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小說 > [紅樓]大老爺的逆襲之路 > 正文 第64章
    等放榜的前一天,賈赦就帶著賈瑚回來了,雖然府里的事情有賈母和張氏張羅著,但是他本人也得早點回來準備著。

    等到放榜的那一天,賈代善也早早請了假,今日也在府中等著,賈代善也是希望賈赦能夠考中的,賈赦雖然不是他親生,但是名義上也是他的長子,榮國府未來的當家人,寧國府未來的當家人賈敬已經考上了進士,榮國府的未來當家人也考上進士后,那么賈府也就徹底的從武將轉換成了文臣。在這個時代,畢竟宗族的利益大于個人,對此,賈代善還是欣喜的。

    “中了,中了……”賴管家跑進府,嘴里高聲喊著。

    府中不管是下人還是主子,都張著耳朵聽著,聽到賴管家說中了,每個人都非常的高興,主人先不管,就說下人,賈赦中了之后,主人肯定是要賞的。

    榮國府一家都聚在榮禧堂的外院,賴管家看到榜單后,第一時間當然就是回榮禧堂復命,賴管家還沒進來的時候,就能聽到他說中了的聲音,賈代善自然是聽到了,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神情中全是滿意。

    王氏則捏起了手帕,她看向張氏,張氏的眼睛里充滿的笑意,再加上她懷有身孕,整個人都透露著母性的光輝,且張氏人也長得很漂亮,此時的張氏美得讓人移不開眼,再又看到賈赦一直注意著張氏和賈瑚,還貼心的注意著張氏的情況,頓時更加嫉妒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瞧了瞧賈政,見他百無聊賴的坐在那里,什么情況都沒注意,她的神色頓時暗淡了下來,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恭喜夫君了”張氏自然也聽到了賴大的聲音,她的眼睛里含著笑意,小聲道。

    “呵,夫人同喜”賈赦也很得意,他居然熬過來了,簡直就是太神奇了,這可是古代的科舉,不是現代的高考。

    賈敏和賈母對視一眼,賈敏滿心歡喜,恨不得立刻向賈赦告喜,賈母也是滿意的,她不由得看向賈政,眼睛里露出些許黯淡。

    就在此時,賴管家跑了進來,道:“恭喜大爺,二榜第七,等下送喜的怕是馬上就到了”。

    賈赦微微一笑,道:“多謝賴管家了”。

    賴管家剛表示折煞他的話時,賈代善開口了,道:“一榜都有誰?”。

    “一榜還沒出,奴才急著回來稟報,留了奴才的大兒子在那里守著”賴管家回答道。

    “恩,夫人,這次赦兒考中進士,合該好好慶祝一下,府里每人多發三個月的月例,再赦兒,以后入朝為官,少不得應酬,他每個月能在賬房支的銀子,升到一百兩”賈代善又看向賈政,道:“你哥哥給你立了個好的開頭,你也要努力,你能支的銀子也升到五十兩吧,等你考中了,也升到一百兩”。

    “是,父親”賈政倒并不是很在意月例銀子多少,即使他不夠用,賈母也會貼補他,就平日靠月例銀子,那能做些什么,隨便買個什么東西都不夠。

    賈赦不在意,但是王氏卻非常的在意,在榮國府,主子每個月的月例是二十兩,對于普通人家,二十兩能用大半年,但是對于他們這樣的人家,二十兩能做個什么,隨便一個首飾都不止二十兩,王氏的嫁妝雖然豐厚,但是從紅樓夢中就能知道,她并不是一個好的經營者,每年的利潤都在減少,她也是憂心的,且賈政又不通庶務,每每賈政要做個什么,還需王氏上下打點,這又少不得需要動用自己的嫁妝,王氏到底是憂心的,現在見賈赦的月例提到一百兩,心里更是嫉妒。

    “多謝父親”賈赦也是多謝,不過這一百兩銀子再他眼中真的不算什么,他是私產是非常豐厚的,就算不加上暗地送給四皇子的,他的私產也不少,賈赦甚至覺得,如果不算上府里的庫房,他一個人的私產比榮國府所有主子的私產加起來都要豐厚。

    “赦兒上次考中了會試,都沒有大辦,這次可一定得大辦了,夫人,到時候我們要知會東府的大伯一家,四王八公是當時打天下時的交情,也是要請的,還有一些老親,也是需要安排的,再加上赦兒家那邊的親戚,以及赦兒自己的同好,都得安排妥當了”賈代善道。

