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言情 > 打造超玄幻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古帝注視,歲月斬巨人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古帝注視,歲月斬巨人

    五凰大陸外。

    佛僧悟行漂浮在虛無中,他的神色有些錯愕。

    看著那強行破陣,卻是被陣法給彈飛而出的六甲陣宗巨人。

    巨人砸在了搭乘而來的枯寂大陸上,捂著腦袋,發出咆哮和怒吼。

    聲音悲戚,竟是帶著幾分失魂落魄。

    像是丟失了最寶貴之物似的。

    悟行心頭大驚,他不傻,定然是知道巨人身上發生了什么異變。

    “難道是……那九字陣言被奪了?”

    悟行想到了什么,倒吸一口氣。

    屠浪身死,金身無匹的屠浪,被斬爆了肉身,甚至連靈魂都被磨滅,化作了靈魂雨。

    而一位分神境強者的隕落卻只是開始。

    “這個世界中……有隱匿的強者!”

    悟行心頭俱震,一下子想到了這個原因。

    那強者,可能就是巨人口中所說的陣法師!

    或許,這才能解釋,為何付天羅那家伙率先入了這個世界,卻是沒能折騰起任何的浪花。

    按照常理,付天羅此人,入了這個世界,以后階分神的實力,應該是無可匹敵的,陣法也早就該從內部開始崩潰。

    可是,并沒有。

    付天羅就像是人間蒸發似的。

    “天羅大陸的本源并沒有崩潰和劇烈波動。”

    悟行看了一眼天羅大陸。

    身上的僧袍在獵獵作響,爾后,他扭頭看向了金身大陸。

    卻見,金身大陸上巨大的本源開始具現而出,隱隱之間,在轟鳴陣陣。

    屠浪的隕落,終于是引起了金身大陸本源的波動。

    悟行深吸一口氣。

    他的內心,驀地竟是有幾分激動之色。

    他雙掌合十輕聲道。

    “阿彌陀佛,位面之主隕落,天道將崩,生靈涂炭,貧僧該度萬千生靈出苦海。”

    悟行面露慈悲之色。

    誦念著佛號。

    身形一閃,竟是朝著金身大陸飛遁而去。

    屠浪死了。

    那金身大陸就等于一塊徹底的暴露在他面前的肥肉。

    悟行和屠浪可能都沒有想到,他們會隕落。

    ……

    巨人在嘶吼。

    他有一個強烈的失落感,那是“臨”字陣言和他的聯系,被徹底掐斷的感覺。

    那一瞬間,他的靈魂震蕩,境界都險些跌落。

    “賊人!賊人啊!”

    巨人怒吼著,渾身被覆天陣壓制的滲透出血,模樣極度凄慘。

    他開始結印,再度操控著十八座陣碑,瘋了似的沖向覆天陣。

    血色戰場,轟鳴陣陣。

    所有人呆呆看著淌血的巨人,發狂的撞擊著大地。

    巨人的血液在蒸騰,強橫的陣紋在天穹之間流轉。

    李三歲身上的道袍被可怕的勁風吹拂的不斷的在飄揚,但是,她的眼眸中卻滿是精芒和興奮。

    盯著那橫亙在天地間的陣紋。

    她就像是一塊海綿,不斷的學習和吸收著陣法之道。

    巨人瘋狂的想要破陣,自然是沒有注意到李三歲,所以,李三歲倒也樂得安然的學習,這樣的機會,可是十分難得。

    沐浴了一陣靈魂雨,血色戰場中的體藏境,紛紛得到了不弱的提升,許多人甚至都要凝結金丹,沖擊天鎖。

    ……

    而此時此刻。

    整個五凰大陸,所有人只能聽得天外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鳴和嘶吼。

    小應龍小山一般的身軀,重新落回了海洋的表面。

    他那一尾巴,對巨人的傷害有限,但是,就像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樣,使得巨人頂不住陣法的壓力,直接被彈飛出去。

    杜龍陽、葉守刀等人,則是盤坐在海洋中的小島上,開始進入了修行狀態,他們與屠浪一戰,得到了不少的感悟,所以,趁著這個機會,鞏固修為。

    當然,他們也有危機感。

    屠浪太強了,比起付天羅更強。

    這樣的強者有多少?

    雖然有陸少主在頂著,但是,屠浪這樣的強者,數量若太多,哪怕是陸少主也不一定扛得住吧?

