了,如若真得罪了,反倒是不美。

    “父皇,想別說外面啊,先說說您的美人,據說最近并不太平哦”賈赦一臉戲謔。

    “都是女人的事罷了,這些女人還真是麻煩,整天斗來斗去,手段花樣還是那幾個,有不能有個新鮮的想法”圣上搖了搖頭,語氣中還帶著輕微的厭煩。

    “嘿嘿,這不是最難消受美人恩么,父皇是天下之主,您覺得斗來斗去的麻煩,那明年選秀,兒臣能不能……”賈赦暗示道。

    “想都不要想,你能和朕比,朕的兒子都有八個,還不說公主,你呢?就瑚兒一根獨苗苗,連個替換的都沒有”圣上瞪了賈赦一眼reads;。

    賈赦有些無語,您的兒子是多,但是為了繼承您的家業,都恨不得滅了對方,最后能活下來的,也不知道能有幾個,賈赦暗暗吐槽。

    “不說這些了,父皇,咱們來玩主位之爭唄”賈赦道。

    圣上同意,這東西可不比象棋圍棋,即使玩的不好的,憑借運氣也能贏。

    賈赦玩斗地主,慶得公公自然是要陪著的,伺候人的活計,自然就落到了高進公公身上。

    牌并未玩多久,禁軍統領就過來問是否要扎營了,圣上點了點頭,其實天氣還早,但是如若過了這里,就不太好找扎營的地方,畢竟這是圣上出巡,人帶的可不是一般的多。

    等圣上的帳篷扎好,賈赦就隨著圣上一同去帳篷里休息,其他的皇子則是過來請安。

    “恩侯也在,都是大男人了,怎的天天躲在馬車里”大皇子最近心情不是很舒爽,京城里的人已經給他傳消息了,太子現在正在對付他的人馬,損失雖然不嚴重,畢竟太子只是監國,做得太過分,父皇也是不依的,可是太子卻知道哪些是他的人馬,這才是最讓他心驚的。

    “外面灰塵那么大,我躲在父皇的馬車里面還是自在一些,只有我是不是男人,這不,咱家瑚哥兒完全可以證明我是不是男人”賈赦笑瞇瞇的,完全不生氣,因為他也收到了太子對付大皇子人馬的消息,果然,大皇子和太子這是一對相愛相殺的好基友。

    “胡鬧”圣上瞪了賈赦一眼,又看向自己其他的兒子,道:“你們今兒怎么又空一塊過來了,平時互相相見都像長了斗雞眼似的”圣上和賈赦在一起待久了,也學會了賈赦那一套奇奇怪怪的比喻,有時候冷不丁從他嘴里冒出一句來,能讓其他人目瞪口呆。

    大皇子先回過神來,道:“這不是見恩侯經常陪著您么,咱們也想來見識見識,每次父皇見到兒臣都不是很開心,兒臣就來學學”大皇子也是一個耿直男人,其實圣上對大皇子也是看中,因為這孩子到底是他第一個兒子,而且就領兵,確實是天才,可是他根本就不適合當一個皇帝,可是他自己不這么想啊,他覺得自己統領士兵就很不錯,怎么可能管理不好整個天下,再加上背后之人的慫恿以及對太子殿下的看不順眼,于是乎,就這樣,和太子殿下成了宿敵,圣上對此,也非常頭疼。

    “那你們呢?”圣上有些無語,看向其他另外幾個皇子。

    “兒臣也是和大哥一樣的看法”另外幾個皇子附和道。

    賈赦都快要笑抽了,他已經看到圣上額頭上的抽動了。

    “父皇,正好幾個皇子都在,咱們開兩桌主位之爭吧”賈赦準備是想說開兩桌麻將的,可是這里的人還少一個,如若太子殿下在,倒是可以開兩桌麻將。

    “不是還多一個人么?”圣上道。

    “沒事兒啊,兒臣今天就搶了慶得公公的活,給你們添茶唄”賈赦無所謂,橫豎他也不喜歡和這些皇子玩牌,打牌嘛,就是要爭一個輸贏,你們一個個的都讓父皇贏,那還有什么意思,還不如在一旁看著,看他們是怎樣輸的。

    圣上欣然接受了賈赦的建議,于是乎,他和大皇子三皇子一桌,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一桌,圣上那邊由他講解規則,而四皇子這邊,則是賈赦講解規則,幾個皇子看著牌上大逆不道的東西,面面相覷,但是見圣上卻興致勃勃的,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始玩。

    不得不說,看幾個皇子打牌還挺有趣兒的,圣上那一桌就是看大皇子和三皇子如何輸牌,而四皇子這一桌,就是看他們如何拼命贏牌,完了幾句后,賈赦開始不得不感嘆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