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言情 > 鄉村最強小神醫 > 第1703章 老大親自出馬

第1703章 老大親自出馬

    上到地面,曬著日陽兒,羅陽感到一身輕松。



    現今只剩下堡主那一關了。



    莎莎問道:“那是真的血煞子?”



    畢竟有幻象出現,莎莎都不得不懷疑了。



    羅陽說道:“我本想用假血煞子來騙那些人,結果還真找到了真的血煞子!唉,我想帶出來,卻沒有能力。”



    雖說已把莎莎收歸麾下了,但羅陽也無法保證她內心會不會有貳心。



    俗話說:小心行得萬年船。



    有些秘密不宜隨便讓人知道。



    若讓莎莎知道太多秘密,那對羅陽不利。



    “你不會拿假血煞子給那些人?”莎莎婉惜道。



    “你說的簡單,我也想拿假的出來,不過講過了,我出來要被搜身,又沒地方藏血煞子。”羅陽說道。



    一面說,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堡主。



    電話接通了,羅陽說道:“藤姐,我讓你失望了。”



    只聽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子,堡主才說道:“什么事?”



    估摸堡主也已猜到跟血煞子有關。



    “我找到了血煞子,差點就帶出祭壇,還是被花花公子攔下了。”羅陽說道。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片刻。



    “血煞子在誰的手里?”堡主問道。



    “那些人還沒有談妥,應該由好多人一起保管。”羅陽說道。



    他沒想過堡主會來搶血煞子。



    “盯著那些人,我很快趕過去!”堡主說道。



    若堡主出馬,羅陽不知怎么辦。



    “藤姐,等我先打探是什么情況,你不用急著來。”羅陽說道。



    “血煞子出現了,我就不用再藏起來了!”堡主說道。



    聽她的意思,就是要殺過來奪走血煞子。



    若堡主跟十三姨等人開戰了,也不知是兩敗俱傷,抑或是堡主大勝。



    若堡主大勝,對羅陽來說可不是好消息。



    畢竟堡主說過了,等拿到了第一把血煞子,就要羅陽留在她身邊服侍她。



    一想到堡主那妖怪的模樣,羅陽就嚇得縮小了兩圈。



    不給羅陽多說,堡主便掛機了。



    羅陽只是想打個電話給堡主,讓她知道血煞子不在他的手上而已。



    結果卻生出這條枝節,堡主要來搶血煞子。



    當時聽堡主說過,單是十三姨和花襲伊等人,堡主還沒將她們放在眼里。



    換言之,堡主若殺來,十三姨和花襲伊多半敵不住。



    堡主一直沒有現身,那是因血煞子還沒有被找出來。



    事勢已變得很不明朗,羅陽與莎莎面面相覷。



    “小莎莎,現在怎么辦?”羅陽苦笑。



    “還能怎么辦?你就帶堡主找到血煞子就行了。”莎莎說道。



    她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痛。



    羅陽若公開幫堡主爭奪血煞子,那以后就別想過正常生活了。



    估摸十生宮九陽殿八仙堂七星洞六道府等等大勢力會天天向他找碴,直到把他弄死為止。



    “你留在這里等我,我去找花姐談談。”羅陽說道。



    “你要去通風報信?”莎莎驚訝道。



    在她看來,羅陽應該幫堡主對付花襲伊等人。



    “要是堡主敗了,那我不是死了?”羅陽冷道。



    “你到底是幫堡主還是十三姨等人?”莎莎在后面追來。



    羅陽沒空跟莎莎說那么多,反正對于他的而言,留條后路是必要的。



    回到祭壇的入口處,只見十三姨等人還在商量血煞子歸誰。



    那個背包都還放在原地,可見還沒商量出大家能接受的做法。



    見羅陽又回來了,眾人都警惕的盯著他。



    “呵呵,你找誰?”



    花襲伊盯著羅陽,笑問。



    “花姐,不好了!大家快走吧。我收到消息,骷髏堡的老大說要來搶血煞子。”羅陽說道。



    聞言,眾人吃了一驚。



    從每個人臉上流露出來的驚恐神色,便可看出堡主確實有兩把刷子了。



    “小子,你把消息透露給骷髏堡老大了?”十三姨拉長了俏臉。



    確實是羅陽打電話告訴堡主的,可他不會承認。



    “十三姨,現在沒空解釋那么多。簡單來說吧,就是堡主打電話給她,讓她來監視你們,說堡主要趕過來搶血煞子。堡主是怎么知道的,我也不清楚。”羅陽說道。



    這時眾人又把目光投向莎莎。



    “你透露的消息?”十三姨瞪著莎莎。



    畢竟莎莎是骷髏堡的人,在場的人都覺得是她干的好事。



    事實上是羅陽做的。



    “在還沒有查清之前,先不要認定是她。你們還是想一想怎樣對付骷髏堡老大吧。到時血煞子被搶走了,你們就白忙一場。我是看在花姐和十三姨的份上,才來通知你們的。”羅陽說道。



    眾人都認為血煞子在背包里。



    至于背包由誰來保管,則沒有定論。



    “呵呵,我負責看背包!”花襲伊自告奮勇道。



    “還是由我來吧!”十三姨不甘落后。



    二位美人都是一副要把血煞子拿到手的架勢,誰也不肯相讓。



    “誰拿還不是一樣?你們看緊就行了。”羅陽說道。



    “呵呵,你來拿,我們大家會看著你的。”花襲伊說道。



    這個餿主意,羅陽聽了很惱火。



    才剛剛要跟血煞子的事撇清關系,不意又要被拉進來。



    “不。要是血煞子被搶走了,你們都要怪我。我可負責不起。”羅陽一口拒絕道。



    此時在場的人,只有羅陽算是對血煞子最不感興趣的人。



    其他人都露出要把血煞子占為己有的意思。



    “小子,叫你拿,你就拿著!別磨磨蹭蹭的!”十三姨嬌嗔道。



    “十三姨,我講的是心里話。你們想想,萬一血煞子真的被搶走了,你們不會怪我?我又何必再惹這種禍上身?你們隨便找個人吧,我不敢拿背包。”羅陽說道。



    結果蘭雅拿起背包塞在了羅陽的手里。



    “不要,不要……”羅陽想推開。



    “呵呵,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幫忙拿著!要是被搶走了,我們不怪你!”花襲伊說道。



    話說到這個份上,羅陽只得接住了背包。



    “我們先回酒店!”十三姨建議道。



    其實分頭走人,那是最佳的方式。



    可血煞子歸誰這個問題還沒有談妥,誰都不想離開血煞子。



    個個都以為血煞子在羅陽的背包里,殊不知在他的《神農經》山水畫里。



    “你們還不召集人馬?等骷髏堡的人殺來,那就遲了!”羅陽說道。



    “小子!不用你指揮我們!”十三姨冷道。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