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110章
    搬進行宮后,圣上找官員開朝會就更勤了,以前在甄家別院,見這些官員確實有些麻煩。

    “各位,最近太子的表現你們也見到了,覺得他如何”圣上看著太子寄過來的奏折,上面有他處理了哪些事,做了哪些英明的決定,請安折子寫的花團錦簇,可是據他私底下得到的消息可不是這樣,圣上倒是要看看,這些官員里面,有多少是太子的人。

    各個官員面面相覷,一時不知道如何開口,如若說太子處理政事賢明,恐怕圣上會不悅吧。

    圣上見各位官員,遲遲不肯說,只道:“既然眾位愛卿不好開口,那就讓朕的幾個兒子來吧,等朕的兒子們說過了,你們總能暢所欲言了,老大,你先開始”。

    大皇子忽然被圣上甩鍋,一時反應不過來,他到底對部隊之事比較在行,對于政事,呵呵。大皇子摸了摸腦袋,嗯了半天,也們說一句話出來,最后憋出一句,這個兒臣不知道,父皇自己定論就是了。

    圣上搖了搖頭,把目光轉向三皇子。

    三皇子可比大皇子會說話,三皇子扯了一大堆的之乎者也,引用了許多先人之話,整的跟演講一般,用詞花團錦簇,但是中心思想卻沒有,也就是說,三皇子說了一大堆廢話,最后根本就沒發表自己的觀點。

    等三皇子演講完,圣上看向四皇子。

    “兒臣遠在金陵,怎么會知道太子殿下是如何處理國事的。不過太子殿下到底是年紀輕,和父皇比起來,恐怕還是有些欠缺的”四皇子短短說完幾句,就閉嘴了。

    這時候圣上又把目光落到賈赦身上。

    賈赦此時還云里霧里的,這些天,不上早朝,賈赦的心早就懶散了,結果忽然上早朝,他的生物鐘還沒調整過來呢?父皇精力旺盛,昨天晚上才和妹子翻云覆雨,今天早上就來折騰他,所以賈赦一直都懵懵的,完全不知道眾位在說什么。

    圣上見賈赦一臉呆滯,一副神游虛空,完全不知道他所云何物,便直接開口道:“恩侯,現在輪到你了,你說說太子這些日子處理國事處理的怎么樣”。

    賈赦被圣上給叫醒,他怯怯的看著圣上一眼,發現并未生氣,道:“兒子覺得父皇最好,父皇最是賢明,父皇是明君,父皇勇武,父皇什么都好”賈赦一連串的拍馬屁,主要是他完全不知道圣上在問什么。

    圣上被賈赦逗笑了,但是想著又不威嚴,連忙把笑給收了回來,還瞪了賈赦一眼,道:“真是胡鬧,朕白問你了”。

    “嘿嘿”賈赦摸了摸腦袋,道:“兒臣真是這么想的,父皇你在我心中,是最勇武賢明的君主,完全可以和那什么堯舜禹爭輝”。

    除了四皇子和五皇子外,其他的三個皇子都咬牙暗罵,他們這下可算是知道了,這個小滑頭雖然不怎么地,但是會拍馬屁啊,而且還特別會插科打諢,不過他們可干不出這么沒臉沒皮的事,父皇也不知道看中他那里,就是因為會拍馬屁么。

    其他的大人則是非常羨慕,瞧瞧人家拍馬屁,拍得圣上那叫一個舒心,他們拍馬屁,經常拍到馬腿上,怪不得別人能做到成為第五位異姓王,就這拍馬屁的功夫,嘖嘖。

    “好了,不問你了,你不要胡鬧,老五,你來說說看”圣上昨日渾身的不舒坦,今天總算是好多了,不怪他不舒坦,任誰碰了自己不喜歡的女人,都會不舒坦的,可是圣上還必須把這個女人納入自己的后宮,他必須看看,究竟是誰在做這件事,在查清楚這件事之前,總得把人給穩住。其實查清楚送禮的人很簡單,難的是背后之人。

    “兒臣和恩侯兄一樣的看法”只賈赦入朝后,五皇子并未和賈赦多接觸,畢竟他沒有想要那個位置的野心,如若和賈赦太過交好,難免會讓別人以為他也有那個想法,所以他上朝一般都不發表意見的,都是兒臣覺得某某說的好,某某說的對,兒臣一樣的看法,就完事,他這么做好處也顯而易見,不管誰登上那個位置,別人都不會來對付他。

    圣上點了點頭,轉頭問六皇子。

    “太子殿下自然是好的,不過還是需要很長的路要走”六皇子開始滔滔不絕,言語中貶低太子殿下,順便又抬高自己。而且又見圣上在他闡述觀點的時候,還不停的點頭,他的興致就更好了,而當他說完,圣上也沒有生氣,反而隱隱有偏向他的話語時,他更是得意。

