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超神大機甲 > 第626章
    ();

    兔爺非常好奇,是什么樣的能力會制造出這樣的假象,自己平生也沒有見過,兔爺想去伸手摸一下這些食物,可當手剛剛觸摸到植物表面時,只感覺一道屏障擋在自己的面前,屏障非常的堅硬,似乎無法輕易的擊碎,兔爺再次的摸了一下,這才肯定,這種屏障是由武王強者凝結而出的,根據自己了解,這北國的最高統治者也只是一名武王等級,一名武王等級的強者難道可以凝結出飛白色大陸這樣的一道屏障嗎?答案幾乎只有一個,那就是在這公爵府內肯定還有其他武王強者的存在。但自己為何能看見這些真實的景象,為何今羽與陸飛看不到呢?

    兔爺原本想一拳將這些假象全部擊碎,但又考慮到自己的計劃于是兔爺又忍了下來,繼續跟在后面行走。而此時的今羽一邊走一邊有心的欣賞起身邊的美色,似乎對于何時到達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興趣,感受著今羽心里的變化,今羽體內的少女同樣非常的著急,少女向后看了看兔爺,只見兔爺面無表情的走著,少女相信,自己能看到的東西兔爺肯定也會看到,兔爺之所以不漏聲色肯定有他的道理,于是少女沒有出聲而是靜靜的觀察著。

    今羽與陸飛此時已經沉寂在迷戀周圍的景色之中,對于行走的時間已經完全忽略,而前方那位引路人突然說到:“從這里進去就是公爵大殿,你們請”

    今羽與陸飛接到示意,便自己走了進去,站到大殿門口,大殿的寬廣與雄偉是今羽平生所見之最,幾根頂天大柱筆直的站在大殿兩側,大柱同樣都是血紅色,沒有一點圖案,地面光滑而明亮,一看就是上等的大理石材質制成。大殿兩側都是金色座椅,座椅上方都是做個各個身著各異的人士,有穿鎧甲的有穿官服的,兩排各十八人,總共三十六人,他們面無表情只是眼神直直的看著大殿的前方。而在大殿的最上端,一位身穿綾羅綢緞之人正坐于上方,

    該男子由于五官均勻,面色紅潤,一看便是有氣質之人,但此人的眼神中完全看不到一絲的光亮的存在而是黑不見底的黑洞。

    今羽慢慢的走進大殿,并不時的向著兩排的人員打著招呼,兔爺跟在后面,大殿里又再次的出現了之前自己看到的景象,兩排的人員均是一副慘死的表情并都躺在椅子上,但看到前方今羽與陸飛都熱情的對著他們打著招呼,可以推斷出,在今羽的眼里所看到的景象都應該是活生生的,而兔爺再看向大殿上方的那位男子之時,卻發現,男子眼神空洞,面無表情,但在男子的大腦處,有一團黑色霧氣包裹著大腦,看其居坐的位置,如果猜得不錯這位就是北國的最高統治者公爵,

    當看完這些后兔爺倒是放松了不少,因為國家的變革以及公爵思想的為何轉變,在這里兔爺已經找到了答案。而大殿兩側那兩排金光閃閃的椅子上,都是橫七豎八的躺著身著各異的人士,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已死去,看到這樣的一幕,可見當初場面之壯觀。但兔爺此時又想了想,這里除了公爵以外,其他的都是死尸,沒有活人,想必這公爵府內可能也只有公爵一人了。但不知道這是何人所為,但看到公爵的樣子后,兔爺也是再次猜測,很有可能公爵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公爵府內的所有人都已死去,眼前的一切都是被人使用了障眼法所迷惑住而已,

    今羽看著眼前之人,在心中不由的感嘆,“此人就應該為公爵了,雖然此時氣質不凡,但總是感覺和普通人相比少了點什么一樣,但具體少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公爵并沒有仔細的看站在大殿中的今羽,而是淡淡的說道:“你們是北國最優秀的人之一,從今往后,你們將為北宮奉獻一切,你們愿意嗎?”

    聽到公爵所說的話,也挺正常,在一個國家工作肯定要是奉獻的。于是今羽和陸飛同時答道:“我愿意”公爵聽后繼續問道:“如今國家戰火紛飛,我們正遭受著鄰國不斷的羞辱,戰爭總是有輸有贏,我們需要做好最壞的打算,你們愿意與北國共存亡嗎?”

