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66章
    賈府今日來的客人雖多,王母和王氏到底也找到了空隙時間見了一面。

    “母親”王氏有些惴惴不安,畢竟她之前才犯一次大錯。

    “沒事,這次你沒做錯,只可惜時間不對,如果沒有陛下賜婚,你爆出懷孕,正好分了賈赦的風頭,你公公婆婆怕都是要感激你的,賈赦不是你公公的兒子,現在圣人突然降旨,心里必是惱怒的,更別提你婆婆了,再加上政兒,我瞧著他也是不愉快的,這個時候爆出你懷有身孕,你公公、你婆婆和你相公,會怎么看待這個孩子”王母道。

    王氏想了想也是心驚,他們肯定會認為自家孩子八字不好。

    “你能想通就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幾日你最好先不要說出來,過段日子,等賈赦的風頭過了,你再說出來,雖然效果不好,但是你和賈政的年紀也不小了,也是開花結果的時候了”王母安慰著,只覺得自家女兒運氣確實不好。

    王氏點了點頭,道:“多謝母親提點”。

    “我唯你一個嫡女,從小把你捧在手中長大,你兩個哥哥倒是不要緊,倒是你,身為女兒家,在夫家的日子定是不比在家中,趁我還在時,替你謀劃,等我眼睛一閉,想替你謀劃也是不成了”王母愛憐的摸了摸王氏的腦袋。

    “母親”王氏聽王母這樣說,眼睛也是一酸,直接撲進王母的懷中,“母親定能長命百歲”。

    “這世間能長命百歲的能有幾人”王母也是心酸不已。

    榮國府三日宴會到底是擺完了,府中眾人也都送了口氣,到底是沒有出什么簍子。

    賈赦看屋子里的禮物,就有些頭痛,這些都是皇子送過來的,點名送給他的,賈赦又想到以后在朝為官,和那些個皇子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只覺得眼前發黑,尼瑪,他考試的時候怎么就沒想到這個,賈赦再次忍不住埋怨自己不懂事的日子,叫你熊。

    不管怎么說,賈赦到底是去上任了,在翰林院的日子,對于賈赦來說并不難熬,關鍵,他幾個舅兄,大舅兄和三舅兄雖然已經外放,但是二舅兄還在,還是翰林院的講讀學士,有他照著,賈赦雖和賈敬同是貴勛出生,但是他的處境比當初賈敬入翰林院時的處境要好得多。

    賈赦開始在翰林院上班的日子后,王氏則爆出了懷孕的消息,賈母倒是大喜過望,直接把王氏和張氏叫來,道:“這么多年,老天保佑,你也終于是懷上了”。

    王氏和張氏都不太懂賈母的意思,等賴嬤嬤帶著兩個漂亮的丫頭走出來,王氏和張氏瞬間就明白了,這是要給賈政和賈赦房里送人吶。

    “你們兩人都懷上了,這是府里的高興事,但是男人身邊總得有人照顧,赦兒那邊,那兩個姨惹得赦兒不高興,到底是不中用的,政兒那邊也是沒有一個妥帖人,我也是擔心,這兩個丫頭我已經派人□□過了,赦兒和政兒一人一個倒也妥帖”賈母道。

    張氏使勁捏住自己的拳頭,指甲都深入肉里,她倒是很想拒絕,可是如果她拒絕,王氏卻答應了,這不是打她的臉嗎,她只是保持著沉默。

    王氏也是恨恨的,她雖然料想到這一日,沒想到這一日來得這么快,而且見賈母今日的做派,這人怕是不得不收的,不過好在,她也是早有準備。“母親準備的人到底是好的,我在知道這個消息后,也找了一個姑娘,覺得甚是妥帖,準備過幾日接過來的呢”。

    張氏有些詫異,想到王氏之前和賈政的兩個姨娘死磕的情景,忽然覺得有些不真實。

    “這也無礙,不過是兩個姨娘,到時候把那個丫頭也接上來就是了”賈母點了點頭,她覺得王氏到底是懂事了,見自己懷孕,肯替相公納妾,是個賢惠的,她倒是第一時間沒想通,王氏這是抬人和她的人打擂臺呢。

    張氏一直沉默著,聽賈母的口氣,這兩個丫頭一下就成了姨娘了呢,一般的丫頭不都是從通房開始的么,這個婆婆還真是厲害。

    王氏也是一口老血,但是她也不能反駁婆婆說的話,道:“母親,這兩個丫頭都是出挑的,哪一個給咱們爺,待會兒我就帶回去”。

    “這個穿紅衣服的,她叫小意,泡得一壺好茶,政兒最是好茶,想必政兒會滿意的”賈母指了指穿紅衣服的丫頭。

    王氏向那個丫頭看了過去,長相并不是那種非常艷麗的,但是整個人卻透露著溫柔的氣息,她看你一眼,就感覺自己陷入了溫柔窩一般。“你可樂意跟著我們爺,我們爺可不是世子,身上還沒有功名,要出頭可能還要等上幾年”。

