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言情 > 忍界修正帶 > 第570章 虛與實
    “別生氣嘛,秀樹,開個玩笑,玩笑,嘿嘿嘿。”

    秀樹臉紅脖子粗,握拳又松來回數次,看著正戴毫無愧疚地耍賴道歉,最終竟氣笑了。

    “正戴,你這家伙……真的是……”

    “很有幽默感?”

    “很欠打!”

    “嘿嘿,但你打不過我。”正戴嬉皮笑臉,“說好的啊,秀樹,過兩天我帶你相幾個女孩。”

    秀樹又氣笑了:“我說好什么,我……唉,真是服了你了。說說吧,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有和我們世界如此相似的世界?”

    正戴笑容稍收,正色道:“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當然是真話。”

    “真話是很殘酷的。”正戴唏噓一嘆:“不是這個世界像我們世界,而是我們世界,像這個世界!”

    “……你這副姿態,讓我覺得你還是在騙我。”

    “這次……是認真的。”正戴搖了搖頭:“無限月讀,你很了解吧。”

    秀樹頷首:“當然。”

    正戴畫圓打開空間通道:“跟我來吧,我給你講講,這個世界!”

    將秀樹帶到實驗室。

    從九尾之亂開始,正戴將兩個世界自木葉48年后,完全不同的發展一一講述給秀樹,直到……第四次忍界大戰,六道斑發動無限月讀!

    “你說……我們的世界,是無限月讀構筑的?”秀樹沉默良久,扯動嘴角:“別開玩笑了,正戴。無限月讀既然已解,那怎么會……”

    “你再跟我來。”正戴帶秀樹移動到木葉英雄冢,在犧牲于三戰時期的英雄碑上,找到了一個名字。

    ‘日向秀樹’

    “這個世界的你死得早。”

    正戴又帶他移動到火影大樓,讓已回返的卡卡西給他解釋。

    一波三折,秀樹終于相信了無限月讀的事,一時深深沉默。

    良久,他才又問正戴:“無限月讀又怎樣?我都能來到這里了,現在我們的……我的世界就是真實存在的,母親、白、飛段……他們都是真實存在的,絕不是虛妄!”

    “你接受得比想象中快。無限月讀世界的事,目前為止我只告訴了你,甚至連雨梣都沒有說,怕她接受不了自己一直只是個‘夢中人’。”

    秀樹哼了聲:“你這家伙……怪不得從忍校開始就神神叨叨的,實力進步速度莫名其妙。虧得一直知道真相的你,能和我們相處‘融洽’,甚至還在我們那里娶妻生子。”

    “你也可以在這邊娶妻生子。”

    “……”沒完了是吧?

    笑了笑,正戴忽又嚴肅道:“秀樹,你真的完全接受你只是無限月讀世界中的幻想人了嗎?你的存在可能只是幾個木葉熟人對逝去同伴的追思集合,甚至可能只是卡卡西深藏腦中的一小縷回憶。

    ‘啊,我好像有一個犧牲在三戰時期的同學叫日向秀樹,他長得非常丑,實力也很差,接觸不多性格還很別扭,不過畢竟同學一場,看琳的時候順便幫他祈禱一下下吧……’

    類似這樣的一小段記憶。”

    秀樹額角青筋跳了跳,卻忽地沒心情跟正戴表示不滿,怔怔地望向天空,“是啊,或許真是這樣。”

    人最獨特之處,就是擁有不同的性格和靈魂,我們能輕易接受自己是父母生養,但有天卻突然有人跟你說:‘你是女媧捏出來的,你的性格和經歷也是她早就設計好的。’

    世界觀瞬間就崩塌了。

    秀樹緩了良久,才道:“就算是這樣,從無限月讀解開的一瞬,‘設計者’就不再能設計了,此后我們世界的一切發展,沒有人能夠干擾!”

    “如果我說兩個世界還有聯系呢?”正戴補充道:“你以為為什么無限月讀解開,你的世界還會繼續存在?是因為這個世界,有上百位與卡卡西相似的人,還記得那個世界的一切,所以它才能存在。

    那個世界的根,扎在這個世界的那百人身上,別說這個世界出了什么問題,就是這百人出事,無限月讀世界都會毀滅!兩個世界永遠不會分開,永遠是一主一從,就算是輝夜,世界破滅,也會死亡!”

    秀樹又沉默片刻:“那宇智波雨梣呢?按你所說,她的存在,也只是來自別人的構想,可能是宇智波富岳:‘宇智波雨梣父親的女兒如果長大,應該是什么什么樣子的……’娶了一個幻想中的妻子,感覺如何?”

    “跟我互相傷害啊?”正戴微微咧嘴,又緩緩點頭:“你說得對。”

    “四年前,無限月讀解開,我以為無限月讀世界破滅了,用了一年時間還沒走出傷痛。知道無限月讀世界還在,我還能找回去,我簡直開心得像個孩子……”

    “你一直像個孩子。”

    “嘿,你還有心情和我打岔。”

    正戴搖頭失笑:“找回去的三年來,我很快樂,兩個世界都在,我想去哪就去哪,多么美好?

    這里有我記憶中的一切(指動漫原作),那里有我的家人,和我的三十年時光,如果大蛇丸那混蛋不提醒我,我就一直這樣過下去了。”

    秀樹側目看他。

    “虛幻的終究是虛幻的,什么兩個世界都是現實,那都是自己在騙自己。無限月讀世界的現實只是這個世界那百人的思維構建,如同泡沫般脆弱。你知道嗎,秀樹,我曾逆游空間,發現了無論如何也打不破的邊界,那個世界,很小!

    那個世界根本就沒有你母親的家鄉,也不會有追兵!畢竟它只是這個世界的人聯合幻想出來的,而這個世界的人,不了解那些!”

    秀樹默然,“這樣嗎?”

    正戴點了點頭,通過大蛇丸大腦重入無限月讀世界時,他還自我調侃——我在火影世界玩網游。

    但其實……真的很像。

    服務器是這個世界擁有無限月讀世界記憶的百人,里面的全都是NPC,隨時可能因各種狀況停服!

    “我怎么回去?”

    “沒那個怪物,不是機緣巧合,你哪有機會走出幻想世界,來到這邊的現實,你還想回去?”

    秀樹頓了頓:“當然,那邊對于我……才是現實。”

    “把你送回去不容易。”正戴回道:“與其費那種力氣,不如更努力一點,將無限月讀世界拉出來。”

    秀樹一愣。

    正戴伸手指天:“你覺得云彩上那位置怎么樣?我將把無限月讀世界從這百人的思想里拽出來,讓它也成為現實世界,就安置在那兒!”

    “拽出來?成為現實?”

    正戴笑笑:“不懂啊?那你等著看吧,我怎能讓雨梣他們生活在隨時毀滅的虛構世界呢?只帶他們出來,我又舍不得其它一路陪伴的同伴…不如將整個世界,全帶出來!”
鬼六神箅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