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90章
    就在張成禮也不知怎樣救活這個場子的時候,賈赦的貼心小皮衣帶著他的小伙伴來了,一進門,牽著自己的小伙伴,直接沖進賈赦的懷中,道:“爹爹,你什么時候沒事,我和睿兒都想騎馬了”,賈瑚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道。

    徒睿也直勾勾的看著賈赦,眼睛里充滿了渴望。

    賈赦被兩個小家伙的眼神弄得心一軟,直接將兩個小家伙抱坐在自己腿上,道:“明天帶你和睿兒,還有敏姑姑一起去莊子上騎馬”。

    “真噠,爹爹好棒”賈瑚頓時就開心了。

    徒睿也是滿臉興奮,但是因為他從小生活的環境,注定,他無法像賈瑚那樣,能隨心所欲的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咳”就在賈赦和兩個小家伙交流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老張大人和賈代善的臉色則是越來越難看了,張成禮輕咳一聲,提醒賈赦。

    賈赦回過神來,看向老張大人和賈代善道:“瑚哥兒,叫祖父、外公、舅舅和二叔”。

    “祖父、外公、舅舅、二叔”賈瑚也干脆,直接叫道。

    “瑚哥兒也七歲了,怎的還如小孩子一般,瞧瞧你外祖家的兩個表兄,現在都已經是翩翩少年,可以幫著待客了”賈代善道。

    “瑚哥兒才六歲,明明就還是一個小孩子”瑚哥兒不滿,繼續道:“爹爹說過,不管瑚哥兒長大多少歲,瑚哥兒都是爹爹的小孩子”。

    賈代善被噎住了。賈政見狀,不滿道:“百事孝為先,哪有孫子頂撞祖父的,怪不得是你父親的孩子,這般不孝”。

    賈政如此說,賈赦也不滿了,當初的情況誰都不是傻子,他現在是郡王,還在他這里裝一家之主是么。賈赦的臉頓時就冷了,道:“二弟慎言”。

    賈代善到底記得,賈赦現在雖然依然是自己的孩子,到底他現在已經是皇家人了,而且當初那件事情揭露出來,丟臉的還是他們榮國府,賈代善瞪了賈政一眼,讓他閉嘴。賈政也是委屈,都是父親的孩子,現在一個是郡王,他呢?連個世子的位置都還沒得到。

    最后一頓飯吃得非常心累,在場的每個人都吃得心累。

    “老爺,王妃說了,以后不許我在帶若蕊上門了”回到張府,老張大人還是去了張母的院子里,此時的張母,臉色非常不好,今日帶若蕊去王府,是老張大人臨時的決定,因為馬上要走了,又有那么多下人在,她也不好直接拒絕,只能帶著庶女去王府。

    老張大人見自己的老妻這么不給面子,他臉上頓時也不好看了,道:“若蕊怎么了,那么好的一個姑娘,只不過是庶出,帶去姐妹家都不行了?”。

    本就不愉快的張母見老張大人這么說,頓時怒了,道:“你也不看看那個小蹄子今日做的好事,一直看著赦兒,恨不得兩眼瞪穿,還把自己的脖子露出來,也怨不得她沒福氣,盡學些狐媚子把戲,現在還居然勾引她姐夫,她有把自己當成妹妹么”。

    “啪”聽張母這么說,老張大人怒了,一巴掌甩了過去。

    張母捂著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老張大人,她嫁給老張大人這么多年,為他生兒育女操持家務,就換來這個結果?

    老張大人動手之后,也有些后悔,他看著自己老妻不可思議的表情,自己也不自在,道:“你好好想想你錯哪里了吧”說罷,老張大人就轉身離去了。

    張成禮回到自己的院子,張成禮夫人也把今日若蕊的事情和張成禮說了,張成禮的臉也冷了下來,道:“這丫頭心還真大,父親也是,以前雖然偏愛妾室,但還是一碗水端得穩,知道維系我們這些嫡子的利益,父親這是篤定太子殿下一定會坐上那個位子呢”。

    “那我們應該怎么辦,如若那丫頭最后真成事了,要如何”張成禮夫人問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幫這丫頭一把”張成禮眼神冷酷。

    只有賈代善和賈政回了榮國府,賈代善決定還是把賈赦的身世告訴賈政,如若他在隨意得罪賈赦,并不是理智的做法,對于賈政的心結,賈代善還是了解的,以前不管,是因為有賈赦在,賈政定然回努力追趕賈赦,不會變成那種紈绔子弟。

    “什么,大哥并不是您和母親的兒子,而是您嫡親哥哥的兒子”賈政瞪大眼睛,滿眼不可思議,他從未想過,他和賈赦身上的不平等,居然隱藏這么大的秘密。

    “這事算是我們府里最大的秘密了,以前不與你說,是因為有他在前面,你也有一個追趕的動力,現在他已是郡王,以后說不得還要他出手相助,你不可再得罪他”賈代善叮囑道。

    賈政呆呆的,他也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什么想法,生氣、憤怒、欣喜,似乎都有,但是似乎什么都沒有,他目光呆滯的走在院子里,忽然有種不知所措之感。

