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成為BOSS > 第690章 女人
    ();

    龍子的話讓小泉一愣,當他看到龍子頭頂上的魔劍道公會頭銜以及一個堂主身份標識的時候,臉色頓時一變,不過立刻就緩和了過來,此時看向狄飛驚的時候,他的臉上也升起了幾許不自然的表情,雖說小泉是個見風使舵的人,但那是對真正握有實權的大人物而言的,對狄飛驚,縱使小泉一口一個飛飛會長,但他心里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是正因為在這個場合,當著銀翼山莊公會和魔劍道公會的人都在場,小泉就算再如何不屑也只能把豪門公會的規矩給照搬出來。

    “會長,紅袖添香公會關閉了城門,據說是城里有人鬧事!”

    當小泉一板一眼的開始給狄飛驚這位一夢孤城公會副會長匯報情況的時候,狄飛驚其實也很不自在,他盡管已經是豪門公會總副會長了,卻從來沒有人真的把他當成是那種很正式的身份來對待,更不會像是會見大人物一樣的給予他上賓之禮。

    “鬧事,誰鬧事?”

    雪兒聽了這話很是詫異,小蝶大婚在即,誰敢在這種時候鬧事,那絕對是找死,這可是紅袖添香公會的頭等大事,誰找死那就只有一個下場,而且就算真的有人鬧事,但紅袖添香公會也絕對不會做這種表面功夫,而絕對只會以雷霆手段拿下敢于找死之人,更不會緊閉城門授人以口實了。

    不過這會雪兒是從豪門公會的規矩和面子來思考的,但是對狄飛驚而言他想到的卻是更實際的東西。

    “你是說襄陽城在打攻城戰?”

    狄飛驚的話讓龍子和雪兒猛地就回過神來,的確,能夠關閉城門這種事只有占領了城主大權的公會才有資格,這貌似也是從傳奇里沙巴克攻城中流傳下來的,同樣的也唯有在攻城戰時期才能關閉城門。

    “好像是,眼下我們都進不去城,知道的也就這么多了。”

    小泉說這話的時候有些汗顏,繼而很快他就從龍子的眼神中看出了鄙夷的神色來,不過狄飛驚倒是一點都沒在意,而他這會心中想的是,這場攻城戰打的也太過離奇了,要知道幾天前他和小蝶通消息的時候可還一點風聲都沒傳出來呢。

    就在他們這邊議論紛紛的時候,突然間那邊傳來了一陣喧嘩聲,狄飛驚等人回頭,正好見到城門打開了,不過城門雖然開了,但是幾個紅袖添香公會的玩家卻堵住了其他人想要進城的道路。

    伴隨著一陣嘩然聲和質問聲,那幾個紅袖添香公會的玩家來到了狄飛驚等人的跟前,然后說道。

    “你是狄飛驚吧,我家會長有請!”

    狄飛驚心中此時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不過當著這么多人面他肯定不會說的,當下點了點頭,隨即就在來人的帶領下朝著城門方向走過去。

    狄飛驚走過去,小泉、龍子、雪兒三人自然尾隨其后,不過剛來到城門口就又被攔了下來,而這時龍子的臉上已經升起了不耐煩的表情,不過還沒等到他發作就聽到紅袖添香公會的人說道。

    “只有一夢孤城公會副會長和銀翼山莊公會的這位女玩家能進,其他人繼續等著吧!”狄飛驚調走了豪門公會三千人的隊伍去崆峒山,而留在各自豪門公會的可就是一群不怎么能打的玩家了,不過可別小看這群不怎么能打的玩家,雖然說他們和狄飛驚一樣都不怎么能夠得到網游玩家的認同,但他們卻是一群最能來事也最能搞事的人,同樣也在各自的公會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今天他們齊聚襄陽城,明面上是為了來給小蝶和青陽賀喜的,但實際上他們想做什么,或者說他們背后的老大想得到什么也只有本人才知道。

    當狄飛驚和雪兒隨著紅袖添香公會的人進了城之后都是一愣,因為整個襄陽城中完全就是平日里玩家們的氣氛,根本沒有半點攻城戰時期的混亂。

    “你們不是在打攻城戰嗎,這怎么一個人都沒有?”

