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網游動漫 > 王者時刻 > 第六十三章 你先去

第六十三章 你先去

    如果順利通過青訓選拔,那高歌這已經到大三的學業會怎么樣?這個話題李秋玟和高歌沒有去聊,大家心底都默默地知道答案。反倒是眼下,青訓選擇竟然有些曲折,這高歌會如何抉擇,李秋玟心里反倒覺得有些沒底。回來繼續學業看起來是順理成章的事,可若高歌發起狠來,棄學苦練,瞄準下次機會呢?這種操作發生在高歌身上,李秋玟也一點也不意外。她開玩笑地說著高歌回來陪自己,也是想探點口風出來,結果最后只收獲了高歌回應的一個笑臉。

    “這幾天比賽很辛苦吧?好好休息一下吧。”李秋玟只好如此說道。

    “好的,我先去吃飯了。”高歌回道。

    “同吃。”李秋玟說著,也回了個笑臉。

    從房間里出來,高歌看到晚飯已經擺上了餐桌,看到她從房間出來,正在客廳看著電視的高歌爸爸麻利起身,喜氣洋洋地朝著餐桌沖來。

    “今天打怎么樣?”一邊落座去抓飯碗,高爸一邊很隨意地問了句。高歌在做什么事,他們這當爸當媽的自然還是清楚。這孩子打小就獨立到嚇人,很早就開始做自己的主。電競職業選手?聽說極少女孩子從事這個,不過高歌有決定,他們也就不過問那么多了,在他們眼里高歌已經是個能對自己行為完全負責的成年人了。

    “還行。”高歌答得也很隨意,正要往飯桌上坐,忽然聽到門鈴聲響。

    “這時候誰呀?”高爸嘴著嘀咕著,身子卻不帶動的,還沒坐下的高歌過去開門,隨后就是一愣。

    “你怎么來了?”高歌看著門外的周沫,愣了愣后說道。

    “是誰來了?”高爸在里面喊著。

    “是周沫。”高歌應了聲。

    “我……來看看……”門外周沫則在回答高歌。

    “有什么可看的?”高歌問。

    “呃……”周沫答不上來。

    “是周沫啊,怎么還不進來?”屋里高爸又喊話了。

    “進來吧。”高歌站向旁,把周沫讓了進來。

    “周沫來了?吃飯了嗎?”剛從廚房出來的高歌媽媽看到周沫進來,立即問道。

    “吃過了阿姨。”正換鞋的周沫連忙應聲。

    “什么時候吃的?”高歌站在一旁問。

    “就……隨便吃了點……”周沫慌亂。這比賽打完也沒過多久,他這就已經跑到高歌家來了,這當中哪有吃飯的時間。

    “那就再吃點吧。”高歌也不戳穿,轉身去廚房又盛了碗飯,拿了副筷子出來。

    “真吃過了……”換好鞋的周沫還試圖掙扎一下,看高歌這飯都給他盛來了,灰溜溜地跑來坐下了。

    “你們這是打完比賽了準備慶祝慶祝嗎?”高爸看著兩孩子問道。

    “這才到哪,還不至于。”高歌說。

    “后邊還有嗎?”高爸問。

    “如果通過的話,還有線下賽,到時就需要離家一段時間。”高歌說。

    “去哪?要多久?”高媽問。

    “要多久?”高歌轉頭問周沫,比賽章程這類細枝末節的東西還是周沫更了解一些。

    “線下賽是在深海市,大概需要十天左右。”周沫一邊回答,一邊偷瞅了高歌一眼。再然后猛得意識到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他參加青訓賽的職業生涯之旅,跟父母交待的是跟高歌一起的。可眼下高歌卻要先一站下車了,接下來就自己一人,這跟父母那邊怎么交待?

    “連高歌都不去了你瞎起什么哄?”腦補著父母訓斥的口吻,周沫有些發呆。光想著來瞧瞧高歌,都忘了自己的處境似乎也并不美妙。

    “周沫吃啊,吃菜。”高媽看到周沫不動叫道。

    “哦哦。”周沫慌忙應聲,吃飯吃菜。

    “什么時候去?”高媽回過頭繼續問高歌。

    “還不知道,要等通知,估計應該春節后了吧。”高歌神色如常的答道。

    高爸高媽隨后也就沒再問什么。吃完后,要幫著收拾的高歌被高媽打斷,讓她去招呼周沫。高歌只得作罷,掃了眼傻站一旁的周沫:“去我屋吧。”

    “哦。”周沫也不用高歌帶路,就往高歌房間去了,進門看著這屋里隨處可見的王者榮耀元素,好個放在最顯眼處的諸葛亮限量版手辦,還是初三高歌生日的時候,自己存了好幾個月零花錢守在發售時間及時搶購才買到的。周沫走到近處看了看,五年多過去了,手辦嶄新如初,最難打理的縫隙都沒有一點灰。

    “干嘛,想要回去啊?”后邊進來的高歌看著周沫去瞧那手辦,開玩笑道。

    “怎么會。”周沫退開了一步,擺脫嫌疑。

    “是特意來安慰我的嗎?”高歌走到床邊,倒在了上面。

    “就來看看。”站一旁的周沫說。

    “坐啊,要喝什么嗎?”高歌問。

    “不喝了。”周沫說著,坐到高歌書桌前的位置上,看著貼在桌后墻上的海報,還記得高歌當時拿到這海報的興奮模樣,說著回家要貼到哪里哪里,然后就說到做到了。

    “我說。”高歌這邊又說話了。

    “嗯?”

    “我這沒通過,你一個人怎么去臨海?”高歌說。

    這正是周沫先前才意識到的難題,沒想到這邊高歌馬上也想到了,頓時一臉茫然:“我也是剛才想到的,不知道呀。”

    “你要是哀求我的話,我倒也不是不能陪你去一趟。”高歌說。

    “那和叔叔阿姨怎么說?”周沫問。

    “就說你還小,身邊沒有大人不行。”高歌說。

    周沫無語,屋里安靜,然后就聽到桌上高歌的手機叮咚響了一聲。

    “拿一下。”躺床上的高歌朝周沫伸手。

    周沫拿起,探身遞給高歌,高歌拿過點開新收到的消息,看了眼后還念了出來:“師姐加油。”

    “誰?”周沫隨口問。

    “佳音。”高歌說。

    “哦……”周沫知道消息已經傳開了,不少人可能覺得不好直接去問高歌,都紛紛跑來向他打聽。這讓周沫想到了下個學期,沒有通過青訓賽回到學校的高歌,那得遭受多少奚落?那些看她不順眼總在找機會打壓她的人,這事得讓他們多興奮?這種時候自己竟然不在?

    一想到這,周沫頓時氣血沸騰,脫口道:“干脆我也不去了吧?”

    “你在說什么?”高歌說。

    “不就是早半年晚半年的事,夏季青訓賽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周沫說。

    屋里又安靜下來,片刻后。

    “算了吧。”高歌輕聲說著,“你讓我一個人試試吧。”

    “一個人?試什么?”周沫有些莫名。

    “總之,你先去。”高歌口氣篤定地說。

    周沫嘆了口氣,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高歌決定的事,沒有人可以改變。
鬼六神箅彩吧