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歷史軍事 > 三國之白馬公孫續 > 第275章 援軍抵達

第275章 援軍抵達

    山路上的火勢滔天,素利此刻也只能是干著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士卒,被熊熊烈火一個一個的吞噬。

    慘叫聲越來越少,所有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一股濃濃烤肉味傳來,頓時讓那些殘存的鮮卑士卒狂吐不止。

    也許,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他們的味蕾會拒絕烤肉一類的食物。

    素利此刻黑著臉一言不發,在火光的照耀下,分不清臉色是白還是紅!

    戰馬上的彎刀緩緩的被拔出,而后斜指著半山腰的漢軍。

    此刻,素利的胸口起伏不定,張著嘴想要說什么。

    只可惜,憋了半晌的素利,卻猛噴一口鮮血,而后整個身體搖搖欲墜的向著地面墜去。

    借著山下的火光,郭嘉分明看到了素利墜下馬去,只不過是死是活,那就不能確定了。

    攻打城門的闕機,在看到沖天的火光之后,便急忙的下達了撤退的將令。

    素利要做什么,闕機心里一清二楚。

    如今計謀被漢軍識破,若是繼續攻城,除了白白送命之外,沒有一絲的好處!

    之后的三天里,鮮卑大軍除了每日例行的,幾次裝模作樣的功成之后,再沒有其他的動作。

    但作為防守一方的公孫續來說,絲毫不敢放松警惕。

    越是這種時候,越能產生意外。

    隨著殿后的軻比能與魁頭的出現,踏頓的七萬烏桓突騎亦是出現在了城外。

    這一路上小摩擦不斷,雙方卻都理性的保持了克制。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素利想要奪回彈汗山的機會已經變得渺茫起來。

    更何況,昏迷三日的素利,方才蘇醒。

    消息傳出,彌加、闕機等一眾心腹大將向著素利的王帳匆匆而去。

    眾人剛剛進入,便看見了精神萎靡的素利。

    “大王!”眾人行禮道。

    “公孫小兒,可突圍而去?”素利緩緩的開口。

    “回稟大王,公孫續尚在彈汗山內!”

    說話的乃是闕機,這些天素利昏厥,闕機憑借著自己的威望,穩穩的壓住了彌加的勢頭。

    聞言的素利微微的笑了笑,只要公孫續沒有突圍,那么他就還有報仇的機會。

    可當他轉眼看到軻比能時,一股不祥的預感突然涌上心頭。

    “軻比能、魁頭,踏頓可退兵?”素利尤其無力的問著。

    二人相視了一眼,而后同時搖了搖頭。

    當然了,交沒交手這種事,二人可是一個字都沒提。

    素利見此便不再多問,剛剛她從軻比能與魁頭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雙方并沒有大動干戈。

    不夠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除了烏桓騎兵之外,漢軍再也沒有其余的援軍出現。

    如此以來,素利還有機會奪回彈汗山。

    雖然身后有七萬烏桓騎兵虎視眈眈,可素利手中還有軻比能與魁頭這兩張牌還可以使用。

    在榨干其最后的剩余價值之前,素利絕不會輕易放這兩個家伙離去。

    “傳令大軍,攻城!”素利一邊說著,一邊掙扎著要起身。

    只不過,此時的素利身體虛弱,沒有一點多余的力量,可以支撐他的身體活動。

    “大王大病未愈,萬萬不可……”闕機這話才說了一半,便被素利瞪了回去。

    半個時辰之后,素利率領著鮮卑大軍,再一次的出現在彈汗山的城下。

    由于其身體軟弱無力,眼下也是被數名親衛抬至此處。

    望著城下列陣完畢的鮮卑大軍,公孫續下意識的笑了一笑,而后對著趙風笑聲的耳語的幾句。

    未果多久,彈汗山的城頭上出來了陣陣的吶喊之聲!

    “素利妙計奪王庭,賠了士卒又折將!素利妙計奪王庭,賠了士卒又折將!”

    漢軍士卒整齊而又節奏感的吶喊聲,一聲比一聲要大,一聲比一聲要高。

    雖然鮮卑人大多數不明白其中的含義,但素利卻清楚。

    公孫續是在嘲笑他,嘲笑他的無能!

    “攻城!奪回王庭,奪回王……!”

    素利幾乎是怒吼著,但話語未完,全身一軟,暈了過去。

    至于結果,在其昏厥之后,鮮卑人就像發了瘋一樣,一個個嚎叫著沖向了進攻了數日的城門。

    彈汗山以南的三十里處,一支十萬人的騎兵正在此處休整。

    經過了數日的連續趕路,羌渠單于的八萬匈奴騎兵,以及張燕的兩萬黑山軍,與昨天夜間抵達了此處。

    經過了一夜的休整,連日趕路的疲勞感漸漸的消去。

    若不是賈詡建議派出斥候探查情報,這十萬大軍怕是早已動身。

    至于目的地,必然是彈汗山的鮮卑王庭。

    “報!鮮卑大軍,正在猛攻彈汗山城門。”

    半個時辰之后,第一批斥候帶來了前方的最新戰況。

    “賈軍師,揮軍進攻吧!”羌渠單于一臉激動的說道。

    只要鮮卑人攻城,那么他的大軍便會在鮮卑大軍的身后狠狠的捅上一刀。

    用賈詡的話來說,這叫“**”。

    “大單于稍安勿躁,待斥候全部返回在做決斷不遲。”賈詡捋了捋胡須,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

    臉上沒有絲毫的焦急之色,貌似防守彈汗山的公孫續,根本就不是他的主子一般。

    “可有烏桓人的消息?”

    知道羌渠單于不解,賈詡也沒有做太多的解釋,而后轉頭向著剛剛的那名斥候問道。

    斥候搖了搖頭,他們并沒有見到烏桓騎兵出現在戰場四周。

    “大單于,鮮卑大軍二十萬,攻打盧龍寨未果,最大限度損兵三萬。如此說來,尚有十七萬大軍。”

    說道這里,賈詡環顧了一圈,發現一眾匈奴人都在點頭。

    起身來到地圖前,賈詡指著彈汗山的位置又道:“如果烏桓踏頓尾隨而來,必然處于彈汗山之東。若要發動進攻,必須先聯系烏桓踏頓。”

    語畢之后,賈詡再一次的返回了自己的座位,該說的他都說了。

    羌渠單于不傻,自然是聽懂了賈詡的意思。

    既然要進攻鮮卑大軍,必然是聯合烏桓騎兵一起進攻。

    否則一旦鮮卑大軍掉過頭來,他這八萬匈奴騎兵必定損失慘重!

    “賈軍師一語點醒吾等,立刻派人探查烏桓騎兵所在。”

    羌渠單于起身,向著自己的部下下達了將令。

    與此同時,烏桓大營內踏頓,亦是在增派斥候,探查匈奴騎兵的位置!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