    進了襄陽城,狄飛驚就如同進了自己家一樣,他和小蝶關系匪淺,自然不會拿自己當外人,不過他的話得來的只是幾個白眼,搞的狄飛驚尷尬不已,好在有雪兒陪伴,倒是沒讓狄飛驚感到不自在。

    一路來到紅袖添香公會領地,狄飛驚和雪兒在紅袖添香公會玩家開啟的傳送門進入了大廳內部后,很快就見到了小蝶。

    “姐!”

    狄飛驚上次見到小蝶還是那一出求婚的鬧劇,要不是小蝶早已看穿了茅十八和二哥的心思,說不定狄飛驚來求婚就會把兩人的緣分給求盡了。

    小蝶看到狄飛驚也很開心,不過看到一旁的雪兒時卻還是心中一陣黯然,她知道自己最終還是選擇了一個最差的,但也恰恰是因為這個最差的選擇才能讓他最終能夠掌握自我。

    拋開圣光救贖那個級別的人不論,就說如果小蝶真的跟狄飛驚在一起了,那兩個人也不會開心的,兩個人都會受制于豪門公會圈子的規矩,而且對于小蝶來說,她未來的日子可不會好過,畢竟狄飛驚的身份擺在那里,如果狄飛驚有心想要偏向小蝶,那估計小蝶跟她的紅袖添香公會只會在最終的利益分配上受到更多的排擠,而且這種排擠是狄飛驚這種小年輕不會看得到的,而最終委屈也只能由小蝶自己來吞。

    畢竟誰叫她是個女人呢?

    “雪兒,我們也好久沒見了吧?”

    小蝶并沒有去招呼狄飛驚,而是先看向了雪兒,僅僅是第一眼,就讓這兩位妹子的心中都同時產生了只屬于各自的答案,對小蝶而言她自然是感到遺憾的,而對于雪兒來說,她同樣也可以感受出來自于小蝶眼神中的那種侵略性。

    小蝶和狄飛驚的關系自從狄飛驚成就了青陽之后就一直在豪門公會圈子里被各種猜測著,卻沒有人有一個定論,但雪兒今天看來,至少小蝶對狄飛驚有情,但多半狄飛驚這個傻帽完全沒意識到罷了。

    “也沒多久吧,紅袖添香公會落成的那天,我也來襄陽城賀過禮的。”

    兩人的問答一板一眼,就跟之前小泉面對狄飛驚時同樣的僵硬,畢竟現場還有狄飛驚在場,所以小蝶很快就轉過了眼神重新看回到了狄飛驚的身上,而同時她的臉上也流露出了習慣性的笑容。

    “飛飛,能娶到雪兒,你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呢!”

    面對小蝶的調笑,狄飛驚饒是已經有所準備仍舊不禁老臉一紅,之前和折戟沉沙的見面完全在狄飛驚的預料之外,所以他全場幾乎都沒說什么話,除了一句“瘋話”外幾乎都是“嗯嗯啊哦”的點頭應和,但也正是因為他的那句瘋話才得來了折戟沉沙真正的認可。

    而今天他面對小蝶的時候,可以說狄飛驚已經打好了腹稿,無論小蝶會說什么狄飛驚多少都能對答如流,不過恰恰是因為這種平白無故的清醒,反倒是會疏遠兩人之間的距離。

    當然了,這一點狄飛驚是不可能會想到的。

    “我跟雪兒那也比不上姐你跟青陽啊!”

    狄飛驚的這句話一說出口,雪兒的心中頓時一動,同時看向小蝶的臉上明顯感覺的出小蝶的失望和意外。

    哪怕是和狄飛驚認識還沒有多久的雪兒也可以明顯的感覺出,能夠說出這種話的絕不是狄飛驚,也不是說說出這種話有多么高明或者是否有恭維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就小蝶和雪兒共同認識的那個狄飛驚,反倒是他的不識時務更顯得可愛和自然。

    “是嗎,也許吧。”

    小蝶本來是有很多話想跟狄飛驚說的,但這時候她卻完全沒心思再說起了,不知道是因為雪兒在場的緣故還是狄飛驚“答教”的緣故。

    “茅十八沒跟來嗎,看樣子飛飛你的計劃成功了。”

    小蝶話鋒一轉,提到了茅十八的身上,這讓狄飛驚原本準備了很多的答案全部都派不上用場了,而這會其實他也察覺到了氣氛的古怪,不過在情商這方面他倒是不用去多費神思考,因此也只能跟著小蝶的話題進行了轉向。

    “啊,這可不是我的計劃,是丹云、十八大他們想出來的,再說了,茅哥那么神通廣大的人,我可沒法子硬拉著他走路啊!”

