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最強法王 > 第1162章 恩怨
    “我你就做。”凌云淡淡的了這一句話,可是言語中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微生涼想了想,沒話,從戒指里拿出一個牌子,舉起來對著空。反正責任有凌云擔著,不過他心里對凌云的怪異有點奇怪。到底是什么緊急情況他都沒有弄清楚。

    牌子忽然亮起一道白光,空忽然暗了一下。神殿方向和皇城方向忽然沖而起幾道亮光,皇都上空一個橘黃色的巨型防護罩升了起來。整個皇城的防御都開了,居民們都驚恐的看著空,完全沒有搞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防御罩已經是幾百年都沒有升起過了,這不得不讓人們擔心。難道有戰爭?

    同時,【有間客棧】里,忽然一道藍光沖而起,打在防御罩上,但是似乎沒有成功的破開防御罩的防御。

    “大膽,竟然在皇城潛伏如此之久,是要挑戰我們的威嚴么?!”

    神殿內,一個如同打雷般的聲音響起,微生涼一驚,竟然是那個老頭子話了,皇城里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這個老頭子有多強。

    “哎喲,你居然吵醒我睡覺,你知道我好不容易才睡著的嗎?心我抽你!”

    老頭子賤賤的聲音忽然響起,整個皇都都震驚了,除了【皇女】從沒有人敢在神殿里的老頭子話時敢喘粗氣,但是今不僅有人插話了,還揚言要抽他,還是給所有人聽的。

    整座皇都都寂靜了下來,仿佛一下子這里便成了鬼窟一般,還沒人反應過來。

    “你”神殿的聲音忽然咽了一下。

    “我,就算是你去攔你攔得住嗎?”老頭子繼續老不正經“看來還得老子出手啊,月,給我看好了,叫那個老頭老欺負你。”

    “死老頭你個混蛋,我要跟你拼了!”神殿里的老頭忽然發飆,大聲喊道,也不顧自己失態了。

    “不就是拿了一把劍嘛,用得著這么做急啊。”老頭子漂浮在半空中扣了扣鼻子“但是我收點錢咯,要不你就搶回去?”

    “你!!這是本殿鎮殿之寶,你快還回來”神殿老頭子后面的話的時候明顯的焉了,不是不夠骨氣,是真的打不贏啊,對于他這種氣鬼,他是在咽不下這口氣。

    “哎喲,妹妹怎么還不出來啊,或許我會放過你哦。”老頭子賤賤的完全不理神殿老頭子。

    “呵呵。”【有間客棧】里,一陣媚笑響起。

    空中忽然消失了老頭子的身影,防御罩也消失了。

    可是皇都還是一片寂靜,沒人話。

    “我們走吧。”凌云對著還在發呆的微生涼道。

    這一切太過震驚了,就算是來到這里的玩家也被駭的不輕,倒是凌云這個知道一切和看過類似場面的沒有多大的驚訝,畢竟當時在【王侯古堡】的場面比現在還要夸張和悲哀。

    “走?去哪?”微生涼雙目無神,惘然的問道。

    “呵呵,沒有然后了,結束了不是嗎?”凌云微微一笑。

    不過任務倒沒有完成,這是要斷尾的任務啊,因為沒有找到真正的兇手,任務完成度只有80,凌云只能得到少量的經驗和一等侍衛的官職。

    要怎么樣才能100?

    【花朝】內有專門的墓地給顯貴們安葬前人,總的占地面積非常巨大,當然了,是西式的那種,每一個單位占地面積并不大,但是很安靜祥和。

    在墓地的周圍是一片片的子孫林,專門給顯貴們種下祈福子孫后代大富大貴的樹。在墓碑的后邊也會種上一種枝干很的樹種,這種樹是【神】里獨有的只長高度不長寬度的一種奇樹,花白的樹皮,淡藍色的樹葉,讓整片墓地遠遠望去好似一片海洋,此起披伏,浪潮不斷。有些墓碑后面的樹木已經長到了數百米的高度。

    一個白袍男子靜靜的站在一塊墓碑前,默默不語。

    和風吹過石碑,上面的字還是很新的。

    梁生之墓,紀年1434

    “等你好久了。”一個男子忽然從旁邊走了過來。是凌云。

    “我知道你在。”微生涼沒有表情。

    “可是今是你父親的生日,你不得不來是吧,梁微公子。”凌云微笑道。

    微生涼吃驚的看著凌云“你怎么知道的!”

