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我的1999 > 第886章 你不也有錢嗎

第886章 你不也有錢嗎

    “等會兒到了君豪酒吧,要是發生什么沖突,你不要一個人在那扛著,跟我說,田林立就是再有膽子他也不敢做什么。”舒蕓跟蘇醒說。



    “他那個樣子能做什么?他要真敢做什么,我就把酒吧砸了。”蘇醒笑著說。



    “不要沖動,酒吧里人多,他也做不了什么,頂多就是裝裝面子。”舒蕓說道,“這個年紀的人就喜歡做這些事情。”



    “那可不一定,人一旦沖動起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我是不擔心我自己的,也不會出什么問題,倒時你自己小心一點,別人遞的酒水之類的不要輕易喝。”蘇醒提醒。



    這種事情看著不會有人做,可實際在酒吧這種地方很容易就發生這種事情。



    “恩,我盡量。”舒蕓點頭,說的有點勉強。



    “其實你要拉投資,完全不用到君豪酒吧去跟那些人談,跟田林立認識的那些能都是什么人?無非就是富二代,跟他一個年紀,喜歡吃喝玩樂,手上有兩個錢沒錯,但那也是家里給他們的零花錢,他們能做成了什么生意?很少,都是小打小鬧,無非就是家里給兩個錢讓他們練練手,遇到大的投資還是得要他們家長同意才行,你去找他們談多半是被忽悠。”蘇醒知道舒蕓到君豪酒吧去的目的,“我可以給你提供投資,我有錢。”



    “等到了地方再說吧,我資金上出了很大的困難,要的錢也不是一點半點,里面有兩個人我認識,家里非常殷實,包括田林立自己家里也有一些錢,在某些方面他們能夠做主,能給我投資。”舒蕓說。



    車到了君豪酒吧,蘇醒停下車,一行人進了酒吧。



    酒吧這類地方蘇醒很少來,即便要玩也是去KTV,要個包間,都是自己認識的人在里面唱歌喝酒,不會被外面的人打擾。



    酒吧不一樣,酒吧環境嘈雜,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在一個地方,弄不好就會發生沖突。



    雖然有法律在那,規定了人們的行為規范,可總歸有些不守法的人,會做一些傷害別人的事情,對于個人而言,也不能夠將自己的人身安全交到法律上,畢竟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人可以選擇遵守法律,也可以選擇破壞法律,于我們自己,避免危險的最好方式其實就是遠離危險源。



    “你來了。”田林立就在門口,看到舒蕓到了,非常高興,“今天酒吧已經被我包場了,都是自己人,想喝什么想吃什么,自己要,不要跟我客氣。”



    “我知道,你忙自己的事情去吧,不用管我。”舒蕓轉過頭跟蘇醒說,“走吧,我們進去找個地方坐一下。”



    “你管蘇醒干什么?他這么大的個人還能夠丟了?”田林立見舒蕓照顧蘇醒,面上有點不太好看,“我舉辦這個聚會主要是為了你,有一些人他們不在京城,離著很遠,接到我的邀請之后坐著飛機回來,有幾個人還是坐私人飛機過來的,等會兒他們找你,你不要落了面子,好好的跟他們喝一喝,聊一聊,事情說不定就成了,至于蘇醒,你別管他。”



    “這次謝謝你。”舒蕓點頭,“投資如果談成了,我會給你一筆報酬作為感謝。”



    “用不著,咱們是朋友嘛,朋友之間何必見外,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如果是別人我肯定不這么上心,但對于你我是有求必應。”田林立趁機表明心意。



    舒蕓沒有理會,自個兒進了酒吧,找到一個位置坐下來。



    田林立將目光又轉向蘇醒:“挺有膽子的呀,讓你來你就來了,看到酒吧里面的人沒有?這些都是我的哥們兒,姐們兒,他們的爹媽要么在某個局當主任,要么在某個上市公司當董事長,還有的在國外定居。”



    “真是幸福呀,老爹老媽都是有錢人,有權人,能夠給你們提供衣食無憂的生活,挺好的。”蘇醒說。



    “你知道就好,這里面的人隨便放一個出去都能夠上新聞,引起關注,一般人根本進不了酒吧的大門,沒有資格參加這個聚會,只有跟我關系好的,我才邀請他過來見識一下世面,當然你是特殊情況,我就是想要讓你睜開眼睛瞧一瞧,我田林立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我認識的人又都是什么樣的人。”田林立說道,“你知道今天晚上一晚上的花費多少錢嗎?”



    “五六十萬?”蘇醒估計要這些錢。



    “100萬!一場聚會就100萬,但是對我來說就跟平常吃飯一樣那么簡單,這樣的聚會我們每年都要舉辦好多次,過生日,值得紀念的日子,等等。”田林立說,“行了,不跟你說了,進去玩吧,吃吧,喝吧。”



    蘇醒走到舒蕓那一桌,在他旁邊坐下來。



    “富二代的生活就是舒服啊,什么都不用管,從小衣食無憂,衣來伸口,飯來張嘴,想要什么東西,想要做什么事情,都能夠馬上解決,他們的時間是他們自己的,他們的人生也是他們自己的,比大多數人都要快樂,幸福。”蘇醒環視著酒吧里面的男女,非常感嘆,“有錢是真好。”



    “你也不要感嘆了,你不是也有錢嗎?開過來的車都是奔馳,得要五六十萬才買得了。”舒蕓說。



    “不一樣的,我手上的錢都是我自己賺的,在這之前我也吃過不少苦。”蘇醒沒要酒,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你嘗過這種苦嗎?大熱天,在屋子里面像蒸籠一樣,整宿整宿的睡不著,得要等到下半夜兩三點鐘,稍微降點溫暖才能夠迷瞪一會,但是一到五六點鐘太陽出來馬上又睡不著了,一個晚上就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即便沒有空調,那應該有風扇吧,風扇吹著不是會好受一些嗎?”舒蕓問。



    “風扇吹的風還不是自然風?沒什么用,都是熱風,而且農村電網線路都非常陳舊,隔個兩三天停一次電,非常正常。”蘇醒搖頭,“那日子是真的苦,從小學到初中,每天吃的菜就兩樣,冬瓜,南瓜,不瞞你說,我現在見到這幾樣菜有時候還犯惡心,想吐。”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