    賈母聽了王氏的話,滿心不樂意,什么叫要出頭還需等上幾年,雖然王氏這話并沒有說錯什么,但是賈母是賈政的母親,總覺得自己兒子是最好的,不過此刻賈母也不想和王氏起什么爭論,王氏肯接著,她才好對付張氏。

    “當然,只要奶奶不嫌棄奴婢粗笨就好”小意道。

    “那就好,等下你跟著我一起回院子吧”王氏說完便不開口了,不管怎樣,賈政身邊是肯定會來人的,既是如此,她就接受著。

    小意乖乖給王氏行了禮之后,就站在王氏身后了。

    張氏見王氏都接了,道:“這個黃衣服的丫頭怕是給咱們爺的了對嗎”。

    “是的,大奶奶,這個丫頭叫小思,模樣不錯,針線也挺出挑的”賴嬤嬤回答道。

    “那行吧,等下你也跟我回院子,只是我們家爺比較重規矩,所以平日你得注意一點,你之前還有兩個姨娘,因為她們之前,不太規矩,惹得爺不高興了,現在還在禁足”張氏對黃色衣服的丫頭說道。

    “多謝奶奶提醒,奴婢會注意的”小思謝禮。

    賈母見張氏把小思收下,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好了,人你們也收下了,就帶回去□□一番,你們是跟著你們男人最久的,他們的一些喜好你們都清楚,平日里也和這兩個丫頭說說,到時候真惹得你們男人不喜歡,麻煩的也是你們自己”賈母叮囑道。

    “多謝母親,我們會的”張氏和王氏同時說道。

    王氏和張氏在賈母處多坐了一會兒,然后就被賈母打發回來了。

    “你就住西邊的那個院子吧,東邊的那個之前住了兩個姨娘,后來這兩個姨娘不太規矩,犯到爺頭上了,然后被爺送莊子上去了,你是母親身邊出來的,到底是尊貴一些,東邊的院子不太吉利,等我接另外一個過來之后,就讓她住進去”王氏道。

    “不用了,奴婢覺得東邊的挺好的”小意嘴角一直帶著柔柔的笑意,她可不傻,世間以東為尊,如果她住了西邊的院子,不就等于低了奶奶接來的丫頭一等了嗎?這么蠢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做。

    “既然你不嫌晦氣,那你就住東邊的院子吧”王氏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

    “是”小意自覺這一局勝了。

    “以后你的身份就是姨娘,是可以有兩個小丫頭照顧的,等大嫂那邊安置妥帖了,我再和大嫂給你們挑兩個伺候的丫頭過來”王氏道。

    “多謝奶奶”小意對于這一點倒是挺滿意的,從此就說明,她的身份徹底不一樣了。

    而張氏這邊,這個小思明顯比小意聰明一些,張氏怎么分的院子,她就怎樣去住,她不僅是要成為賈赦的姨娘,更重要的是,她身上帶著賈母給她的任務。

    “白蘞,你先讓小丫頭們來給思姨娘收拾下行李,等下讓賴管事找個人牙子過來,伺候思姨娘的丫頭到底是要配置起來的”張氏道。

    “是,那要知會二奶奶那邊嗎?”白蘞問道。

    “自然是要知會的”張氏道,接著,張氏又轉身對小思道:“等下丫頭收拾好了之后,你可以先歇息一下,不用急著來給我請安,給你收拾行李的丫頭你就先用著,等人牙子來了之后,你再挑兩個伺候的”。

    “那奴婢什么時候給爺請安呢?”小思羞紅了臉,道。

    “這個要問一下爺,爺最近才出仕,平日很辛苦,每次一回來就睡了,等今天晚上我和爺說下,估計最晚就是爺休沐之后,定會見你的”張氏算了算時間,道。

    “多謝奶奶”小思道。

    “奶奶什么時候把周姑娘接府里來”等王氏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后,楊桃問道。

    “再過兩天吧,今日太太才賜人,立馬就把那姑娘接過來,不是打太太的臉么”王氏漫不經心的說道。

    “那不是讓意姨娘搶了先”楊桃道。

    “搶了就搶了,雖說這個意姨娘是母親賜的,但是那周姑娘可是有我扶持,凡事不都有日后么,橫豎我懷了孩子,也不能去搶了”。

    “奶奶英明,不過那個意姨娘也不像是個聰明的,東府雖然尊貴,但是地方卻很大,到時候還能多塞幾個姨娘進去,而且東院離咱們爺的書房遠,還不如西院呢”楊桃笑道。

    “聰明的給了大嫂了呢”王氏道。

    楊桃不太懂,但是王氏也不解釋,她自己懂就可以了。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