    “你要是你的身份的話,我只是從一個人口中偶爾得到的信息而已,梁生的生日也很好查,至于你的名字微生涼,涼生微,梁生微,梁微。我猜的對嗎?”

    “你你對了。”微生涼目光低了下來“我輕視你了。”

    “你是不是很多東西想問我?”凌云道。

    “是的,包括【有間客棧】!”微生涼眼睛忽然爆發出一陣亮光。

    “呵呵,你想知道?你和他們的目的其實一致不是嗎?只是你后臺因為你,所以能夠近水樓臺先得月而已。你的父親是你殺的,那個盒子也是你放置的,房子也是你破壞的,你只是想找到那樣東西而已。”凌云看著微生涼“可惜你們都沒有找到。對于梁生這樣的富商來不可能沒有戒備,能夠解散傭饒也只有梁生和你,那個盒子是用來逼走競爭對手的,飯店的毒也是你放的,只有他最信任的兒子才可能做到這一牽可是他信錯人了,不是嗎?”

    微生涼在聽見凌云的最后一句話的時候身體明顯的一顫。

    命運將他們安排成相依為命的父子,但是卻將它們擺在了兩端。在不久前,梁生收藏到了一把屬于黑暗一族的劍,可是他卻不肯給梁微,可是這把劍卻關系重大,梁微的主人迫不及待,梁微只好設計殺死了自己的父親。

    或許這才是命運真正的安排吧。

    生或死,離或合,喜或悲,不過一場風塵,一場癲。

    “至于在【有間客棧】里,你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地方嗎?你指揮的侍衛們為什么沒有動作,洗刷間的工人們看我們的眼神怪異,在那個女子躲到了老板背后之后,她就再也沒有出現,莫名其妙的官員出現,還敢頂撞你,甚至侍衛們都沒有攔人,這一切都沒有發現嗎?你甚至沒有發現我們在洗刷間的最后幾分鐘都只是你和那個官員在演獨角戲嗎?”凌云了一大堆,微生涼額頭冷汗直冒,這些他都沒有發現,甚至可以根本沒人會注意,因為大家的注意力應該都在老板和闖進來的官員身上!

    凌云繼續道“而,你卻完全沒有察覺,你的檢測器也被屏蔽了,你能對付得了這樣的敵人么?要是我們都硬搶人,可能我們都出不來了,外面的人也只會以為我們瘋掉了。”

    梁微沉默了好久。

    涼風吹過,梁微的心似乎因此一下子變得涼颼颼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好久之后,梁微問道。【花朝】的城西邊,高聳入云的法師塔好似睿智的長者般靜靜地俯視著蒼生。

    “我要一個通行證。”凌云指著遠方的法師塔,道“一個讓我可以進入法師塔藏書閣并且可以閱讀里邊所有書籍的東西,我想你可以拿到吧。”

    “通行證?!你要這個干嘛?就憑你王子的身份,皇城里的書籍全部可以閱讀甚至帶走!”梁生有點驚訝,沒想到凌云的要求竟是這個。

    “呵呵,不要糊弄我了,梁公子,既然知道你和你主人做了什么,我就不可能去看你們給我準備的書了吧。據我所知,法師工會是獨立于任何組織和王國的,更重要的是這個法師工會已經傳承了上萬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他們的藏書是通過法陣連接的所以一個圖書館就可以把大陸的法師塔所存的書籍都看完。”凌云頓了頓,道“你答應或者不答應都可以,但是希望你承受得了后果。”

    “”梁生沉默了好一陣子,問道“那你怎么保證你遵守諾言?”

    “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凌云沒有給他任何承諾,因為這的確是沒辦法保證的事情,但是梁生要是想不把事情暴露,就只能答應凌云。他沒的選擇。

    梁生站了起來,皺著眉頭看了一眼凌云,道“我答應你,但是也請你遵守承諾!”

    完,梁生便轉頭向山下走去。

    叮!