    或許今年是賈府發生大事最多的一年,榮國府的事情剛剛平息,寧國府又出事了,賈珍媳婦診斷出懷孕,但是賈代化卻一病不起了。

    “大伯”賈赦接到消息,里面趕到了寧國府,在賈赦印象中,原本還健碩的老人,現在一副皮包骨的躺在床上。

    “赦兒,你來了”賈代化雖然已經病入膏肓,但是人并不糊涂,見到賈赦過來,他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伸出手,向賈赦搖了搖,賈赦的模樣越來越像他父親了,如若他父親還在,他也不會這樣憂心寧榮二府。

    “敬大哥哥,大伯,這是這么了,太醫怎么說,前些日子感覺大伯的身體還算健朗,怎的現在就臥床不起了”賈赦連忙上前,握住賈代化的手,順勢坐在賈代化的床邊,問賈敬道。

    “早前父親的身體就不好,后來強撐著出去了一趟,回來就不太好了,后來父親早先身上的刀傷又復發,原本想著和以前一樣,沒想到更嚴重了”賈敬看著倒在床上的父親,心里非常不好受,雖然這段日子以來,他早有了心理準備。

    賈赦嘆了口氣,他算了算日子,第一世大伯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去世的,忽然驚覺,珍兒媳婦懷孕了?他還有印象,似乎珍兒媳婦這胎沒保住呢。

    “赦兒,我知道賈府有很多地方對不起你,但是……,但是,你現在貴、貴為郡王,你、你到底是賈府出來的,以后、以后還請你多多照看東西二府”賈代化沙啞著嗓子,緊緊抓住賈赦的手,話都已經說得十分費力了,目光直勾勾的看著賈赦。

    賈赦的眼眶一紅,想到第一世,東西二府的結局,道:“大伯放心,有我呢,而且珍兒媳婦已經懷上了,您務必看一眼重孫子再走呢”。

    賈代化蒼老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他又何嘗不想。

    賈代化到底最后還是沒有熬到賈珍媳婦生下孩子,賈赦看他的第三天,賈代化就閉上了眼睛。

    因為賈代化離世,賈赦還是帶著張氏過來上了一炷香,聽聞張氏說賈珍媳婦現在如何可憐,賈赦嘆了口氣,他也沒有辦法,這個年代,守孝就是這樣嚴苛,半點葷腥都不沾,賈赦也只能讓嚴太醫去給賈珍媳婦保胎,但不管喝再多的苦藥,孕婦的營養依舊跟不上,這個年代又不是現代,一片藥丸就能補充體力的營養。

    即使有嚴太醫這樣的婦科圣手在,賈珍媳婦的胎依舊沒保住,只不過這一次沒像第一世那樣,傷了身子,賈赦微微嘆了口氣,即使他已經知道了許多事,但有些事依然無法改變。

    其實賈代化去世,賈赦是不需要守孝的,因為他現在算是過繼給了皇家,已經不算是賈家人了,但是賈赦想起小時候那個老人對自己的照顧,賈赦決定還是帶著賈瑚替那個老人守孝一個月,圣上收到賈赦丁憂的帖子的時候,沉默的半響,倒也準了。

    “慶得,赦兒到底是他的孩子,重情重義”圣人看著帖子,道。

    “信郡王到底是您看著長大的,他的性子,您最了解”慶得道。

    “對啊,你陪朕出去走走吧”圣人嘆了口氣。

    “陛下,您去哪兒”慶得和圣人換上了便裝,坐上馬車,問道。

    圣上沉吟了半響,道:“去嘉卉山”。

    慶得公公了然,出去對車夫吩咐了一下,馬車便離宮,向嘉卉山行駛而去。

    “師傅,這山也沒什么特別的,為什么圣上特別喜歡來這個山上啊?”高進見圣上正眺望遠處的山頭,也沒功夫搭理他們這些下人,于是跑到慶得公公身邊,小聲問道。

    慶得公公白了高進一眼,道:“不該問的別問,你也在圣上身邊伺候了這么多年了,還不了解”慶得公公看了看遠處的清泉山上的清泉寺,圣上何嘗是來看風景的。

    高進公公聳了聳肩,直接在一旁候著了,他這不是奇怪嗎?這山上什么都沒有,圣上卻偏偏喜歡向這個山上跑,遠處的那個山倒是景色不錯,但是圣上卻一次都沒上去過。

    “陛下,天色已晚,該回了”慶得看了看時辰,走上前道。

    圣上轉頭,道:“也好”。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