    因而,他們心中有股急迫的危機感,想要快速的增強自身的實力。

    此時此刻。

    本源湖,湖心島。

    青青碧草被吹拂著,島上的朝天菊,碧欏桃等都散發著沙沙的聲響。

    倪玉背后黑鍋,有些擔憂的在島上走來走去。

    凝昭佇立在半山腰,風吹動她的白裙,她看著山頂,朦朧在煙霧中的白玉京樓閣越發的縹緲,越發的不可視。

    “倪玉,我們好好修行就是對公子最大的幫助。”

    凝昭道。

    爾后,她沒有多說什么,拉著倪玉便盤坐道碑前繼續修行。

    白玉京樓閣。

    傳道臺內。

    陸番第一次感覺到整個人有幾分迷蒙。

    像是墮入了打著旋渦的深海中,被轉動的有些暈頭轉向。

    轟隆隆!

    傳道臺內。

    八卦符文懸空。

    與“臨”字陣言互相輝映著。

    很快,陸番看到了自己的靈魂旋渦,巨大的旋渦中,道碑佇立其中,帶著一股穩重和蒼茫的感覺,鎮壓著他的靈魂。

    “臨”字陣言的出現,仿佛鑲嵌在了陸番的靈魂旋渦中。

    轟隆隆!

    陸番蹙眉,開始不斷的結印,八卦符文涌動之間,陣臺似乎亮起了光芒。

    整個傳道臺內的雄渾靈氣開始不斷的翻涌。

    陸番白衣飄飄,發絲飛揚,像是盤坐在靈氣海洋中的真仙一般。

    “臨”字陣言,越變越大。

    幾乎充斥了陸番的整個靈魂空間。

    似乎要壓塌他的靈魂似的。

    陸番只能控制著靈魂,穩住局勢,不斷的頂住變大的陣言,所帶來的壓迫。

    一絲一縷的靈魂之力,滲透入“臨”字陣言中。

    轟隆隆!

    原本看上去有幾分隱晦的陣言,竟是在這一刻,綻放奪目而耀眼的光輝。

    陸番的眼前開始閃爍過無數的光華。

    靈魂像是開始飄飛而出,要游蕩在天地間。

    有一條長河飛速的騰落而下。

    在黑暗中,像是一道銀河從天而降,疑似銀河落九天!

    陸番遨游的靈魂,被長河卷入,浪花翻騰。

    每一滴濺起的浪花,似乎都裹著歲月的片段……

    這是一條時間長河!

    陸番的靈魂目光精亮,白衣飄然間。

    眼前的畫面陡然清晰。

    他看到了一尊氣息無比強橫的強者,盤坐在無盡的黑暗中。

    隨手可摘星辰,隨意可轟爆世界!

    強大的讓人感覺到絕望!

    這是一尊古之大帝!

    陸番心神搖曳,有種震撼的感覺,這便是大帝的境界么?

    接下來,陸番看到了這尊大帝在時間長河的映照下,開始煉制符文。

    古之大帝割裂自己的靈魂元神,以靈魂為基,徒手在虛無中潑墨。

    竟是寫出了九個大字。

    “臨、兵、斗、者……”

    陸番看的深吸一口氣。

    這便是九字陣言!

    也就是說,陸番此刻看到的這位大帝,便是古之大帝“昊”?

    時間長河繼續翻卷。

    九字陣言成型,大帝布陣,按照獨特的方式排列,每一個字符似乎都壓塌虛空,獨斷亙古。

    陣法成型。

    大帝便飄然而去,一消失就是漫長歲月,時間長河奔騰不息。

    歲月漫長,但是在陸番眼中,卻是剎那一般。

    古之大帝回歸了。

    大帝垂幕,發絲蒼白,身軀佝僂,渾身的精氣神在逸散。

    邁著步伐回到了虛無中。

    他就像是半截身體要入土的耄耋老者。

    陸番心頭一驚,強橫如古之大帝,也有垂幕的一天么?

    不過,陸番很快便明白,大帝受傷了。

    大帝重傷才是變得這般蒼老。

    有可怕的氣機震碎虛空。

    天地間的黑暗,竟是一片片的崩塌。

    有極其強悍的強者殺來。

    僅僅是殺機的泄露,便震碎無數的世界大陸。

    古之大帝坐在虛無中,發出輕聲的笑。

    許久之后。

    古之大帝元神燃燒。

    那垂幕的身軀,竟是恢復了精壯模樣,精氣神沸騰。

    轟隆隆!

    九字陣言所組成的陣法活了。

    碾壓虛空。

    使得來犯的敵人,紛紛喋血,更有極強存在,被碾爆!

    陸番看的驚異。

    這是何等壯舉!

    古之大帝,布陣無數載歲月,在垂幕之年,拉至強敵人陪葬。

    古之大帝盤坐在陣法中央。

    歲月磨去了他的風華。

    他的眼神充滿了滄桑。

    他望向虛無,仿佛看穿了萬古,渾濁的眼神中,帶著一股跨越時間的神異。

    陸番心頭一驚。

    恍然間……

    他感覺,這位古之大帝,似乎看到了他。

    甚至,對著他輕笑。

    轟!