    “這些都是做慣了的,倒是沒有關系,赦兒那邊的,就由那么兩口子出面邀請吧”賈母想了想,這次是大事,必定不能出亂子。

    “也好,赦兒平日的朋友,你也不認識,讓他們兩人自己負責,也妥帖”賈代善點了點頭,轉頭對賈赦道:“你聽到了嗎?”。

    賈赦揉了揉腦袋,按他的想法是不要大辦才是,但是以古代的情況,是必定得大辦的,而且他還沒有理由拒絕,對于賈代善說他自己負責自己的同好,他是沒有意見的。

    “政兒,到時候你也不清閑,你跟著你哥哥幫他接待一下客人”賈代善道。

    賈政其實不太樂意,有不是給他辦的,為什么還要他幫賈赦接待客人,不過因為是賈代善的吩咐,他也只能答應,“兒子會幫忙的”。

    賈赦到底也經歷三世,轉念一想就明白賈代善打的什么主意,不過是想讓賈政借著這次機會多結交一些文人圈的朋友,畢竟在這一塊,賈代善是給不了幫助的,而他已經考上了進士,也有不少同窗,到時候賈政運氣好,入了他們的眼,也是一個不錯的資源,不過賈赦瞧了瞧賈政的神情,他并沒有發現賈代善的苦心,賈赦也是覺得好笑。

    賈代善也不知道賈政并沒有明白他的苦心,只繼續道:“到時候可以和東府商量一下,和過年一樣,男人都去東府,女眷就在西府,不過這一次要注意,哥兒小姐都要看好,可不能再出亂子”賈代善想起過年時出的情況,雖說有查到是誰做的,但是結果,他根本就不信,榮國府在京城也是富貴,賈代善總覺得是有人要算計他們。

    “是……”在場的人都起身。

    “賈家擺宴時王妃會準備給恩侯的賀禮,這是我給恩侯的賀禮,你過兩天悄悄給他送過去吧,想必這幾天他會很忙”徒臻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他現在在戶部當差,戶部的工作最是不好做,稅收每年都在減少,但是支出卻不停的在增加,特別是那些貴勛借錢,簡直就沒有底線。

    戴權心里一喜,道:“大爺到底是熬出來了,現在馬上就能入仕了”。

    “是啊,他一步也算是踏入了官場,以后他可沒那么輕松了,特別是他小時候,簡直就是一個霸王,把那些皇子都得罪透了,他這些年一直躲在府里,有父皇的叮囑,倒是沒有皇子敢上門招惹他,等他踏入了官場,那些人還不得一個一個的都找上門去”徒臻也是覺得無奈,賈赦小時候當伴讀時,皇子沒有不敢揍的,連太子都敢懟回去,當時父皇在后宮,不知收到了多少妃嬪的告狀,賈赦能安穩的長這么大,也是多虧父皇庇佑。

    賈赦小的時候,戴權還沒跟著他呢,賈赦小時候干的那些渾事,都是從四皇子嘴里偶爾得知,這時候他在知道,原來自家大爺小時候這樣熊。

    四皇子這時候惦記著賈赦,其他的皇子當然也第一時間通過幕僚得知了賈赦考中的二榜第七,臉上的臉色頓時變得奇怪。

    “爺,您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嗎?”大皇子徒煐的幕僚見他皺著眉頭,便以為有什么不妥。

    “沒什么,只是想到了不好的東西”徒煐微閉眼睛,目光一直盯著賈赦的名字,好像要把賈赦的名字看穿一般。

    伺候徒煐的下人是從小就伺候著徒煐的,他的視力不錯,也看到了徒煐盯著的名字,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大少已經長大,據說現在已經成熟不少,且結婚生子了,必不會向以前一般,爺盡可能放心”安貴安慰道。

    “爺還會怕他,爺現在一只手就能擺平”大皇子白了安貴一眼。

    太子看到賈赦的名字也是直皺眉頭,三皇子和六皇子倒是挺歡喜的,以后相見就是在朝廷,以前在賈赦身上吃了虧,在朝廷相見,他們可不怕的。五皇子則更加開心,賈赦以前和他的關系不錯,而且五皇子文靜,武課每次都過不了,都是賈赦出手幫他,所以見賈赦考中進士,他還讓自己的夫人給賈赦準備了份禮物。

    賈赦考中了進士,然后當然就是參加瓊林宴,然后游街,瓊林宴上,皇帝直接賜了狀元從六品修撰的官銜,榜眼探花編修的正七品官銜,至于其他人,還需考試后賜官。

    賈赦的成績不錯,且上面還有人護佑,考得成績不錯,他直接進入了翰林院成了一名編修,周云起也和賈赦一樣,通過的翰林的考試,成了檢討,黎昕的成績并不如賈赦和周云起,只考得一個庶吉士的位置,賈赦考上了檢討后,正式開始了上班的日子。

    賈赦正式入朝后,才正真好好了解了這個朝代,這個朝代為青朝,卻不是那個清朝,歷史自明朝后,就分裂了,滿族并未入關,當今的年號是長豐,長成的皇子有八位,大皇子仁親王徒煐,二皇子就是太子徒煊,三皇子禮親王徒湜,四皇子智郡王徒臻,五皇子溫郡王徒勰,六皇子良郡王徒逸,七皇子和八皇子還未成親,故而還沒有封號。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