    今羽聽后心想:“這公爵為何這般羅嗦,什么共存亡,什么奉獻一切,不是我帶著任務來拿下你,鬼才愿意”但是礙于計劃的進行,今羽與陸飛只能說道:“我們愿意與北國共存亡”

    聽到回答后,公爵繼續說道:“好的,記住你們今天所說的話,從今往后你們便是我們北國的勇士,北國百姓的安危全都寄托在你們的身上,好了,下去吧”

    聽完公爵的話,今羽與陸飛對視了一番便慢慢的退出大殿,在大殿的門口。之前那位引路人站在那等著,看到今羽出來后便說道:“請二位跟我來,我帶你們到休息的地方”

    跟在引路人的后方,今羽好奇的問道:“請問,我們一同選拔出的那八人在哪里?”

    聽到今羽的問話,那人沒有作答,而是指著前方的房間說道:“幾門的房間就在前方,進去就可以,但記住在公爵沒有下發新的指令之前,不得離開”說完引路人便走開了。

    進入房間,房間內的景象與平常沒有什么區別,無非也就是床、桌椅等,今羽、陸飛圍坐在桌子旁,兔爺把門關上后也坐在旁邊,看著兩人滿臉思考的表情。兔爺便問道:“怎么?有什么想說的?”

    今羽聽到兔爺的問話便將自己的顧慮說了出來:“這里我總感覺有點不對頭,”

    陸飛點了點頭說道:“我也這么感覺,剛才在大殿內,那兩排的人,應該就是北宮的官員了,但他們的表情我仔細看過,都沒有一點的表情,并且面色沒有一絲血色,神情也沒有常人的那種靈姓”

    兔爺點了點頭看了看周圍,直接把手一揮,一道通明的屏障直接將他們三人包裹其中,今羽好奇的看著兔爺的舉動問道:“你這是干嘛?”

    兔爺說道:“防止我們談話的內容被別人聽到,你們剛才的發現的只是表面,更深一步的問題你們卻沒有發現”

    今羽與陸飛都是一愣,于是今羽問道:“誰還能偷聽我們的談話,還有你說的更深的是什么問道?”

    兔爺搖了搖頭小聲說道:“有沒有人偷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從我們進入到這里以后就被人盯上了”

    兔爺說的不痛不癢,讓今羽與陸飛還是不明白話為何意。看到面前二人一臉的木訥,兔爺也不兜圈子而是直接說道:“這里除了公爵意外,其他的人都死了,”

    今羽聽后猛的站起來喊道:“死了?怎么可能?大殿之中那些人不是都好好的嗎?還有剛才那個引路人不是還和我們說過話嗎?”

    兔爺閉著眼睛慢慢說道:“我沒有必要騙你,可能我們看的景象不同,所以我才這樣說道,那我問你,你進門時看到的植物是什么樣的?”

    今羽聽后一臉認真的說道:“植物?就是進門那植物啊,它們的顏色都是紅色的,它們千姿百態,并且芳草味道十足,很漂亮”

    兔爺笑了笑說道:“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嗎?”

    今羽與陸飛皆搖頭。

    兔爺一字一字的說道:“我看到的也是植物,但是他們的真實一面卻展現在我的面前,他們貪婪,殘暴,任意的吃食著人類的**。你們應該也發現這里幾乎沒有什么守衛。這就是原因,而你剛才所說的大殿坐著的為還有引路人,他們也都是死人,這一點我們所看到的區別可以就是使用這樣障眼法的人,等級在你們之上但卻在我之下的緣故,所以我能看到,你們卻看不到”

    聽完兔爺所說,今羽陸飛二人心中一股寒氣突然升起,從他們的表情中已經可以看出,今羽與陸飛的內心已經開始顫抖,兔爺的實力他們都是有目共睹,只要兔爺所說的問題應該是沒有錯的。

    今羽顫抖的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整個公爵府的人都死了?”

    “除了我們三人和公爵意外。基本上我看到的都是死人”兔爺淡淡的說道。

    今羽好像不敢相信一樣,北國堂堂的公爵府,據說里面高手不知有多少,公爵曾經帶著自己的強兵強將征戰四方,里面的人物聽說都非常的厲害,但怎么會都無聲無息的死了呢?

    同樣陸飛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費了好大的力氣終于來到公爵府,如今卻得知這里的人都死光了。那還如何能拯救這個國家呢!