    心神俱震。

    陸番出竅的靈魂回歸。

    他睜開了眼,發現自己盤坐在傳道臺的八卦陣臺之上。

    手掌心中,散發著乳白色光華的“臨”字陣言,安靜的懸浮著。

    “九字陣言之‘臨’字陣言,已激活,天地至寶,擁有操控時間的力量。”

    就在陸番疑惑的時候。

    一行文字陡然在陸番的眼前跳動而出。

    浮現在他的心頭。

    這是系統的介紹。

    陸番仔細咀嚼這行文字,不由倒吸一口氣。

    激活的陣言和未激活的陣言,完全是兩種東西。

    激活的陣言,系統給其評價,天地至寶!

    陸番感覺自己是真的撿到寶了。

    這巨人,真的是天地間的第一大好人。

    巨人送他這么頂級的至寶。

    “可以操控時間……太可怕。”

    陸番深深吸氣。

    心神一動,這“臨”字陣言,便遁入了他的靈魂旋渦中,漂浮在靈魂道碑的側方,不斷的盤旋著。

    陸番睜眼,他退出了傳道臺。

    倚靠在千刃椅上,陸番可以感覺,自身的實力或許沒有得到大蛻變,但是,整個人絕對發生了不一樣的變化。

    單單是他的靈魂,就比以前變得更加的強橫了。

    以前的他,靈魂中有道碑,如今,又加了“臨”字陣言的輔助。

    可以說,只要陸番想,他如今的靈魂,就可以蛻變為真正的元神。

    白玉京樓閣。

    本源湖在安靜的流淌著。

    陸番端坐千刃椅,平靜的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

    他聽到了巨人的嘶吼。

    不過,陸番卻是沒有理會。

    他此刻,內心中竟是有些后怕。

    因為,在時間長河中看到的畫面,太震撼他的心神。

    古之大帝的強大,甚至給了陸番一種不可匹敵的絕望感。

    陸番手指在護手上輕叩著。

    “古之大帝……煉氣多少層能比得上?”

    “十層?亦或者是……一百層?”

    陸番呢喃著。

    驀地。

    陸番抬起頭。

    有點點靈魂雨滲透過了血色戰場,開始揚灑在五凰的天地間。

    “下雨了。”

    “一場靈魂雨。”

    海面之上。

    杜龍陽睜開眼,蒼勁的袍服風中獵獵,他伸出手,一粒靈魂雨滴滴在他的手中,滲透消失。

    “陰神境隕落,靈魂被磨滅成靈魂雨……”

    “犧牲自己,普渡天下。”

    整個五凰,似乎在這一場靈魂雨的澆灌下,開始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仿佛天地復蘇,有奇異蛻變。

    不少凡人,丹田中衍生出了靈氣。

    有凝氣入體藏,體藏境抓住了凝金丹,破天鎖的契機。

    五凰大陸的修行人,整體都實現了不小的突破。

    仿佛一場修行狂潮的席卷。

    ……

    陸番感受著靈氣總量在不斷的提升,眉宇微微一挑。

    他很快便想明白了緣由,是因為他磨碎了屠浪的靈魂而導致的蛻變。

    忽然。

    陸番心神一動。

    耳畔,仿佛有怒吼聲不斷響徹。

    “賊人!”

    “該死的賊人,還吾陣言!”

    巨人的咆哮聲不斷的響徹著,在天穹上轟鳴。

    陸番聽得真切,不由蹙起了眉頭。

    許久之后。

    陸番才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屈指,在鳳翎護手上一抹。

    鳳翎劍頓時迸射而出,沖入天穹。

    嗡……

    一道驚艷天下的劍光在天穹上綻放。

    天,被撕開了。

    一道巨大的口子浮現。

    直通巨人腳下。

    巨人愕然,看著血色戰場中撕裂開來的巨大口子。

    一直嘶吼不斷的他,竟是有些猶豫了。

    他明白,對方在挑釁他,知道他破不了陣法,所以光明正大的給他開啟一條通道。

    所以……

    要不要進去?

    巨人面容上竟是浮現出了些許的猶豫之色。

    可是,他想到了丟失“臨”字陣言的后果,巨大的壓力,讓他顧不得猶豫和恐懼。

    所以,他終究還是邁出了那一步。

    “還吾陣言!”

    巨人從裂縫中跨步而出。

    瀚海翻卷,巨人龐大的身軀,散發出極強的威壓。

    他死死的鎖定著那端坐千刃椅,白衣勝雪的少年。

    十八塊石板漂浮在他的身邊,巨人盯著陸番,面容有幾分猙獰和扭曲。

    “吾乃六甲陣宗,第九門人,你可知道……搶我六甲陣宗陣言的后果?!”

    巨人開口。

    陸番白衣獵獵。

    看著巨人,笑了,道:“莫要血口噴人。”

    “本公子何時搶你東西?”