    丹云半路回轉“劫走”了茅十八的計劃的確不是狄飛驚想出來的,他就不可能想的出這種陰謀,不過茅十八不會跟自己來襄陽城而是更有可能返回崆峒山的設想倒是狄飛驚提出來的。

    小蝶聽到這話,倒是讓他又從狄飛驚的身上找尋到了熟悉的感覺,就是這種說話的味道,前言不搭后語的,雖然邏輯還算通透,不過正常人一般都不會這樣說,搞的就像是答辯一樣了。

    “要我說,這事其實飛飛還是考慮的周全,否則的話要是茅十八真的不跟我們來襄陽城,怕是到時候團戰的計劃也會泡湯了。”

    雪兒此時插了句嘴,這句話狄飛驚倒是知道緣由,不過看小蝶的表情好像小蝶也早已猜到了一樣,倒是搞的狄飛驚有些愣神。

    “是這樣沒錯,不過我覺得飛飛最初的那個計劃其實挺好的,當然了,計劃趕不上變化,你們設想的也還算周全,團戰要是真的決出勝負后茅十八不接招,只怕飛飛你最后會自食苦果。”

    小蝶說這話的時候笑容滿面,這話在狄飛驚聽來的確有些汗顏,當狄飛驚對二哥說團戰必須立刻啟動的時候,二哥當時撂下一句話就走了,其實二哥也是想要規避這個隱患來著,要是團戰打完了決出勝負了,勝者輪到領取勝者獎勵的時候,茅十八、白玉京、永夜這三個人撂挑子不干了,那最后吃虧的還真就是狄飛驚自己。

    然而當雪兒聽到這話的時候心中卻是吃了一驚,因為她知道狄飛驚最初的那個計劃可是對誰都沒有提起過的,但為何狄飛驚會對小蝶一字不落的說過呢?“快說,你跟小蝶是什么關系?”

    剛離開紅袖添香公會領地,雪兒就迫不及待的問道,狄飛驚乍聽之下頓時一愣,由于完全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被這么問起,倒是讓狄飛驚一時半刻間沒反應過來該如何回答。

    雪兒臉上的神態在狄飛驚看來分辨不出究竟是裝的還是真的,而這會他的心情其實也挺不好的,之前和小蝶的會面可以說從頭到尾都在談論正事,雖然說做委托就是狄飛驚所愛,但是他分明能夠感覺的出,小蝶全程都心不在焉的樣子。

    要說那一刻狄飛驚為何能夠覺察的出小蝶的感受,但這會卻分明無法辨別出雪兒在想什么,狄飛驚并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不過下一刻狄飛驚做出了一個讓人意外的舉動,他一言不發的轉頭離開了。

    這是狄飛驚頭一次在雪兒的跟前發脾氣,甚至于是他頭一次在女人的跟前耍小性子,雪兒見狀也是愣住了,待得狄飛驚走遠了之后她才回過神來,趕緊跟了上去,攔住了狄飛驚。

    “你這是做什么?”

    雪兒皺著眉頭問道,狄飛驚的舉動讓她很是吃驚,她從沒想過狄飛驚竟然也會表現出如此強硬的一面來,如果說他面對騙子時的強硬是他的專業技術過硬,那么當他在面對其他人而不單單是女人的時候,狄飛驚的確就是個稚嫩的小男孩。

    但是這時候狄飛驚的反常舉動還是讓雪兒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狄飛驚的表面之上,其實也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自我,但他的這個隱藏起來的自我和茅十八、白玉京的那個本我是一樣的嗎?

    “我……那個,抱歉。”

    狄飛驚此時也意識到他的行為太沖動了,不過即便話雖如此,但他的心中卻還是煩得很,來襄陽城之前,狄飛驚有打過很多的腹稿,他有想過很多想要和小蝶交流的話題,還記得當初狄飛驚在襄陽城的時候,他經常沒心沒付的和小蝶聊天,而那時候兩個人的心中雖然都有那種“知心朋友”的感覺,但在聊天的時候兩個人卻誰也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