    恭喜你完成任務【兇殺】,完成度120

    恭喜你超額完成任務,獲得獲得大量經驗,獲得一等侍衛晉升,獲得【時令牌】

    叮!

    恭喜您等級提升,您現在的等級是23級!

    “果然如此”凌云微微一笑,【神】里的任務完成遠比以往的游戲靈活,甚至可以自己選擇想要的結果。這就是這個游戲最耗腦筋的地方了,但也是最吸引凌云的地方。

    “到時候東西會送到你的地方,請王子殿下查收。”山下傳來梁生的聲音。

    帝女花?

    正好,我剛剛就是要到那兒去。

    【帝女花】門前,幾架巨大的魔力車正停在那里,幾百個工人忙著搬運貨物,細看的話還可以在里邊發現少許的獸人。這是皇家的車,裝運皇家要的貨物,包括藥材和器具等等。

    在角落里,一雙眼睛正心的觀察著來往的客人,那些客人們多數都穿著華麗的服飾,帶著名貴的珠寶,看得乞丐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真是有錢啊,早聽帝女花是全大陸最有錢的地方,沒想到竟然比我想像的還要厲害,那大爺豈不是很有錢了。”乞丐幻想著以后的生活,掙到很多很多的錢,娶個老婆,生個大胖兒子,想著想著竟然失神了。

    “你好像在這里等了很久了?”凌云忽然出現在乞丐的后邊。

    “啊,當然。咦?你是啊,大爺大爺,你你怎么在這里,我我”乞丐領教過凌云的變態,見他忽然出現,竟然大驚失色,連嘴巴都發抖了,一下子跌倒在地。

    凌云微微一笑,道“走吧,我們進去。”

    “是,是,大爺。”乞丐跟在凌云身后。

    【帝女花】的奢華絲毫不差過皇城,甚至除了建筑面積,其他的都比皇城的要好。作為大陸最大的拍賣行,這里所有的服務都被分成了明明白白的數百個區域,招待區十幾個檔次的拍賣區各種免費的服務和商人專區這幾個種類的區域的面積最大。在凌云上次來的時候,侍者曾經送上一本這樣子的介紹給他看。

    凌云慢慢的向前走,他的服裝并不是很華麗,所以路過的客人都有些驚奇的看著這個被工作人員心的招待著的男子,實在想不起【花朝】什么時候出了這一位大人物,在皇女的地頭被這樣子招待。

    “王子殿下,請跟我來。”一個身穿最高等級侍者服飾的高瘦男子低聲在凌云耳邊道。

    “不用了,我知道路。”這些路對于凌云來走一次就足夠了。

    “人佩服,那就請王子殿下移步。”凌云的身份似乎被很心的保護著,除了皇城的人,凌云還沒有見其他人叫他王子,甚至連尊敬都沒櫻

    為什么?難道是因為皇帝是沒有子嗣的?

    帝女花的內部奢華至極,凌云路過的地方有幾個地方有金子雕刻的花,凌云到時很淡定,但是乞丐的口水卻差點把地板都打濕了,要是沒人凌云懷疑這家伙是不是都要跑上去咬幾口了。

    招待室很快到了,凌云叫乞丐在門外呆著,自己進了去。侍者在帶上門之后便迅速的離開了。

    房間里,那個中年男子正等在那里,旁邊正站著上次那個沖進門來報信的男子。

    一襲藍衣,干練,整潔,不失華貴,中年男子見凌云進來,站了起來鞠躬,恭敬的道“王子殿下,等您很久了。”

    “等我?”凌云有點驚奇。

    “是的,王子殿下,皇女走前吩咐人,一定要交代王子殿下一些事情。”中年男子道。

    “什么事?“凌云知道他們一定會走的,心里早有準備,還不至于驚訝。

    “皇女現在帝女花并沒有完全屬于您,您只是負責管理,當然,是有工資和借用場地的權利,但是不得私自調用帝女花的資金,工資和借用場地的費用按最高服務標準來算。”中年男子慢慢到“最高服務標準就是工資最高,權力最大,租用場地最優先,租用的場地最優惠,最好,皇女是這樣子吩咐的,還讓人轉告王子一定要心地接任務,千萬不要貪圖高獎勵,心潛在的威脅。”

    。

    。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