    “畢竟我陸平安也不是什么蠻不講理之人。”

    “你說我搶你東西,有何證據?”

    陸番的話語很平淡。

    巨人聞言,卻是越發的躁怒。

    咋的啊?

    這家伙……是要耍賴了啊?

    他眼睜睜看著“臨”字陣言,被陸番親手給擒拿了回去。

    現在陸番居然找他要證據?

    陸番嘴角微微上挑,抬起手,嗡……

    “臨”字陣言,頓時漂浮在他的手掌心中,散發著玄奇的波動,有光華在“臨”字陣言上流淌。

    “還有,你又有什么證據證明這符文,是你的?”

    陸番道。

    猖狂!

    無比的猖狂!

    巨人第一次見到如此厚顏無恥,臭不要臉之人!

    不過,巨人笑了。

    “證明?”

    “陣言屬于我,乃是不爭的事實!他與我靈魂相聯,它就是屬于我!”

    巨人道。

    “好。”

    陸番道。

    “我陸平安最講道理了。”

    “給你一次證明陣言是屬于你的機會。”

    話語落下。

    陸番輕輕一揚手掌。

    “臨”字陣言便漂浮而起,懸浮在空中,周圍在扭曲著,仿佛虛空被壓塌似的。

    看著漂浮而起的“臨”字陣言,巨人的眼眸陡然閃爍起精芒。

    雖然他靈魂中與陣言的關系,似乎被斬斷。

    可是,他畢竟曾經還與陣言有過關系,眼前這少年,竟然敢自大猖狂的讓他證明?

    巨人動了。

    他瞬間探出手,那宛若山峰一般數十丈身軀,陡然在瀚海上邁步。

    巨浪滔天。

    手臂探向了漂浮在空中的“臨”字陣言。

    很快,巨人的手掌便覆蓋了陣言。

    然而……

    巨人臉上的喜色還未曾維持太久,一抹驚容便陡然炸開。

    “這不是我的陣言!”

    巨人發出了驚駭的吼聲!

    他數百年前就被賜予了“臨”字陣言,對于陣言的了解,可以說是最深刻。

    可是如今,這陣言給他一種陌生感。

    轟!

    陣言俱顫,迸發出了極其可怕的波動。

    竟是將巨人的身軀給彈開。

    陸番倒是沒有太大的驚異。

    激活后的陣言和未激活的陣言,完全是兩種存在。

    巨人不信邪,哪怕被陣言給轟的倒退了數步,手臂淌血,他依舊不信。

    “你看,你證明不了它屬于你。”

    陸番一手撐著下巴,輕笑道。

    爾后,陸番手一招。

    “臨”字陣言,就飛速往陸番的方向飄去。

    巨人眼睛剎那間就紅了!

    轟!

    巨人瞬間邁步,大步橫跨過天穹。

    飛撲向陣言。

    他要再試一次。

    卻見,陣言微微震動,爾后……虛空仿佛都開始扭曲。

    竟是釋放出了一股無比可怕的氣機,化作了玄奇的場域似的。

    嗡……

    抓住了陣言的巨人,身形瞬間被陣言的場域所包裹。

    巨人驚詫,很快,這抹詫異,化作了驚恐!

    他的口中發出了凄厲的呼號。

    他的面容開始變得蒼老,肌膚開始失去生機,身軀變得老邁佝僂……

    可是,他仍舊沒有放開陣言。

    陸番蹙眉,這是陣言釋放出的時間的力量。

    哪怕是分神境的巨人都扛不住……

    逐漸變得腐朽,老邁。

    在陸番的目光中。

    巨人的生機仿佛被時間和歲月給斬斷。

    他渾濁的眼眸中帶著希冀,緊緊的攥著“臨”字陣言,而生機,徹底泯滅。

    咚!

    巨人的老邁的尸身,砸入了瀚海中,掀起驚天的浪花。

    他的身軀沉入海底,海水緩緩淹沒他,遮蔽了他死寂枯敗的眼眸。

    嗡……

    陸番招手。

    “臨”字陣言,仿佛燙手山芋一般,充滿了危險和可怕的氣息。

    哪怕是陸番也有些凝重,對待這玩意,不敢在大意。

    而且,這陣言對他的消耗也是巨大,只是這一瞬,陸番便感覺他的靈氣消耗了大半。

    忽然,陸番心神一動。

    陣言收起。

    他抬起頭,眼眸中線條跳動。

    天穹上的煙霧開辟,看到了那懸在五凰大陸外的金身大陸,金身大陸上本源動蕩!

    陸番眉宇蹙起,有些惱怒。

    “欺人太甚!”

    “連我陸平安的桃子都敢摘?”

    PS:求推薦票,求月票哇~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