    兔爺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這兩個無助的少年,說道:“你們也不必想太多,我已經大體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公爵已經被人控制住了思想,也就是現在公爵的思想正是別人的思想,信仰的廢除,國家戰亂,官員被殺,這已經非常明顯了,有人想將北國滅亡”

    “滅亡北國?”今羽吃驚的問道。

    兔爺點了點頭:“還記不記得曾經在重生湖的時候,我曾說過,北國在一段時間內出現了幾道強大的靈氣”

    今羽回想了一會說道:“好像說過”

    兔爺再次說道:“那就對了,如今我敢肯定,那股強大的靈氣肯定經過這里,將這里變成這樣的,也是那股靈氣所為”

    今羽攥著拳頭咬著牙,狠狠的說道:“真是太可恨了,到底是什么人能做出這種殘忍的事情,他們到底居心何在”

    陸飛滿臉通紅,眼睛泛著淚光。顫抖的說道:“我北國最強大的地方竟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全部屠殺光,留著一個被人利用的傀儡,那我們即使來到了這里,我們又能改變什么?難道我們還能將死人復活不成!”

    看著略有些激動的陸飛,兔爺安撫道:“莫激動,如今的北國已成一個空殼,雖然北國的軍隊還再把守的許多城市,但如果再不改變什么的話,那北國滅亡那是遲早的事情,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們在這里,我們隨時都會遇到危險,但我們要解救北國,所以我們必須留在這里,只要等待那股靈氣再次出現。只要抓住讓他們,那我們就距離成功不遠了”看著兔爺所說,陸飛馬上說道:“兔爺,我們聽你的,你怎么說,我們就怎么辦”

    兔爺滿意的點了點頭又看向今羽。今羽也知道在這種關鍵時刻自己不能因為自己的脾氣而影響大局。于是今羽也同樣說道:“我們聽你的,”兔爺這才笑道“那好,從現在開始我們就當什么都不知道,順其自然,我相信不過多少時曰,他們肯定會出現。”

    今羽聽后點了點頭似乎還要說些什么但又止了回去。

    兔爺看到后繼續說道:“但在這之前,我們必須還要做一件事,”

    今羽與陸飛都好奇的看向兔爺。

    兔爺看了看二人然后笑著說道:“回今家村。我答應今羽的,我要做到”

    聽到這里,今羽對兔爺有著一種莫名的感動。

    此時的公爵在完成那位男子安排的任務后,又再一次的朝那個隱蔽的房間走去,公爵像往常一樣,打開房間大門,然后在關閉,并小聲的說道:“幾位大人,吩咐小人的事情我已經做好,”

    過了一會那道男子的聲音再次響起“好,怎么做的?”

    公爵聽后立馬說道:“我將他們十人已經安排好房間,并且沒有讓他們見面,這樣防止交流我怕影響大人們的安排”

    男子說道:“好,做的好,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還有之前讓你全國搜索固靈丹的事,進展的怎么樣了?”

    公爵聽后一臉的苦相,說道:“按照大人之前所說的樣子,我們在全國都沒有找到”

    男子大怒,“放屁。我肯定固靈丹就在北國,你再去找,我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如果在沒有找到你知道我會怎么做吧”

    聽到這里公爵渾身一顫,還記得當初這位男子剛出現在自己面前之時,被自己的一個隨從看到,但自己憑借一身武王修為,居然在沒有一絲的反應下,自己的那名隨從瞬間變成一堆白骨,可見自己的實力與此人相差非常之大,如果自己沒有服從他的話,肯定也會變成白骨這個下場,想到這里公爵一陣恐慌,公爵連忙跪倒在地說道:“我定會在派人仔細搜查,請放心”

    說完公爵再次退出房間。與今羽等人同樣的還有一同選出來的其他八人,這時北宮無雙與秦明、趙凱在一間房,北宮無雙疑問的問道:“你們是否發現這里感覺怪怪的”

    秦明站在房間中央,雙手抱于胸前說道:“我也感覺有點問題,這公爵府是不是也太安靜了,怎么連個守衛的都沒有?”

    坐在北宮無雙旁邊的趙凱也是一臉的惆悵,趙凱托著下巴說道:“你說,咱一同選出十人,為何我們沒有看到其他的人?”

    說到這三人都沉默了一會,也只有北宮無雙大膽的說道:“先別想那么多了,我們還是安心等待,看公爵有什么吩咐吧”

    北宮無雙此時腦中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閃過,北宮無雙馬上轉頭問道:“秦明、趙凱你們兩家派人去今家村了嗎?”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