    有這種感覺的自然不止六皇子一個,等六皇子說完,其他官員講的時候,話語中多有打壓太子抬高自己主子的意思,自然,跟著圣上來的人中,不僅僅只有其他幾個皇子勢力,太子也有一部分人呢跟著過來,這些怎么可能眼看著自家主子被人踩,有開始歌頌太子殿下是多么的好,多么的賢明,政事處理的多么的出色。

    原本眾人還忌諱的話題,倒是被敞開了。

    賈赦注意其他官員的動向,慢慢的合上眼睛,起來的真早,橫豎他們還要吵一會兒,先閉著眼睛,養會兒精神,帝王心術啊,帝王心術,你們這群笨蛋。

    圣上也沒攔著眾位大人直抒胸臆,任由他們自有的發揮自己的觀點,最后,大皇子、三皇子和六皇子也們忍住,下戰場開戰了。

    五皇子看了四皇子,板著臉,像是沒聽到一般,再看了看賈赦,這廝早已經閉上眼睛,也不知睡了沒,但就這定力,五皇子覺得自己還需要修煉,裝無知和這兩人比起來,段數實在是是太低了,就這定力。

    賈赦閉著眼睛,等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這群人居然還在吵,賈赦都覺得自己站著睡了一頓覺了,賈赦抬頭去看圣上,發現他真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呢,賈赦連忙挪開自己的目光,他這才不是心虛,而是不能隨意盯著圣上看。

    “夠了,今日就討論到這里吧”圣上也懶得去看那些官員了。

    慶得公公聽圣上這么說,馬上上前一步,叫了退朝。

    賈赦準備回去重新補個眠,結果就被高進公公給叫住了,說圣上召見他。

    賈赦覺得有些詫異,陛下新得了個美嬌娘,怎么還要他陪著呢?其實賈赦心里隱隱也有些不快,畢竟自己的父親遭受了那些,而圣上,現在是皇帝,還在后宮左擁右抱。

    “參加父皇”賈赦行禮。

    “免禮,過來,陪朕坐坐”圣上指了指他對面的位置,道。

    “怎么了,父皇心得了美人,真是意氣風發之時,怎的感覺有些不快”賈赦打趣道。

    “這話也就你敢說,慶得給他倒杯茶”圣上見到賈赦,心情倒是舒暢了一些。

    “嘿嘿”賈赦摸了摸腦袋,問道:“那姑娘和甄妃娘娘挺像的,六弟氣得,腦袋都氣冒煙了”。

    “這是什么詞”圣上瞪了賈赦一眼,道:“老六確實氣得眼紅脖子粗的,不過甄妃身邊的那個丫頭不錯,大約是開解了,今日看著倒還好”。

    “今日還好么?在朝堂上,吵得熱火朝天”賈赦撇了撇嘴。

    “說道朝堂,你今日是在干嘛,站著還能睡著,簡直就不像話”圣上瞪了賈赦一眼。

    “嘿嘿,這不是這段時間懶散起來了嗎?兒臣就有些困,再說了,那些人吵成一鍋粥了,兒臣的腦袋疼,還不如閉目養神的好”賈赦道。

    “罷了,來,陪朕下局棋,朕也頭疼啊”圣上拿起慶得公公端過來的茶,喝了一口。

    賈赦無語了,道:“又是下棋,您不是新得了一個美嬌娘嗎?您直接和她去玩閨房之樂就好,干嘛扯著兒臣,兒臣都沒時間和您孫子培養感情了”。

    “不像話,你真不知道那女的是怎么來的,朕就是想看看,究竟是誰這么做的,現在先把人穩住,等揪出背后之人,這女人就沒用了,慶得,把圍棋擺上”圣上示意道。

    賈赦給送這女人來的人點蠟,他就說呢?陛下這么英明神武,怎么會沒有發現這就是所謂的美人計,不過這個計謀倒真是厲害,昨晚,甄妃娘娘和六皇子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

    等賈赦被圣上虐了一場,圣上的心情倒是好多了,但是賈赦的心情極壞。

    “王爺,甄家又給您下帖了”林之孝把帖子拿過來,給賈赦。

    “王爺,剛剛甄家的管事給您送禮來了,說他們二爺覺得東西不錯,特地送給您的,覺得您一定會喜歡”林之孝把禮品遞給賈赦看。

    “人呢?”賈赦看了看東西,里面是兩把扇子,做工什么的,都非常的精致,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看了甄家人確實查了他,送的東西也投其所好,原本他還想好好和甄家玩玩,可是,昨晚六皇子對他的坑害,他可沒忘了。

    “還在外面等著”林之孝道。

    “把東西退給他,就說爺要不起,還有,這些天,爺都要陪著父皇,沒時間出去”賈赦把東西交給林之孝,臉上滿是冷漠。

    “是,大爺”聽賈赦這樣說,林之孝便拿著東西離去了。

    “信郡王把東西退回來了?”奉圣夫人皺著眉頭。

    “不僅把東西退回來,還說最近忙,不打算再登門了”甄應嘉皺著眉頭,也不知道是哪個關節出了問題,原本答應得好好的,卻忽然翻臉。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